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失控惹火 > 第154章你要是不爱了说一声
    池渔敷衍的眼神落在沈故渊脸上,红唇带着讽笑:

    “你说啊,我听着。”

    沈故渊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你到底怎么回事?”

    池渔依旧用那种仿佛能看穿一切的表情盯着他。

    “池渔,你有事就直接说出来,不要这样子。”

    池渔唇角溢出一丝浅笑,“我没事啊,沈故渊,我真的很累了,我也不想吃饭,你能不能不要老是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我也没有要求你对我忠贞不二,所以也麻烦你不要用自己的标准来要求我。”

    “……”

    沈故渊要气炸了。

    他抓着池渔肩膀的手越来越用力,眼底几乎要喷出火来。

    “沈故渊,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池渔挣脱他的桎梏,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我不是你养的宠物,没必要事事都听从你,如果你觉得不喜欢这样的我,你大可以换掉,不必费心机来在我面前表演深情人设。”

    “池渔!!!”

    沈故渊暴怒,声音咬牙切齿。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在说什么浑话!”

    池渔将怀里的抱枕丢在地板上,站起身看着沈故渊:

    “沈故渊,我不反对你有正常的社交,哪怕是你和一个女的勾肩搭背喝酒热舞,只要你解释,我都会信。”

    沈故渊眼底划过震惊。

    他一只手撑着沙发站起身,朝池渔伸手,结果被她躲开。

    池渔深吸气,努力压下心底的酸涩和眼底的泪意,声音忧伤到了极点:

    “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你知道的,我最不喜欢别人骗我了。”

    “小渔,你听我……”

    “我不听你说!”

    池渔情绪突然变得十分激动,她朝沈故渊歇斯底里的大喊,柔顺的头发随着她的动作都变得无比杂乱。

    “沈故渊,我给过你机会了,在车上我就问你了,今天是不是开了一整天的会,你那个时候还在骗我。”

    “你和她挑选床品的时候,我就站在你们对面。”

    “沈故渊,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你要是不爱了说一声,我不会纠缠不会闹,我只会安静离开,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

    客厅里只能听见电视播放节目的声音。

    池渔努力扯出一抹凄惨的笑容:

    “我去睡觉了。”

    沈故渊下意识抓住她的手臂,“小渔,她就是一个朋友,好久没有来帝都了,今天遇见了随便逛逛,不告诉你是怕你多想,你不要……”

    “够了!”

    池渔愤怒的甩开他,“沈故渊,你明知道我会多想还这样去做,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

    “口口声声说着为我考虑,可是最后受伤的那个人,永远是我,你真的觉得,这是爱吗?”

    池渔一连串的发问让沈故渊直接愣住。

    他没想到池渔积怨已深。

    他自认为,给池渔安排好这一切,她会开心。

    楼上卧室,池渔抱着被子坐在床上,一颗心乱到了极点。

    最后她实在太累,才躺下裹着被子休息。

    沈故渊是两个小时之后走进卧室的。

    他进去时,池渔已经熟睡了。

    他坐在床边目光缱绻的看着池渔的睡颜,心里闪过阵阵疼惜。

    放在兜里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沈故渊起身走到阳台上看消息。

    是卫屿发来的微信:

    【总裁,凃小姐那边安排好了,但她说想去公司工作。】

    沈故渊低头思考片刻,给卫屿回过去:

    【让她去别的公司吧,她一个学花样游泳的,沈氏集团没有她合适的岗位。】

    卫屿收起手机,转身看着凃嘉:

    “抱歉凃小姐,我们总裁说公司里没有适合您的岗位,让您去别的公司。”

    凃嘉放下手机,笑眯眯的回他:

    “没事啦,他能让我有住的地方已经很好了。卫特助,问你啊,你们总裁夫人是干什么的?长得好看吗?”

    卫屿惊讶的看着她,“当然,我们总裁夫人长得比其他女人都好看,这是沈氏集团公认的。但我们夫人的职业……抱歉,没有得到总裁的允许,我也不能随意透露。”

    凃嘉半掩唇露出风情万种的笑,眼睛弯成月牙形:

    “那好吧,我改天问问故渊就知道了。”

    卫屿心底顿时十分鄙夷她。

    叫那么亲热,也真是好意思。

    如果不是看你有利用价值,我们总裁会给你找住的地方?

    卫屿从公寓出来,开车回去时给沈故渊发消息:

    【总裁,她刚才找我问太太的职业。】

    沈故渊那头秒回:

    【嗯,别告诉她,最近找人把她盯紧了,房间里的东西都布置了?】

    【布置好了,针孔装了三个,一个很容易可以发现,剩下的两个她发现不了。】

    沈故渊对于卫屿的这一布置十分满意,他指尖在屏幕上轻点:

    【做的很不错,你可以回家了。】

    得到表扬的卫屿顿时觉得无比轻松,他将车速稍微加大,在无人的街道上疾驰。

    直到等红灯的时候,卫屿才意识到一件事。

    这件事如果被池渔知道了怎么办?!

    总裁会被他家小祖宗砍头的吧?

    卫屿顿时觉得后背瘆得慌,他战战兢兢的拿出手机给沈故渊继续发消息:

    【总裁,这件事不用告诉太太吗?】

    【她已经知道了,刚才大吵一架。】

    “……”

    卫屿顿觉心累。

    他就知道。

    刚好绿灯亮起,卫屿将手机丢在副驾驶,继续开车。

    沈故渊在阳台待了很久,直到池渔将被子踢到地上时,他才回到卧室。

    弯腰捡起被子给她盖好,沈故渊顺势在她身侧躺下,抬手把她拥进怀里。

    如果不是为了引蛇出洞,他怎么会做出这种蠢事。

    如果不能把秦碧华的注意力转移,池渔可能要一直被她算计。

    今天是余杰中死,明天是谁死就不一定了。

    沈故渊下巴抵在她颈间,无奈的叹息。

    隔天池渔有课,她起得很早。

    换好衣服下楼时,沈故渊端着早饭从厨房出来。

    “过来吃饭。”

    池渔拧眉看他数秒,背着包头也不回的离开。

    沈故渊被气得血压都升高了。

    他将早饭装进袋子,拎着快速追上去。

    身后突然传来密集的脚步声,池渔站定回头,和追上来的沈故渊差点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