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梨没有筑基,但是请天一给她弄了个身份,内门碧霞峰的弟子“安梨”,以这个身份去云仓秘境。

    辛梨也是有意在碧霞峰混,毕竟她还有好感水晶要做,还有什么比医生收获好感来得更容易呢?执法堂也是跟碧霞峰峰主云春柏打过招呼了,所以多一个安梨出现在碧霞峰没有任何毛病。

    之前也不会医术,也是在这里给人打下手,学个一星半点的就好。碧霞峰很热闹,无论白天黑夜都是人来人往。

    也不是这些弟子故意把自己搞出伤势来,打架和任务就是这样,逍遥云门弟子也多,回来宗门的弟子大多数都要走一遭碧霞峰,受伤不是只要服用了丹药就好了,要真是那样,要大夫做什么?要医修做什么?

    丹药只能加速恢复,伤口总要处理吧!但是,如果处理手法不专业,那就会留下暗伤,暗伤可是阻止修为进阶的一大拦路虎。

    不会处理伤口的弟子,也只能服用止血药,用绷带暂时包一包,然后赶紧找医修处理。

    即使是会处理伤口的弟子,这斟酌用药可是一门大学问,还不是要来这里换药配药。

    辛梨就在碧霞峰帮工,没想到碰上了弟弟长生回来,长生是掌门弟子,也是要筑基了,不过是为了云仓秘境暂时不筑基,他可不缺筑基丹。

    见长生手臂上血淋淋的,像是被妖兽的利爪所伤,想来是在外猎杀妖兽伤的。

    这可是掌门的关门弟子,碧霞峰的女修都兴奋的抢着要上去给长生包扎伤口。

    辛梨是等他换好药了才开口:“洛长生。”

    长生怔愣了一下,回过头,一个粉衣女修逆光站在他身后,脸上的微笑也带着一丝慈爱,是姐姐:“姐姐!”因为他现在叫安长生,只有姐姐会叫他洛长生。

    长生激动的站起来直接抱住辛梨。

    当初小小的少年,如今个子已经比辛梨高了,就是拥抱都要他低头:“姐姐。”

    “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辛梨拍拍长生的背。

    “姐姐,我好想你。”

    “我也很想念长生,长生真棒,已经如姐姐一般修为了。”

    长生的脸颊微红,姐姐怎么还拿他当小孩哄:“姐姐~”

    “怎么伤的这样重……”

    跟长生汇合后,就约定了一起去云仓秘境。

    本来就没几日,很快到了去云仓秘境的日子。

    辛梨当然不用准备物资,因为安杨长老一早给她准备好了,她只需要到时间过去就可以了。

    因为封邪刃不能带进秘境,所以辛梨炼化了几件趁手的法宝暂时使用。

    一个是她常用的凌霜剑,一个是玲珑扇,还有一个是离火兽皇钵。都是黄阶极品的法宝,要是玄阶的她也无法炼化,无法使用。

    想着她多年没有实战经验,安杨大长老居然还给她准备了很多的符箓阵盘,力求保她性命,安家对这个暗隐之主的位置,还真是舍得本钱。

    飞舟上除了一个金丹修士带队以外,就都是要进云仓秘境的炼气弟子了。跟前几届的不一样的是,这是逍遥云门派出来带队的金丹弟子是执法堂的,还是暗隐的弟子,辛梨记得,好像是玄十八。

    暗隐弟子多处于暗中,基本就是在外没有任何名气的路人甲,姓名都不为人知,这玄十八有点例外,他还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侠士“左玉坤”。

    因为辛梨还没有筑基,这些人也就没有正式见过,所以辛梨还不认识玄十八,只是玄十八认识新的封邪刃之主辛梨而已。

    风云忽变,云苍山的山顶空间被撕开了一个口子,任何修为的人都可以进去,但是只有炼气期弟子才可以出来,当进满一千人以后,入口就会关闭。

    五大宗门都是一百二十个名额,余下就是各个家族、各个小宗门的名额,看起来一千人很多,这么一分,其实那些二流家族都未必分得到几个。

    进入秘境中,传送到的地方也都是随机的,辛梨没有跟长生在一起,不过他们互有通讯玉简,可以传音,只要确定大概方位,走到一起也不是难事。

    这云仓秘境的地图也有前人绘制下来的一部分,五大宗门的尤其多。

    辛梨见识浅,虽然书文看得多,但是这灵植她也不认识啊!无法通过地形判断出她的位置,所以长生发消息问起她也只能如实回答不知道了,不过这里好像暂时安全,没有发现什么危险。

    就地开始探索。

    这是一个荒芜的园子?很像别人家的后花园,可是这里可能有人吗?秘境有人?不可能吧!

    不过这里有异倒是真的。

    “阵法?”园子被阵法锁住了,根本出不去,她被困在这里了。

    初入修仙大道,阵法她还真没怎么学过,先探索一下这个园子,说不定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园子倒是修的很好,这里曾经种植着一些灵草,好巧!这灵草辛梨刚好认识,就是暗隐藏宝室里的那株“迷仙草”,一模一样,别的不说,这些肯定是要收一些回去的,所以药田里就只留下孤零零的一棵迷仙草了。

    几座木屋里,没什么可探索的,尽管是灵木,也随着岁月风化,有什么东西也都消失殆尽了,不过有一个房间是卧室,榻上坐着一具白骨,想来是坐化在此的修士。

    白骨上有一些法器,大概是这修士的武器,尤其是那几个戒指镯子,一看就知道是空间法器,肯定存储了不少宝贝,有见过不错过,能离开这里的希望也寄托于此了。

    谁知一踏进房门,灵气护罩被破,识海被入侵,一道元神进入,这是夺舍。

    辛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炼气修士,她的元神怎么可能跟这种老怪物相比呢,连挣扎一下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抢走了身体。

    夺舍也是需要祭炼身体的,不然身体磨合不够,会排斥元神。

    正是此时出了状况,老怪物的元神在碰到丹田的时候,被青木火烧了个干净。

    ……

    江南进入秘境,就落在了一处寒潭中,跟上辈子一样。

    立马撑起灵气罩,这寒潭不凡,若是被寒气入体,恐怕又要像上辈子一样辛苦好几年才能拔除寒气。

    这里是有好东西,是一朵幽潭花,对冰灵根修士有作用,不仅可以提升修为,精进灵力,还能提升冰灵根纯度,只是上辈子被她当作定情信物送给某男了,于自己并没有什么好处。眼下这株幽潭花在她眼里的价值仅仅是可以换很多钱。

    现在的江南跟上辈子可不一样,她缺灵石,很缺,别说没有师承,就算有了,她一个草根出身的低资质修士,还不是要靠自己挣修炼资源。

    所以幽潭花是不可能放过的。

    江南屏息靠近目的地,右手已经握上了剑柄,好在,没有意外的,上辈子采幽潭花就没碰上什么危险,这辈子也一样。

    成功收起了幽潭花,离开寒潭。

    寒潭这地方要是要辛梨进来,绝对如鱼得水,百利而无一害,可惜了,她不是女主。

    出了寒潭就是一片幽林,正是地图上标注的“玄兽森林”。

    江南苦笑,这玄兽森林的机缘怕是抢不到了,上辈子是借着空间灵植的好处,才收揽了一些师门的人帮忙一起夺宝,如今她是没有这个机会了,凭她的实力不是不能去分一杯羹,但是不划算,有这个时间她还不如去寻找一些其他机缘,前世还有许多地方没有踏足过,玄兽森林里的那株灵草不要就不要了,反正这辈子她又不想遇见那个男人,更逞论为他夺取这株灵草了。

    于是原本的行动路线就此改变,也很巧的没有和楚云舒遇上。

    跟江南放弃那株灵草不同,楚云舒对白曦草势在必得,这可是攻略后期男主的重要物品,也是女主的一大机缘,绝对不可能放过的,而且说不得此行会遇上女主。

    对于和女主第一次正面交锋,楚云舒表示很期待啊!

    可惜,注定要让她失望了,还是没有女主,就好像看的这本小说,其他任务都在,独独少一个女主角,女主角该不会被她的蝴蝶翅膀扇飞了吧?那可是女主!

    即使没有女主,也不妨碍楚云舒对白曦草的势在必得,而且来跟她抢夺白曦草,都有可能是女主角那一方的,她一一记下了,也会一一报复回去的。

    最后是楚云舒靠着法宝丹药多,那层出不穷的法宝把其他人都逼退了。

    不过楚云舒这样仗势欺人,得罪的人也比较多。

    江南咬着绷带给自己包扎,这秘境历练总算不虚此行,不是收获了比前世更多的灵草灵矿,而是获得了更多的战斗经验,对于剑修而言,最珍贵的也莫过于此了。

    足足三个月,江南猎杀了超过一百只筑基妖兽,还单挑了两只金丹期妖兽,当然他们守护的灵草也被江南收入囊中,要不怎么叫不虚此行呢!

    楚云舒也很满意,成功拿到了女主的机缘白曦草,只是可惜没有取得幽潭花,她根本找不到寒潭,更别提采幽潭花了,不过秘境郊游三个月,她倒是很放松很开心。

    ……

    辛梨晕晕乎乎醒过来,距离她被夺舍已经快三个月了,只来得及抓住了那几枚法器丢进空间,就被排斥出了秘境。

    “怎么了?”晕晕乎乎的辛梨从出口掉出来,也不知道稳一下身体,差点面朝大地来个热烈拥抱,还好左玉坤及时接住了辛梨,一查探,发现辛梨竟然是元神不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