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霉运阴阳眼 > vip卷 第1553章 061151
    南云?

    当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张坤就知道,这次的任务难度已经降到了最低,甚至可以说,还没出发,张坤就知道,这次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没办法,南云是什么地方,徐书记在的地方。

    得益于徐浩的关系,现在张坤和徐书记的关系已经隐隐有了向叶老爷子方向发展的样子。而且徐书记还一直自认欠着张坤一个人情。

    所以张坤如果找上门去求帮点小忙,应该不难。

    更何况年前的时候张坤还去了南云一趟,捐了一个亿的禁毒资金,给的就是公安系统。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佛面也要看钱的面子啊。

    张坤估摸着,就算自己不去找徐书记,光凭自己捐的那一个亿,南云的公安领导应该都会卖自己一个面子。

    毕竟捐款可不是一杆子买卖,以后每年都有呢。虽然张坤不可能用这个来要挟,但公安的领导却会自然而然的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所以,妥了。

    ……

    第二天,张坤就和老妈打了个招呼。

    “妈,有个任务出去办点事,去南云,有没有什么要我带的?”

    “去部队?大概多久回来?”老妈是知道张坤部队的关系是在南云军区的,所以一听张坤去南云,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这方面。

    张坤也没有解释,想了想道:“现在还不知道,不过应该要不了多久,快的话三五天就回来了。”

    老妈点点头:“行,知道了,回来的时候买点饵块,那东西外婆喜欢吃。”

    “好。”张坤笑着点头记了下来,然后拿起收拾好的两件衣服,开着大白就出发了。

    张坤一路开车来到邵西高铁站,将大白停在车站停场车,然后拿着行李就进站了。

    张坤查了,从邵西到林仓,有一千六百多公里,比坤明还远,如果开车的话,起码要二十多小时,一天一夜的功夫,不仅时间长,而且也累,所以张坤选择了做高铁,全程六个小时就到了。

    在自动取票机上取了车票,然后张坤就默默等候,半个小时之后开始上车,一路刷着手机,然后中午两点多的时候,张坤抵达了南云林仓站。

    出了高铁站后,张坤叫了辆出租车,然后直奔张权给的一个地址,是张博租住的地方。

    大概半个小时后,张坤付了钱下车,然后在张权的引导下,来到一片老旧的小区,然后找到一栋六层楼的老房子,张坤跟着张权一路走了上去。

    张坤发现,张权真的和以前他看到的那些灵魂不一样,张权好像不喜欢飞或者飘,他更喜欢用双脚走路。

    一路来到六楼,也就是顶楼,张坤对张权指着的房门敲了敲。

    等了十几秒,没反应,张坤加了点力气,又使劲拍了拍。

    可半分钟之后,还是没反应。

    “是不是不在家吧。”张坤望着张权说道。

    张权皱了皱眉:“应该在家啊,他上的是夜班,白天一般都是在家休息睡觉,你等一下,我进去看看。”

    说完,张权穿门走了进去。

    然后不到十秒,张权飞快的穿了出来。

    “出事了,张博在里面,他把自己绑起来了,好像是毒瘾发作,快,踹门。”张权急切的说道。

    “毒瘾?张博吸/毒了?”张坤一愣,有点没反应过来。

    “我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之前离开的时候还好好的,不过看他现在的样子,应该是毒瘾发作,先进去救人。”张权急切说道。

    看着张权那急切的模样,张坤安了安神,点点头,就要用力踹门。

    可是伸出去的腿张坤陡然顿了顿,看了看面前的防盗门,想了想,张坤把腿缩了回来。

    张坤再次敲了敲门,全铜,而且还挺厚实的,想要踹开估计得费点功夫。

    于是张坤立刻掏出钥匙,打开拴在钥匙上的铁丝,然后用起了他的开锁功夫。

    好久没用了,但好在手艺还没荒废。

    半分钟的功夫,门开了。

    张权在旁边看的稍稍一愣,这开锁的手艺不错啊,张医生还会这个?

    不过此刻明显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

    门开了,张权立刻领着张坤走了进去,里面是一个小小的客厅,然后客厅旁边有一个厨房和一个卧室。

    而一些隐约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

    张坤走到卧室门前,握着把手想要开门,却发现房门被反锁了,打不开。

    张坤看着木质的房门,抬起腿就是用力一踹。

    砰的一声,感觉整个房子都震了一震,然后门被狠狠的踹了开来。

    门后是一间不大的卧室,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书柜,然后一张椅子倒在地上,而倒在地上的椅子下面,一个人影被压着,从仅有的视觉可以看到,那人的腰和双手都被绳子绑着,死死的扣在椅子背和扶手上。

    这就是张博了吧。

    只见被绑着还被压着的张博,浑身不停的颤抖,用邵西的话说就是打摆子。

    张坤快步上前,先是用力把椅子扶起来,此时张坤才看到了张博的脸。

    只见张博脸色惨白,双目无神,完全没有任何聚焦点,甚至就连站在他旁边的张坤似乎都毫无所觉,嘴角还不停的流着口水。

    而张博嘴巴里还一直隐隐约约念叨着什么,张坤仔细听了一下,好像是几个数字,0611什么,后面听不清楚。

    不过很快张坤就来不及仔细听了,甚至脸色微变,他看到了绑着张博双手的椅子扶手。

    扶手是木质的,应该是实木,然后就是那两个木质的扶手上,已经有了大片大片的抓痕,有地方还带着血迹,很明显是张博用手指抓出来的。

    而且张博两手手指,好几个手指都指甲开裂,一些地方还在不停的流血。

    看着张坤就感觉手指发痒,甚至隐隐疼痛。

    而且张博现在还在不停的用手指扣着扶手,血不停的渗出。

    不能再让他这么下去了,否则手指搞不好要废。

    张坤双手放到张博颈部,找到颈动脉窦用力按了下去。

    大概半分钟后,张博浑身慢慢安静了下来,昏迷了过去。

    虽然按压颈动脉窦容易造成低血压,对身体不好,但起码比张博再这么继续自残下去要好。

    看到张博昏迷后,张坤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面色严肃的站了起来。

    毫无疑问,张博是吸/毒了,这就是很明显的毒瘾发作反应。

    可张博怎么就吸/毒了?为什么他会吸/毒?

    张权说他离开之前张博是没有吸/毒的,那就说是最近才吸的毒。可为什么会吸?

    张坤望向张权:“张叔,张博嘴里念的0611是什么?”

    张权望着张博,轻轻叹了口气然后低声道。

    “061151,我以前的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