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微风不及你眉眼 > 第48章 嗜爱甜品的苏晓晓
    苏晓晓嗜爱甜品,甚至可以说甜品是她拿来续命的。

    她每天都离不开甜品,不吃甜品一天的心情都不会明朗。

    苏妈妈常常感慨,晓晓可能不是她生出来的,而是从蜜罐里捞出来的小偷吃鬼。

    无论是中式甜品、还是西式甜品、日式甜品、又或者是港式甜品苏晓晓都爱。不过,她最爱的还是草莓慕斯。

    草莓慕斯是一种奶冻式的甜品,其口感柔软润滑,甜偏微酸。

    苏晓晓觉得甜品给人最大的收获是,可以让人暂时忘记烦恼,让心情美丽起来,只需轻轻一咬,脑海中便仿佛有万千烟花炸裂开来,绚丽多彩。

    因为太喜欢,甚至到达了痴迷的程度,苏晓晓很少能交到朋友,大家都说,甜品才是苏晓晓的朋友。

    其实也不怪她们,因为苏晓晓确实把甜品放到了很重要的位置上,大家说去游乐园玩,苏晓晓只会拒绝,她想回家研究甜品;同学聚会,苏晓晓也不会参与任何活动,她只是躲在角落里,看甜点教程;还有一次,有个朋友不小心撞倒了她的甜品,她当场发飙。

    渐渐地,越来越少的人靠近她,即使靠近,也会很快离开。她有着软萌的外表,却也有着对甜品之外的人和事物的冷漠,大家被她的外貌所吸引,却又因为她的性格而疏离。

    苏晓晓也不是不伤心,只是她没有时间伤心,她还要吃很多很多的甜品,还要学很多很多的甜品,还要做很多很多的甜品。

    她会做很多很多的甜品,可是很少人愿意吃她的甜品,她只能默默地自己吃掉,只会在偶尔的时候,妈妈会摸摸她的脑袋,感慨一句:“晓晓真不错,很好吃。”

    然而妈妈并不太爱吃她的甜品,因为她的甜品很甜很甜,她妈妈爱吃辣的,对于带有甜味的东西,向来是退避三舍。

    苏晓晓有一个梦想,她想当甜品师,这个梦想是个秘密,她没有和自己的妈妈说,而是顺应妈妈的想法成为了一名人民教师。

    庆幸的是,小朋友似乎都很喜欢她,她经常给小朋友发自己做的甜品,小巧精致,味道可口。

    孩子的世界是很纯真的,不会有那么多心机,他们都喜欢苏老师,因为她经常给他们甜品吃的,还会用纸巾很温柔地为他们擦拭嘴角残留的甜品。

    其中有一位小朋友,特别喜欢苏老师,那便是路念念,她第一次上学,本还在老师办公室哭哭啼啼,直到苏晓晓一进办公室,她就立马停止哭泣,眼睛咕溜溜的,直盯着苏晓晓看,让家长都惊讶了,最后之前还喊着不要上学的小娃娃,竟然推开家长,让他们快回去。

    眼缘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路念念特别喜欢小苏老师,而苏晓晓也不知道为什么,对于这个小萌娃也格外偏爱,就好像是她们本来就该如此亲密。

    苏晓晓特别喜欢抱这个小萌娃,抱在怀里,小小的,软软的,每次看到这个小丫头,苏晓晓都感觉自己心又柔软了几分。

    这天,幼儿园刚好放学,苏晓晓目视小朋友们离开教室,正准备离开,却发现了仍然坐在座位上的路念念。

    她有些疑惑,但还是走了过去,弯腰拍了拍小萌娃的脑袋,轻声说道:“念念,怎么了?怎么还不回家?”

    小萌娃眨巴眨巴眼,指了指手腕上的电子手表,奶声奶气的说:“我妈妈说,今天是她生日,她要和爸爸过二人世界,让舅舅来接我。”

    苏晓晓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舅舅来了吗?”

    路念念摇了摇头,鼻子微微皱起,闷声闷气道:“舅舅工作很忙,要晚点再来接我。”

    苏晓晓觉得自己心都要化了,打开自己随手携带的手提包,拿出了一份包装好的甜品,递给了小萌娃,还安慰道:“那老师陪你一起等好吗?”

    路念念接过甜品,在苏晓晓脸上吧唧了一口,然后便迫不及待的拆包装袋,拿出小勺子,一勺一勺的挖着吃。

    小脑袋低垂,乖乖地吃着,发丝柔软微翘,苏晓晓忍不住摸了摸小萌娃的脑袋,笑着说道:“慢点吃,苏老师不和你抢。”

    等路念念吃完,苏晓晓为她擦了擦嘴唇和手。

    “苏老师,我想听你唱歌。”路念念睁大眼睛,满脸期待,路念念的眼睛很大,还水润润的,这么去看人,能将人的心给萌化。

    苏晓晓不忍心拒绝,想了想还是开口唱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不开不开,我不开,妈妈回来我再开。”

    苏晓晓的嗓音软软糯糯的,唱起歌来,有一种无言的温柔与甜蜜。

    路念念也很给力,拍了拍小肥手,卖力地鼓掌,嘴上还叫嚷着:“苏老师,你唱得真好听,比我舅舅唱得还好听。”

    苏晓晓有些好奇,问道:“你就就会给你唱歌?”很少见到这样的男孩子,会给小朋友唱歌,那一定是很温柔的人。

    路念念很兴奋地拍了拍手,脸上是很骄傲的神色,她说:“舅舅很厉害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人。”

    苏晓晓看到她迷妹的模样,有些好笑,与此同时,对于路念念那位舅舅倒是有了些好感。

    她正要说什么,却听到路念念喊道:“舅舅。”

    她转身向门口看,看见了倚在门口的清俊男人,很高很瘦,却给人很踏实稳重的感觉。

    见到她看过来,男人展眉一笑,大踏步上前,很快就到了她面前。

    路念念拉住苏晓晓的手,很积极地介绍:“苏老师,这是我舅舅。”

    男人也很绅士地伸出手,说道:“我是路承允。”

    苏晓晓回握,礼貌地回道:“我姓苏,苏晓晓。”

    男人勾唇一笑,眼神意味不明,朗声说道:“小苏老师,幸识。”

    苏晓晓感到一种无形的压迫,男人的气息很浓烈,她心脏跳得猛烈,张了张口,回道:“幸识。”

    自从上次见过面,苏晓晓发现她和路承允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有的时候,甚至会请她一起吃甜品,当然最主要的是因为,路念念喊着要吃。

    即使路念念周末不上学,苏晓晓也会见到路承允,因为路念念吵着要和她视频,偶尔镜头会出现路承允身影。

    路承允有时在看报,有时在喝咖啡,还有的时候会在厨房做甜点。

    不知不觉,苏晓晓发现,她越来越留意路承允,每次与路念念视频时,总会下意识地寻找男人的身影,偶尔没有见到,甚至会有些失落。

    可是这天,路念念竟然没有和她视频,心里有点难受,这种感觉和吃不到甜品的那种难受劲有的一拼。

    她做甜品时,心情也没有了往常的愉悦,总是心不在焉的,等吃甜品时,她还发现甜品竟然也没有往常的好吃,苏晓晓很难理解这种感受,这是一种从没有过的感受,有些酸酸甜甜的,还有些麻麻的。

    最后她主动打了个电话,电话等了很久才接,路念念的声音传来:“苏老师。”

    路念念的声音和往常没有变化,苏晓晓觉得有些想哭,声音有了些沙哑:“念念。”

    小萌娃还没有反应,苏晓晓却听到了两道声音,一道男声和一道女声,男声很熟悉。

    “衣服洗了吗?”就是女生在问。

    “洗了。”男生的声音。

    “那客房的床单呢?”女生接着问。

    “放洗衣机了。”男生的声音似乎有些远。

    苏晓晓觉得自己难受极了,挂了电话,她抱住自己,忍不住小声啜泣。

    她终于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喜欢上了一个人,想见他,想听他的声音,然而这场短暂的恋爱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对方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看得出来,他很宠自己的女朋友。

    她第一次知道,甜品不再是她的全世界,甜品也不再能牵动她所有的情绪,可是,一切都晚了。

    果然,她是不配的,她不配拥有友情,更不配拥有爱情。

    路承允发现苏晓晓一直在躲避他,即使自己去接路念念,她也踩着点离开,不和他见面,偶尔几次见到,也是假装看不见。

    路承允问路念念:“你惹小苏老师生气了?”

    路念念同学连忙摇摇头,“舅舅,我也不知道,但是上次听李老师说,好像是,小苏老师要相亲。”

    路承允眼神渐渐深邃起来,眼珠中间像是有漩涡,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抱着路念念先去了老师办公室,没有见到苏晓晓,他问了其他老师,苏晓晓的家庭地址,驾车赶往。

    很巧的是,他们刚停下车,苏晓晓就出来丢垃圾。

    路念念快速下车,抱住了苏晓晓的大腿,苏晓晓猝不及防,但看到是小萌娃,把手上的垃圾丢到垃圾桶里,就抱起了小萌娃。

    “小苏老师,我很想你。”路念念奶声奶气的说着自己的思念。

    “我也想你。”苏晓晓将额头抵住小萌娃的额头上,亲昵地说道,她又何尝不想念这个小家伙啊!只是不想见到她舅舅而已。

    苏晓晓突然想到什么,忙问:“你怎么在这里啊?是谁送你来找老师的?”

    路念念小团子正准备回答说是舅舅,却被抢先了,他舅舅冷冷地说道:“小苏老师,真是忙得很呐!”

    苏晓晓这才注意到路承允,不由自主地握住了拳,心头一颤。

    见她没有反应,路承允也气急了,把路念念扔进车里,抓住了苏晓晓的手。

    许是太用力,弄疼了苏晓晓,苏晓晓痛呼:“你弄疼我了,路承允,你放开我。”

    路承允见她挣扎,心里也难受,但还是放开了她的手,却在苏晓晓还没来得及反应前,一把抱住了她。

    他在苏晓晓耳边轻轻地说:“你不要和别人相亲好吗?我难受。”

    苏晓晓一怔,以为自己听错了,却听男人又说:“我不喜欢你靠近其他男人,我会疯的。”

    苏晓晓下意识地说道:“你女朋友会不高兴的。”

    路承允将苏晓晓的脸轻轻转过来,用鼻尖去碰苏晓晓的鼻尖,声音有些沙哑,“我没有女朋友。”

    “可是我上一次和念念打电话,听见了。”

    路承允闻之一笑,在苏晓晓的脸颊上落下一吻,然后才解释:“小笨蛋,那是我姐姐,也是念念的妈妈。”

    苏晓晓感觉幸福来得太快,有些不真实,但她还是回抱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