00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剑走偏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试探
    陆鸣飞生怕引起对方怀疑,自然不会刚来便直言说出自己的目的,见到苏诺卿这副模样,正好顺口问了一句。

    其实多说任何一句话,都有着不小的风险,天知道苏诺卿所习练的功法,燕无疆是否知晓,但为了在苏诺卿面前表现的从容一些,陆鸣飞不得不冒险为之。

    “自然是师尊传授我的功法,不该问的,你还是不要过多打听。”

    好在苏诺卿的回应十分自然,看样子并未露出什么破绽。

    “你有什么事么?”

    苏诺卿慵懒地问了一句,看上去依旧很是虚弱。

    陆鸣飞唯唯诺诺地答道:“之前说的无天镜的事情......那无天镜毕竟是一件至宝。”

    陆鸣飞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老夫曾对尊使不敬,加上风云岭中处事不利,就想着能取得无天镜,戴罪立功,也好换回一条性命。”

    陆鸣飞说话之时,苏诺卿始终直视着他,表情有些特别,直看得陆鸣飞心中忐忑不已,正好省得伪装出惶恐模样。

    “无天镜的事情随后再说,你先跟我过来将这事办了。”

    苏诺卿一边说着,便朝着石室外走去,陆鸣飞急忙尾随在她身后,不多时来到山边一处囚室之中。

    进到囚室,曲小天正被关押在内,陆鸣飞立刻又是一阵紧张,却还得装作淡定。

    “尊使,这小子打算怎么处理啊?”

    苏诺卿走到曲小天的面前,上下打量了一通,随后淡淡一笑说道:“这人跟个木头一样,留着也没什么用,杀了好了,这些粗活,还是烦劳你来动手吧。”

    听她这么一说,陆鸣飞心中扑通乱跳了一阵,但却不敢表现出来任何异常,隐约感觉的到,苏诺卿此举像是有意试探。

    “这小子现在杀不得。”

    “嗯?”

    苏诺卿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陆鸣飞,接着轻笑一声说道:“这倒是怪了,无疆兽王何时变的这么仁慈了?”

    对于曲小天之事,陆鸣飞心中早有过打算,于是笑了笑说道:“尊使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这小子若是放在平时杀就杀了,但现在龙魂丹可是落在了陆鸣飞那小子手中,我们倒是可以用他来交换龙魂丹。”

    苏诺卿微微一怔,紧接着思索了好一阵,笑着说道:“这倒也是个办法。”

    紧接着,脸上又浮现出一丝得意却又有些残忍的笑

    意。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小子,这些人屡次和我作对,难得落在我的手中,得让他吃些苦头才行。”

    不知什么时候,苏诺卿手上已多出了一枚药丸,先是在曲小天的面前晃了一阵,接着就朝着曲小天递了过去,却没有让他服下,而是停在了曲小天的嘴边,目光却是落在了陆鸣飞的身上。

    苏诺卿手中的药丸,想都不用想就知道绝不是什么好东西,陆鸣飞心急如焚,又不能表现出来,也不知苏诺卿此举是为了折磨曲小天,还是想要试于他。

    就在陆鸣飞犹豫不决,甚至想要改变计划出手营救曲小天时,一旁被缚的曲小天却突然张开嘴巴,猛地朝着苏诺卿的手中咬去。

    苏诺卿吓了一跳,急忙将手收回,但那颗药丸也已经到了曲小天的口中。

    “哼,区区毒药而已,就想吓住我么?还有什么手段你......”

    曲小天满不在乎地说着,不过话只说了一半,却再也说不下去,整张脸因为突如其来的痛苦变得扭曲,眨眼的功夫,额头之上已经密布的豆大的汗珠,牙关和骨节同时发出清楚的咯咯响声。

    能让曲小天如此铮铮铁骨之人瞬间变成这副模样,那枚药丸所带来的痛苦可见一斑。

    陆鸣飞心中明了,曲小天之所以如此做,正是害怕他稍有犹豫便会露出破绽,这才毫不犹豫将药丸吐了下去。

    陆鸣飞心中刀绞般的痛苦怕是不亚于曲小天,却不敢表露半分,情绪之上稍有波动就会让曲小天的牺牲付之东流。

    淡漠地看了一眼痛苦倒在地上的曲小天,陆鸣飞轻笑一声说道:“这小子还是个硬骨头,尊使这药丸的效力怕是不够,若不然将他交给老夫,我可是有的是手段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保管尊使满意。”

    苏诺卿突然失去了兴致一般,瞥了躺在地上的曲小天一眼说道:“行了,行了,还是说说无天镜的事情吧,你想出什么办法破除那结界了?”

    趁着苏诺卿回头的功夫,陆鸣飞偷偷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快步来到苏诺卿的身旁说道:“尊使你看看这个。”

    小蜥蜴已经被陆鸣飞招出,拿在了手中。

    “这是......蜥蜴?这东西能破除结界?”

    苏诺卿好奇地看着陆鸣飞的手中,不可否认,小蜥蜴外形上看去却是没有太多的特别之处。

    陆鸣飞手中悄悄使了一把暗劲,小蜥蜴立刻表现出受到惊吓的神情,

    急忙钻入了陆鸣飞的袖中,陆鸣飞得意地笑了笑说道:“尊使有所不知,外形上虽然有些相似,不过这东西可不是蜥蜴,而是钻地龙。”

    苏诺卿一脸的疑惑,当然没听过钻地龙这个陆鸣飞胡诌出来的名字,更不清楚凭借这一只不起眼的小东西如何能够破除清渊峰上的七道结界。

    陆鸣飞没指望苏诺卿能平白相信自己的鬼话,自然要展现一下小蜥蜴的与众不同,对着苏诺卿说道:“麻烦尊使让弟子取些肉来,越多越好。”

    苏诺卿虽不解,还是按照陆鸣飞的意思办了,不多时,两名弟子送过来了两只刚刚宰杀的羊羔,陆鸣飞手臂一甩,再度将小蜥蜴召了出来,见到摆在面前的羊肉,小蜥蜴顿时双眼冒光。

    不等二人反应,已经扑到了羊肉之上大快朵颐起来,一炷香的功夫,便将两只羊吃的干干净净,这会更是在拼命地咬着骸骨。

    小蜥蜴的食量陆鸣飞早已了解,苏诺卿则是满脸的惊骇,疑惑地看着小蜥蜴的肚子,也不知偌大一堆羊肉都去了什么地方。

    “尊使可见过如此胃口的蜥蜴?”

    陆鸣飞得意地问了一句,正是为了表现出小蜥蜴特别之处,不过这与众不同的特点实在有些奇葩,但凡小蜥蜴再有些其他特点,陆鸣飞也绝不会出此下策。

    “你别看这东西个头小,不过什么都能吃,正好可以破开石壁,找出结界的缝隙所在,尊使想想,若是能够人为操控,由它破除石阵,远比那些蜘蛛漫无目的的织网快了太多。”

    苏诺卿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是真有把握,去试试也无妨,不知破开全部结界需要多少时间?”

    陆鸣飞沉吟一阵,随后说道:“具体时间也不好估算,按照一道结界一个时辰算,起码也得半天功夫。”

    这个时间明显超乎苏诺卿的预料,她满意地点了点头,二话不说便要朝着清渊峰的方向赶去。

    刚走出囚室之外,就见杨葵正带着数名弟子朝着这边赶来,弟子之中还押解着一个人,陆鸣飞一眼认出,正是被杨葵所擒下的赵罄彦,没想到也被押送到了燕灵山中。

    陆鸣飞装作好奇地看了一眼,正好赶上杨葵走了过来问道:“尊使,这个人如何处理?”

    看杨葵的表情,倒也让陆鸣飞有些意外,没想到有如此身手的他,竟然也对苏诺卿尊敬有加。

    苏诺卿没怎么理会,对着几名弟子说道:“就将他关押在这里好了,我们先去清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