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不是冤家不相缠 > 第150章 一家人
    恩恩回中国后就在没吃过提拉米苏了,怪想的。其实在国外也不能经常吃,因为初夏不大允许她多吃,她曾经偷偷跟林太太提过,可林太太不知道提拉米苏是什么东西。于是她就描述,甜甜的,一层一层的,软软的,有水果味。林太太用糯米兑上水果汁给她做起了糯米饼,打得薄薄的,然后几张饼叠起来递到她手里。恩恩看到那一团白白的东西,觉得提拉米苏真的从她的世界消失了。为了不让外婆失望,她也拿着几层糯米饼吃了几口,跑到外婆看不到的地方,她给了村里的小伙伴。

    初夏刚要说“你不能再吃甜的了。”

    叶韫已经抢先一步,“好,你下午就能吃到正宗的意大利提拉米苏了。”从欧洲运是来不及了,不过可以从香港买过来。

    “奥,太好了。”恩恩在椅子上手舞足蹈。

    初夏夹了一些青菜放到碟子里,推到恩恩面前,说道:“把这些吃了。”

    恩恩一脸求放过的样子看着初夏,为什么人不能选择自己喜欢吃的食物,为什么青菜这样不好吃的食物还不从地球上消失,为什么大人要逼着孩子吃他们不喜欢吃的食物?

    初夏也懒得跟她解释,冷冷地说道:“不吃这个就不能吃提拉米苏。”

    恩恩求助地看着叶韫,她觉得提拉米苏是叶韫给她的,他应该有决定权。别人家里的爸爸都可以随意给孩子零食的,就像她的大伯林枫。

    叶韫从那个碟子里加一点青菜放到嘴里,吃了一下点点头:“很好吃哦,还有一点甜。”

    恩恩连忙学着夹了一些,吃起来,好像被骗了唉,青菜还是青菜啊,没有变成巧克力,也没有变成冰淇淋。可是,又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爸爸似乎也是要听妈妈的话的。

    “是不是很好吃?”叶韫问她。

    为了提拉米苏,她能说不好吃吗。“好吃。”她点点头。

    初夏感激地看来一下叶韫,好像有一个父亲一切都很不一样了。而且,叶韫似乎对于做好一个父亲有极强的天赋。她不知道,男人只有面对和所爱之人生的孩子,才会有惊人的为人父亲的天赋。

    初夏一直低着头吃饭,叶韫和恩恩正处在父女蜜月期,吃饭也不忘眼神互动,情意浓得化不开。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初夏说话了,只是依旧低着头,“我想把阿玉叫过来照顾恩恩,我还是回我妈妈那儿,过些天我再来接恩恩,你看行吗?”这些天,因为望梅山庄的事情忙完了,她给阿玉放了假,现在看来,阿玉的假期要提前结束了。

    “我不要阿玉,我要妈妈,妈妈不要走。”恩恩一听初夏要走,立刻急了,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叶韫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恩恩别急,妈妈不会走,你先去玩积木,爸爸来跟妈妈说。”

    “真的?”恩恩又听到初夏不会走,两眼重新放光。

    叶韫点点头。

    然后恩恩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只剩下叶韫和初夏两人,初夏顿感压力。

    “这里不好吗?为什么要回去。”叶韫轻声说。要是初夏不了解他,会真的以为他只是在挽留自己。

    “我难得回来,当然要多陪陪我妈。”初夏说道,这是一个不容反驳的理由。

    “那可以把阿姨一起接过来,让她又可以看到女儿,又可以看到外孙女,这样总可以吧。”叶韫依旧是商量的语气。

    “我妈可能不愿理离开她自己家。”

    “你都没问过怎么知道呢。”叶韫已经微微不爽了。

    初夏也自知自己有错在先,但是一码归一码,她找不到理由可以和叶韫待在一个屋檐下。

    “你不觉得我住在你这里很奇怪吗?”初夏说道。

    “有什么奇怪的,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变得在乎自己的名声了?”口气相当强硬。

    “我真的不能待在这里。”初夏坚持。

    叶韫把叉子一放,发出一声尖锐的响声。

    “你不要以为我让你在这里是想把你留在我身边,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男人。只是现在,你知道外面有多少在跟我斗法吗?他们都等着拍到你和恩恩的高清照片,拿到媒体上大做文章。我不想你走出这个门给我惹来一身麻烦。在这个时候,你有义务听从我的安排,因为今天的这种混乱很大部分是你造成的。”

    “我知道瞒着恩恩的存在,是我的错……”

    “闭嘴!”叶韫强行打断了她,“你做错的事何止这一件,不过现在还不是算账的时候。”叶韫像是面对一个极不靠谱的下属,“十天,就十天的时间。我会让外面的风雨叫停。我也希望你给恩恩一些父母都在她身边的日子。”

    “好。”初夏终于说出了这个字,叶韫给的理由实在无法拒绝。

    达成协议后,叶韫的电话响了。

    那边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只听到最后叶韫说:“不必了,她把我女儿的地址给了记者,就没有和谈的可能了。现在只有方案A没有方案B,你只管执行就是了。”

    随后他挂了电话。

    初夏随即问道:“恩恩的信息被曝光了吗?”

    “没有。”叶韫立刻回答,有说了句:“谁敢?”

    初夏大为安心,可刚才那个电话却还是让她担心,于是说道:“既然这样,我希望……你还是不要了为了恩恩和别人斗得太狠了。”她自知没有什么立场去干涉叶韫做事,所以说得很没有底气。

    “这些事你就不要管了。”

    初夏只得闭嘴,心里却免不了觉得委屈,她劝他,并不全是为了恩恩,很大部分是关心他自己,怎么他就一点也不领情?

    叶韫带着恩恩去抓鱼了,本来叶韫可以带着恩恩去国外尽情地玩几日,只是他心知初夏会因为三人一起出国超出了她能接受的范围,可能不会同行,他不想把初夏一个人扔下,也不想失去这难得的与初夏相处的时光,因为就只带着恩恩在这座小城堡里面玩乐。本来也不是抓鱼的,是准备游泳的。是恩恩看到水池里的小鱼游来游去,想要抓鱼。叶韫索性让人去市场买了许多食用小鱼,放进小池里,和恩恩两个人抓起来,还说用作午餐的食料。初夏得知,有些哭笑不得。她觉得自己面对的是两个调皮捣蛋的小孩。

    初夏在画室安心作画,她本来还想上网关心一下外面的情况,可是叶韫好像已经安排好了,整个别墅里都没有网络信号,也找不到一台能上网的电脑。电视机也只能收看儿童频道。她索性既来之则安之。

    午餐是初夏亲自做的。她给叶韫做过饭,也给恩恩做过饭,可是为他们俩同时做饭,这还是第一次,想想还真是激动。

    饭菜都摆好了,父女两也回来了。只是他们同时出现在初夏面前的时候,初夏傻眼了。

    恩恩虽然穿戴还算齐整,脸也是洗过了,可是一条花裙子沾满了泥水,鞋子上也是泥水,和村里那些玩泥巴的小孩没有两样。

    叶韫也是一身泥水,而且打着赤脚,挽着裤腿就来了。

    恩恩蹦蹦跳跳地来到厨房,初夏弯腰,非常自然地接受了恩恩的吻。

    然后恩恩退到一边,看了叶韫,又看了初夏。初夏很快意会了,恩恩这是在等叶韫也给她一个吻啊,天,她真的需要快点长大,快点懂事。

    恩恩还在看着,叶韫明白了,随即走过来,在初夏脸上亲了一下。

    初夏竟然脸红了,她转身去收拾灶台。

    叶韫说道:“别收拾了,先吃饭吧。”

    恩恩也直接去拉初夏,“吃饭吧,吃饭吧,我们一家人吃饭了。爸爸,妈妈,还有恩恩宝贝。”

    初夏扶额,宝贝你能不能不要让老妈这么难堪?

    一边吃饭,恩恩一边神秘地问初夏:“妈妈,你为什么不问我和爸爸去干嘛了?”

    初夏再次哭笑不得。她其实已经知道了,早上看到吴司机带着人扛着几箱东西进来,就问了句。结果说是要给小姐抓的鱼。

    “那你们去干嘛了?”初夏知道她想炫耀,自然不能不给她机会。

    “我们在水里玩。”恩恩说道。

    “那是在游泳吗?”初夏说。

    “哎呀,妈妈还是这么笨,我们是在抓鱼,呵呵呵呵……”恩恩乐不可支。

    叶韫对这样的母女对话觉得很新奇也很好奇,于是问恩恩:“为什么说妈妈还是这么笨?”

    “因为妈妈一做错什么,外婆就会说‘别人都是一孕傻三年,我看你是一孕傻一生’。我都三岁多了,妈妈还是没有变聪明,我真的好担心啊。”恩恩说完皱着眉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叶韫莞尔,别有意味地看了看初夏。

    初夏板着个脸,头顶一万头乌鸦飞过,看来小孩子有时候还是要揍一揍的,可惜以前没抓住机会,现在有叶韫护着,只怕也揍不到了。

    吃了饭,初夏帮恩恩洗了澡,又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陪她一块躺床上,翻开儿歌集,唱了两首歌,总算让她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