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传奇药农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乾云书信到灵翠
    听到郑秋声音,卿月修长美腿在郑秋腰间蹭了两下,嘟起嘴巴:“不要!

    灵翠山的生意有坎池在管,你什么事都没有,陪我睡睡不行吗?”

    说着,卿月用额头在郑秋脸颊上摩挲。

    龙角与郑秋皮肤上的缠龙金印,刮擦出大量火星。

    返回灵翠山六天后,卿月就将心口伤势治好,还把龙角借回自己头上。

    接回龙角以后,她精神明显比之前好很多。

    看样子龙角,与龙的力量也息息相关。

    “卿月,我们只是击败了巴烈德昆,后面还有神主这个强敌呢。

    如果我们沉迷于温柔乡中,不努力增长自身实力,碰到神主必会面临惨痛教训。”

    卿月对郑秋的话完全不感冒:“我不用修炼,多睡觉就行啦。

    但一条龙睡好无聊,有老大陪着就不同了,睡得香!”

    郑秋掰着卿月额头尖角晃动:“别耍嘴皮子,快起床。

    我还要培育更多龙元金兰,事情一大堆,要抓紧时间。”

    “那你忙吧,我换个抱枕!”

    说着卿月拨开郑秋手臂,转身抱上明空梓琳。

    “嘻嘻,梓琳也可以当抱枕,手感不比老大差......”

    说着说着,卿月音量逐渐变小,最终传出轻微鼾声。

    明空梓琳瞪大眼睛,向郑秋传递求助目光。

    “郑秋,卿月她......”

    “她就是个小孩子,今天你为难一下,当她抱枕吧。”

    事实上,这种全天几乎都在睡觉的方式,是龙族一种修炼方法。

    通过睡眠焕发肉身活力,挖掘血脉中潜藏的力量。

    郑秋穿戴整齐,从乔晨儿手中接过热茶,美美地喝上一杯。

    然他带着乔晨儿离开育仙楼,去找白成兴借苦海众生台。

    按照计划,每隔五天,郑秋就会使用苦海众生台。

    利用黄金圆台的特殊力量,与自己信徒取得联系,将精神链接到一起。

    然后再通过这种链接,把神力带来的负面情绪影响,巧妙分担给每个信徒。

    自从联军大胜而归后,他发现自己的信徒,突然增加许多。

    而且数量每时每刻都在变化,一天大概能增加两三千。

    看来自己的事迹已经传开,美名响彻云袖大陆。

    从育仙楼前往白成兴住处,要经过灵翠山最重要的建筑,济世殿。

    大殿无论内外,皆人山人海,慕名而来的修炼者数都数不清。

    这么多人来来往往,济世殿门槛都被踏碎了八条。

    最后宁沐风将木门槛,换成玄铁材质,这才经受住访客们的考验。

    大殿外的草坪上,还有两个巨大身影。

    浑身长满鳞片,背部带有一排脊刺的蛟马,踏风。

    它现在是灵翠山的搬运工,每天负责运送货物,一次就能驼座小山包。

    除了搬东西,其他时候踏风就待在山顶草坪上晒太阳,吸收日华之光。

    另一个巨大身影,便是灰蛟拔虚叠。自从龙族来灵翠山后,拔虚叠的地位一落千丈。

    它从灵翠山最强大的生物,变成卿月的小宠物,三天两头被卿月呼来喝去。

    卿月认为拔虚叠好吃懒做,甚至想把它住处拆了,让它睡草坪上。

    为了证明自己价值,拔虚叠跑到济世殿外当起接待员,笑嘻嘻地招呼到访修炼者。

    可拔虚叠那呲牙咧嘴的样子,在访客眼中可不是笑容,而是威吓。

    大家都以为拔虚叠,是灵翠山的王牌打手,专门处理闹事之人。

    因此每一名访客在路过灰蛟面前时,都表现出乖巧老实的样子。

    郑秋和乔晨儿离开育仙楼以后,过了小半个时辰,有一名守卫拿着信封匆匆赶来。

    守卫站到育仙楼前,咚咚咚敲响大门。

    “郑老板,郑老板你在吗?”

    育仙楼三层,卿月还抱着明空梓琳这个人形抱枕睡觉呢。

    听到屋外守卫吵闹,她很不满意,张口就是一声龙啸。

    强大气势隔着大门冲出,守卫仿佛看到最可怕的事物,一屁股跌坐到地上。

    好在守卫知道郑老板和龙住在一起,所以很快冷静下来,再次抬手敲门。

    这回,他敲门声音轻了点:“郑老板在里面吗?有您的书信,从乾云宗加急送来了的!”

    乾云宗的书信?明空梓琳听见这话,想要起床穿。

    可身子刚刚仰起,就被卿月抓住肩膀按回床面。

    “不许去,你要当抱枕!”

    卿月那可是真龙的力量,梓琳一点反抗余地都没有,完全起不来。

    接着她看到卿月伸手往外虚抓,一股急促气流冲出,瞬间吹开窗户。

    气流沿育仙楼外墙落下,呼啦啦卷走守卫手中书信,裹挟着原路飞回楼内。

    啪,窗户再次关上。

    守卫望着紧闭的大门,挠挠头犹豫片刻决定离开。

    不管郑老板在否,龙知道了书信内容,那郑老板早晚都会知道。

    楼内,气流将书信带到卿月手中。

    卿月撕开封口,抽出信纸阅读。

    看了片刻,她柳眉逐渐皱起,脸上闪过一抹不快。

    两人肌肤相亲贴得那么近,可以清晰看到对方表情变化。

    明空梓琳有些紧张,郑秋不在这里,卿月突然露出生气的表情。

    天呐,接下来卿月会不会发脾气,自己会有危险吗?

    她小心翼翼询问:“卿月,乾云宗的书信写了什么,能给我看看吗?”

    “哼!”

    卿月扬手把信纸盖到梓琳脸上,嘟着嘴巴摸摸自己尖锐龙角。

    梓琳拿起信纸快速阅读,脸颊上不禁泛起一抹红晕。

    难怪卿月会生气,她是吃醋了。

    “卿月,乾云宗的安排我也是现在才知道,他们没问过我。”

    “那你去不去?”

    梓琳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卿月将一根手指显化为爪尖,在梓琳肩膀肌肤上划来划去。

    “你干嘛不说话,是不是早就打算好要和老大成婚?”

    龙爪非常尖锐,也非常锋利。

    即便卿月的动作非常轻,还是将梓琳肌肤刮出一条条白印。

    “卿月你别生气,听我解释。

    我确实想和郑秋成婚,原本商量在这个月的月底办。

    当时你还没来云袖大陆,所以我真的……真的没考虑过你的感受。”

    “哼,我就是生气。

    你想成婚居然一点不说,是不是打算一人独享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