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失控惹火 > 第159章你真是找死
    凃嘉站在沈故渊身侧,连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

    她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再次惹这个可怕的男人生气。

    沈故渊放在兜里的那只手指尖轻捻,余光瞥见凃嘉畏首畏尾的模样,唇角嘲讽的勾了勾:

    “凃嘉,既然选择要给二伯当狗,为什么不选择守好本分,要去做让自己丢命的事?”

    “……”

    凃嘉脸直接白了。

    她此刻越发后悔来到这里。

    “我沈故渊只有一个底线, 那就是池渔,你今天敢去挑衅她,让我很不悦。”

    沈故渊转身,垂眸眼神漠然的看着她。

    就在凃嘉思考要说些什么话来缓解时,沈故渊宛若催命般的声音再次响起:

    “今天之内,从那间公寓搬走, 这场游戏, 我腻了。”

    “……”

    凃嘉抬头愣愣的看着他, 直接失去了声音。

    她和沈故渊阴鹫般的眸子对上,吓得身板颤了颤。

    半晌,她才缓过神来,颤抖着声音问道:

    “故……故渊……这……你不是说我……我可以……”

    “呃……”

    凃嘉话还未说完,沈故渊直接抬手掐住她的脖子。

    “你哪来的资格那样叫我,嗯?”

    沈故渊薄唇勾着阴恻恻的笑,脸上乌云密布,眸子里仿佛结了一层冰。

    看着他嘴唇一张一合说出冷漠无情的话,凃嘉是彻底怕了。

    她吓得双腿直哆嗦,眼睫垂下惊惧的看着掐在脖子上的那只手。

    她真的很怕沈故渊一个用力,直接把她掐死。

    “昨天愿意接纳你,是看在二伯的面子上想陪他玩玩,也顺便转移一下他们的注意力,不要去针对我太太。”

    沈故渊微微停顿, 语气依旧冷得令人发颤,“但你不识好歹跑去挑衅她, 并且给她造成困扰,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话落,沈故渊的手指微微收紧,凃嘉能明显感觉到嘴巴里的空气在一点点的变少,窒息感慢慢笼罩在她周身,令她浑身的每个毛孔都在害怕的收缩。

    她多想开口求饶,可她现在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甚至她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她实在太怕了。

    面前的男人,一双眸子腥红无比,看她的眼神仿佛在看一个死物。

    他这哪里是个总裁,而是从地狱爬出的索命修罗,稍微动一动手指,就能取走她的小命。

    凃嘉双眼翻白,嘴唇发紫,脸色白的十分不正常。

    卫屿站在一侧看着情况不对,立即上前:

    “总裁,您三思。”

    沈故渊充耳不闻,手里的力道并未减轻半分。

    “总裁!”卫屿语气有几分焦急,“您要是出了事,太太怎么办?”

    下一秒,凃嘉清楚感觉到,沈故渊手上的力道停住了。

    他没有继续加深力气,却也没有打算要放过她。

    “你真是找死。”

    沈故渊语气十分阴狠,他垂眸一脸嫌恶的盯着凃嘉, 然后像甩开什么脏东西一样,直接抬手将凃嘉甩了出去。

    凃嘉像一张纸片般直接飞了出去,整个人撞在了总裁办公室的门上,发出震天响。

    砰的一声,凃嘉像死狗一样趴在地上,嘴里出现明显的铁锈味。

    她低头时视线模糊,生理泪水像不要钱似的哗啦啦落下。

    凃嘉觉得她浑身的骨头像散了架,尤其是后背,疼得她身体都蜷缩在了一处。

    沈故渊在桌上抽了一张酒精湿巾,一点一点的擦拭着碰过凃嘉的那只手。

    “凃嘉,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要么,今天之内离开帝都再也不回来,要么,我现在把你交给二伯。”

    沈故渊将湿巾随手扔进垃圾桶,双手插兜,站在凃嘉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凃嘉身体微颤。

    她不想去找沈二伯。

    他会杀了她的。

    这次她受他威胁给沈故渊和池渔制造麻烦,本来一切进行的很顺利,但现在……事情似乎有些超出她的想象了。

    她也是按照沈二伯的指示去找池渔,谁能想到沈故渊居然直接给她判了死刑。

    凃嘉脑子嗡嗡作响,凭着仅存的意识,她朝沈故渊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

    她不想再去受沈家二伯的摆布了。

    沈故渊既然能给她第一条路,说明他会帮助她离开帝都。

    只要能离开,她就有办法脱身。

    看到凃嘉选了第一条路,沈故渊薄唇嘲讽的勾了勾:

    “卫屿,安排一下,送她离开。”

    “好的。”

    卫屿拿出手机发了一条信息,办公室立即出现两个保镖,一左一右架着凃嘉离开。

    直到他们下电梯了,卫屿才回头看着沈故渊:

    “总裁,真的要放过她吗?”

    沈故渊唇角划过意味深长的冷笑:

    “你说呢?”

    卫屿秒懂。

    他转身跟上保镖的脚步,安排他们开车送凃嘉去机场。

    他们还安排了两个人护送她。

    卫屿给凃嘉买机票用的是假的身份证,一切神不知鬼不觉。

    飞机在B市停稳,凃嘉一只手拄着保镖递给她的拐杖,站在机场外面深吸气,心情瞬间放松不少。

    保镖在不远处观察到这一幕,立即给卫屿发信息报信。

    卫屿收到消息后,拿出提前准备的临时电话卡,切换虚拟号码给沈二伯发信息:

    “沈先生,凃嘉逃到B市了。”

    末了还附送凃嘉逃亡的一张照片。

    做完这一切,卫屿迅速抽出电话卡,掰成两截扔进马桶冲了下去,然后回去找沈故渊汇报情况。

    看到卫屿进来,沈故渊眼皮微掀,语气淡淡:

    “结束了?”

    “结束了。二先生最不喜欢别人背叛他,这次估计不会放过凃嘉。”

    卫屿双手交叉垂在身前,嘴角带着浅笑。

    “嗯,”沈故渊合上文件递给他,“不是估计,是肯定不会。她能逃到B市,肯定是我们的人安排的,这一点二伯早就能想到,所以……”

    沈故渊稍作停顿,重新打开一份文件,“明年的今天,就是凃嘉的忌日。”

    “那我明年的今天给她烧点纸,”卫屿拿着文件笑眯眯道,“毕竟是我通风报信的,我怕她找我。”

    沈故渊抬眼,表情十分耐人寻味:“你在暗示我?”

    卫屿浑身一哆嗦,“不敢不敢。”

    沈故渊轻嗤,低头迅速签下名字,将第二份文件递给他,“待会儿在网上帮我买个榴莲,顺便再买个能扛伤害的搓衣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