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失控惹火 > 第152章你们觉得,他配不配?
    “也好,没关系啦,我待会儿让我助理去拿,阿渔你明天应该也上课吧?我给你送到学校去。”

    池渔靠在副驾驶,看着林漫欢快又明媚的侧脸,想要倾诉的话在嘴边打了个弯,最后咽下去。

    算了,林漫那么开心,她还是不要说这些事情让她担忧了。

    “嗯好啊,我在学校的。”

    池渔强撑着笑容回应她。

    车子一路行驶到归园居。

    池渔本想叫林漫进去坐坐,但林漫着急去找沈若琛,便拒绝了她。

    同保安打过招呼,池渔走进归园居,看着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木,她的心情沉重又烦闷。

    顺着林荫小道走了好几个来回,池渔突然想起她和沈故渊绑定了手机定位。

    她拿出手机点开定位软件,看到了他还在那家商场。

    每年初秋时分,帝都的风都很大。

    池渔站在林荫路上,大风吹起她的头发和衣角,耳边都是风和树叶的碰撞声。

    她垂眸看着定位软件上的小红点,睫毛终于承受不住泪珠的重量,啪嗒一下掉落在屏幕上。

    池渔手指快速的抹去泪水,指尖微颤,将定位解除绑定,随后直接卸载了定位软件。

    有些事情,一开始就没有必要,后来做太多也是徒劳。

    池渔陷入了深深的自我怀疑中。

    以前听过的那些说法,像魔咒一般盘旋在她的耳边。

    他们说,沈故渊和她在一起是因为可怜她。

    池渔失魂落魄的走进家门,随手将包扔在矮柜上,踩着拖鞋一步步上了楼。

    以前她觉得归园居温馨而美好,但今天她觉得,归园居大的有些可怕,还没有温度。

    推开卧室的门走进衣帽间,池渔看着衣帽间她各式各样的裙子,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黑色的深V领。

    是沈故渊不喜欢黑色吗?

    好像也不是。

    池渔找了个抱枕窝在阳台的懒人沙发上,合上眼懒懒的晒着太阳。

    就在她昏昏欲睡间,保安打来了电话。

    池渔闭眼摸到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

    “太太,门口来了一群警察,说是找你的。”

    池渔猛然清醒。

    “我马上出来。”

    她丢下抱枕,捏着手机下楼换鞋,快速的跑出家门。

    果然,保安亭那里停着一辆警车,为首的警察是池渔上次打架时带走她的那个。

    池渔无奈的走过去,还未询问,对方先发制人:

    “池小姐,我们怀疑你和一起凶杀案有关,请跟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池渔整个人都呆住了。

    但不等她反应过来,她人已经坐在警车上了。

    保安吓得蜷缩在保安亭里一句话都不敢说,直到警车鸣笛声远了,他才拿出手机颤颤巍巍的给沈故渊打电话:

    “喂……先生啊,不好了……”

    警局审讯室。

    池渔坐在椅子上,垂眸看着面前的照片,眼神惊恐,心脏猛地蜷缩。

    “余杰中你认识吗?”

    对面是两个便衣警察,他们拿着纸和笔对池渔发起审讯。

    “我认识,”池渔点头,嗓子眼干涩无比,“他算是我的养父。”

    “算是?”

    警察疑惑的看着她。

    “嗯,”池渔点头,“我是被他姐姐余兰翠偷回来的,余杰中和他老婆王玖,将我当女儿养。”

    警察看着池渔神色平静的说着这一切,她的目光一直落在照片上,眼底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照片上的余杰中死相不算好看。

    眼睛翻白,嘴唇乌青,七窍流血,表情狰狞而恐怖。

    “他不是你的养父么,看到他死了你不意外?”警察放下笔,端起水杯喝了口水,语气淡淡道,“池小姐,我们在余杰中的指甲缝里提取到了你的DNA,这一点你怎么解释?”

    “所以你们怀疑我杀了他吗?”

    池渔抬眼,苍白的唇瓣轻启,语气冰冷道。

    “现场找到一个鞋印,目测和你的鞋码一致,另外,他临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你,并且有目击者称,你今天中午和他在帝都大学门口发生过争执。”

    警察语气平稳的向池渔解释这一切的原委。

    距离池渔见余杰中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

    “他什么时候死的?”

    池渔向后靠在椅背上,一只手顺势将余杰中的照片翻了个面,反扣在桌子上。

    “大约五个小时前。”

    警察一字一句的回复道。

    “余杰中走了之后我和我的学生陈行一起去校门口的餐馆吃面,那家餐馆内部有监控,你们应该可以查到,五个小时前也就是一点多,我正在教室里给学生上课,三个专业一百二十人,都可以为我作证,我有不在场的证明。”

    池渔此刻冷静到了极点,她的脸上没有任何慌乱的表情,每一个回答都滴水不漏。

    但警察听到她说的,唇角还是没忍住扯了扯,“池小姐,余杰中是中毒而亡,所以你不在场的证明是无效的。”

    池渔觉得无比荒唐。

    她如果想要杀余杰中,三年前她就可以动手,何必要等到这个时候。

    “你前面不是说现场找到了我的鞋印?现在又说我不在场的证明无效,你们自己不觉得矛盾吗?”

    池渔秀眉深蹙,语气不悦。

    “现场的鞋印只能说和你的码数一致,或许你是想确认一下他有没有死透?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当然了,这一切只是我们的怀疑,真相如何,还需要池小姐配合我们进一步调查。

    你刚才说余杰中算是你的养父,既然他养了你那么大,你为何又说‘算是’。”

    警察又将话题扯了回去。

    池渔放在桌上的手猛地收紧,眼底划过痛苦与挣扎:

    “因为他和王玖最后又把我卖掉了。我在余家长到五岁,他们的儿子一生下来他们就把我卖了。这个你们可以去查,另外,在那五年里,我没有吃过一顿饱饭,没有睡过一天温暖的被窝,夏天有一段时间我和牛睡在一个棚里,五岁的我还要上山帮他们打猪草,这样的人,我还要尊称他为‘养父’吗?你们觉得,他配不配?”

    “……”

    对面的两个警察瞬间噤声。

    察觉到池渔情绪不好,其中一个女警察从兜里掏出纸巾递给她:

    “抱歉池小姐,我们没想到真相是这样,那其他的呢?你可以再具体跟我们说说吗?如果我们这边确定你说的没问题,一会儿就可以送你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