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恋综后,顶流前任他天天求复合 > 第二百六十九章他说要用那块地盖你们的婚房
    秦初眼皮都没抬一下,“哦”了声。

    她回的心不在焉,一直盯着手机在看。

    顾寒洲给穆晓思打电话的时候,秦初手机上收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她点开才发现是秦彦。

    他居然还在南城?

    秦初起身回房间,换了身米色套裙准备去找秦彦,她看了眼躺在沙发上的穆晓思,“我开你车出门一趟, 晚上给你带吃的回来!”

    穆晓思连忙起身,“你去哪?我要跟你一起。”

    “南城都汇找秦彦,你跟着不方便。”

    “我要跟你一起,你去谈事情,我到会所咖啡厅坐着等你,不然我不放心。”

    穆晓思这话说的很认真, 秦初想了两秒, “行吧。”

    南城都汇。

    秦初被大厅服务生带到秦彦所在的包间,她进去时, 秦彦已经恭候多时。

    “初初!”秦彦语气温和,透明镜框下的那双眸子多了丝异样的情绪。

    像是跟人谈交易时,那种胜券在握的自信感。

    秦初唇角微动,内心已经建起了一道无形的厚厚防线,这是继上次宴会后,也是时隔多年,她第一次跟秦彦单独见面。

    原因是他给她发的那条信息,跟她的母亲和秦洋有关。

    “直说吧!”她坐到秦彦对面的单人沙发椅上,精致的小脸上神情淡淡,眸子里透着冷漠。

    秦彦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继续温声道, “初初,有件事,哥哥想请你帮忙!”

    “哦?请我帮忙?”

    “你知道的,关于西郊那块地, 那块地现在在顾寒洲手里, 所以, 妹妹, 我想请你帮帮我!”

    秦初嘴角一扯,“大哥哥倒是挺会左右逢源,前脚刚给秦墨擦完屁股,后脚就想起我这个“妹妹”了?

    呵!不好意思,爱莫能助。”

    或许是料到秦初会说这样的话,秦彦眸底没有浮现任何情绪。

    紧接着,他拿出一个深棕皮箱子,放到秦初面前,朝她摊了摊手,“你的。”

    秦初内心闪过一丝异样的兴奋,但被自己极力压抑着,并没有表露出来,她看向秦彦的眸光里充斥着打量。

    秦彦唇角勾起一抹温淡的笑,“这是万叔委托我带给你的,如果你需要用钱,大可以跟我说。”

    他大概也猜到这里面装的是什么,目前这个阶段, 他把她自己的东西给她,比他直接拿出银行卡给她要强。

    秦初微微挑眉,将箱子拿过来, “回去替我谢谢万叔。”

    她说的只是谢万叔,并没有半点要谢谢秦彦的意思。

    这些东西都是早年父母给她置办的宝石或首饰,随便拿出来一个变卖也能解燃眉之急。

    四年前她出国走的匆忙,上次原本是横了心,想回江城拿这些东西的,却被顾寒洲在机场截胡了,导致一直没有去成。

    本想会废一番周折,却不想,会这样容易。

    秦彦脸上依旧挂着浅笑,“妹妹,哥哥也表示出诚意了,你看……”

    “打住,秦彦,这是万叔让你带的我自己的东西,跟你所谓的诚意没有半点关系,那块地,在顾寒洲手里,你直接去跟他谈,找我无济于事。”

    秦初面无表情地说完,想着,如果秦彦真有诚意,早在宴会结束那晚就想办法给她了。

    拖这么久,无非是早知道这块地在谁手里。

    以她对秦彦的了解,他在南城这么久,除了公事外,必定还在暗中观察,她跟顾寒洲的关系到哪一步了。

    所以才会有今天这一出约见。

    秦彦眉心微皱,“初初,那天顾寒洲说什么你不是也听到了?他说要用那块地盖你们的婚房,那块地正对湖心,你也知道,我们秦氏下面盛润跟南深地产合作开发度假村的项目,这块地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秦初眉眼透着隐隐讥讽,“跟我有关系?”

    “初初!对外,你现在还是秦家的大小姐,对内,我们都期待着你回家!”

    秦初缓缓起身,拿过桌上的棕色皮箱准备离开。

    “等等!”秦彦叫住她,“初初,在你离开之前,我还有个东西要给你看。”

    说着,秦彦将一份资料放到秦初跟前的茶几上,“你先看看。”

    秦初狐疑看了眼对方,拿起文件夹,打开,翻阅。

    “当年你父亲早已经患有心梗,只是没有让你知道,他真的是死于意外……”

    秦初凤眸微眯,再次坐下,冷嗤道,“所以这是你最后朝我抛出的王牌?是为了再次往我未愈合的伤口上撒盐?

    你现在无非是想告诉我,当年你们为了争家产不惜拿我母亲早年的事情出来刺激我父亲?我父亲死,跟你们没有关系,是因为他本身就有病?”

    秦彦一脸遗憾,“初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我们不是你的仇人,而是你的家人。

    你父母是真爱,奶奶阻止不了,最终也做出了妥协不是……”

    “妥协?妥协的结果就是把我父亲发配到W国,然后被你们逼死,导致我母亲直接卧床不起,这就是你说的所谓的妥协?”

    说到此,秦初话语里已经明显激动起来。

    秦彦闷闷地吸了口气,给她倒了杯水,“初初,你冷静下!”

    “冷静?怎么冷静?秦彦,如果可以,这辈子我都不想再跟你们有牵扯,可偏偏,周慧琴那个女人,她是脑子缺好几根筋吗?要在这个时候找我妈?

    秦彦,你有什么自信,我会因为你说的这个就答应帮你?”

    这次,秦初直接起身,抓起皮箱便要往外走。

    “那顾寒洲,他知道你母亲和秦洋的事情吗?他家里人知道吗?”

    秦初转身,“秦彦,我真是小瞧你了,一个秦墨已经够够的了,他是小三的儿子上位,他在W国跟顾寒洲说了什么你不会不知道吧?你现在说这话是明晃晃的又想威胁我?

    我还真挺害怕的,你尽管告诉他,或许,顾寒洲不考虑把那块地做婚房呢?你也多一分机会不是?

    另外,秦彦,你该庆幸那块地没有落到我手里,因为到我手里,我一定会将那里做成墓地!

    毕竟那儿风水绝佳!”

    说完,秦初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秦彦气的脸色惨白,一脚将腿边的茶几踹翻……

    话说,这块地要给顾小四做婚房嘛?

    哈哈哈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