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陆先生的包租婆 > 第128章郎骑竹马来
    md,怪力少女!

    林宸近距离观赏了这一切,他木然地转过脸,端起自己面前的杯子就装作若无其事地喝水。

    只不过,他杯子微微晃动的样子出卖了他内心的想法。

    丁叮戏谑地扬了扬唇,看着林宸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渣渣一样。

    六个人落座在包间的八仙桌前,陆忱澈的身边坐着阮倾清,阮倾清的身边坐着许澄子,许澄子的身边坐着卓珂……

    很快服务员便送来了菜单,陆忱澈和卓珂都很熟稔地将菜单凑到了各自的小姑娘的跟前。

    林宸看着两个男人的动作,想要翻动菜单的手一顿,他手指动了动,现在翻也不是,不翻也不是,忽然心底没由来的泛上来一股烦躁。

    他将菜单放在了丁叮的跟前,“看看喜欢吃什么。”

    丁叮看着林宸,眸底闪过一丝错愕,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子做。

    不过,他都将菜单摆在她跟前了,她也不推辞,大大方方地翻起菜单来。

    这边,阮倾清翻动着菜单,一边看一边问,“陆租客,你吃糖醋排骨吗?”

    许澄子答,“我吃。”

    陆忱澈:“……”拜托,他的宝贝在问他。

    阮倾清没理许澄子,侧眸看陆忱澈。

    “你喜欢就点,我都好。”陆忱澈道。

    阮倾清微点了点头。

    许澄子翻看着菜单,没有去问卓珂,则是凑到阮倾清的身边,“宝贝儿,他们家的辣子鸡不错,要不要?”

    阮倾清应:“要。”

    这番又轮到丁叮问了,她很不耐烦地捅了捅边上的林宸。

    “海王兄弟,我来份你鱼塘里的鱼你应该不会介意吧?”

    林宸:“??”

    什么玩意儿?

    丁叮不管他,对着服务员道,“一份清蒸武昌鱼。”

    服务员应下。

    林宸牵了牵唇角,万分无语的看丁叮,这玩意是他鱼塘里的?!

    阮倾清和许澄子这边一人点了三个菜,考虑到了桌上人的各方口味。

    陆忱澈和卓珂看着各自心上的女孩子,感觉被幸福包裹着。

    两个小姑娘,都心照不宣的点了他们爱吃的菜。

    而林宸就有些小憋屈了,丁叮点的菜没一个他爱吃的。

    两方鲜明的对比,对他的打击不轻。

    他正想着,就见,丁叮点了一盆汤。

    一盆莲藕排骨汤。

    顿时,林宸的心里得到了些许的平衡,平衡的一瞬间,他自己都没有觉察到他唇瓣微微地扬了起来。

    点完菜,服务员拿着菜单退了出去,包间里就剩下他们六个人。

    许澄子:“清清宝贝儿,你今天怎么没有跟我们一起去医院呀?”

    对于,阮倾清和陆忱澈的恋爱快要掉马的事,许澄子是不知道的。

    听到许澄子这么问,阮倾清垂着头忽然叹息一声,“哎,这说来话长。”

    许澄子给她倒了一杯茶,“那你就长话短说。”

    阮倾清面前的茶还冒着热气,散发着淡淡地芬芳。

    她偏头看了眼陆忱澈,老神在在地开口,“这都是香水惹得祸啊。”

    全坐的人都看着她,等她的后话。

    许澄子就像是在听故事一样,眨着大眼睛,迫不及待地问,“然后呢,然后呢?”

    接下来,阮倾清就把阮槿楠闻到她身上雪松薄荷味从而发现她可能谈恋爱的事给讲了出来。

    同样,她也将许澄子背锅的事也给讲了出来。

    交代完,阮倾清的肉脸便被许澄子不怀好意的爪子给捏住了。

    “好啊,宝贝儿,敢情我的存在就是给你在无形之中背锅的呀?!”

    阮倾清水汪汪的大眼睛眨巴着,厚脸皮的卖着萌,“我错了。”

    许澄子轻眨了下眼睛,松开了手,轻轻替她揉了揉脸颊,“看、看在你可爱的份上,放过你。”

    陆忱澈寡淡地看了看卓珂,抬手轻轻地给阮倾清揉着软软地脸。

    她皮肤太白了,就被捏了这么一下,脸上就留下了一个印子,陆忱澈不由得有些心疼。

    被陆忱澈寡淡一扫,卓珂眸光缩了下,垂眸看身侧的女孩,下一刻他便在许澄子的耳边嘀咕了些什么。

    许澄子脸微繁上了些红。

    他轻轻给她揉着脸,柔声问,“疼不疼?”

    阮倾清笑眼弯弯的在他的手心蹭了蹭,轻摇头,“不疼的。”

    听她这么说,卓珂舒了口气,还好。

    下一刻,他还是带着许澄子往边上挪了些,就怕,阮倾清一说疼,陆忱澈就过来拼命。

    很快,服务员领着人将他们的菜一盘一盘摆上桌。

    陆忱澈动作娴熟的给阮倾清烫洗碗筷,在座的效仿。

    菜齐了,所有人动筷子,饭桌上六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

    林宸坐在阮倾清的斜对面,他忽然出声问到,“阮阮房东,你刚才说的那个晏棠哥哥是谁啊?”

    他这一问,可以说是问出了陆忱澈心底里的疑惑。

    为了表示感谢,陆忱澈很贴心地给他舀了一碗汤。

    这一举动,让林宸不由更加乐了。

    他眼巴巴看着阮倾清,等她回答。

    阮倾清倒是无所谓地道,“我表哥。”

    林宸“哦”了声。

    陆忱澈心头不由松了几分,还没完全松下去,就又被许澄子的一句话弄得提了起来。

    许澄子补充道,“他们没有血缘关系,晏棠哥是她姑父跟前妻的儿子。”

    阮倾清家的事,许澄子不知道十也知道八。

    陆忱澈心脏又提了起来。

    没有血缘关系,那也就是说,这算是青梅竹马了。

    没由来的,他忽然想起了一首诗。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

    紧接着,他就又听到许澄子说,“晏棠哥跟清清宝贝从小一块长大,而且,晏棠哥长得特别好看,就是那种男生女相的那种好看。

    这要是穿上一身女装,不知道该要迷倒多少男人了。

    害,男颜祸水啊。”

    陆忱澈的俊脸逐渐阴沉,卓珂的脸色也不好,他默不作声地给许澄子舀了碗汤。

    卓珂:“别说话了,来,喝点汤。”

    陆忱澈也默不作声,修长的手指捏着筷子,淡然优雅地给阮倾清夹着菜。

    林宸在一旁看得,就差没蹦起来拍手叫好了。

    该,叫你们秀,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