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霉运阴阳眼 > vip卷 第1554章 录音笔
    “061151,我以前的警/号。”

    “明白了。”

    张坤点点头不再询问,看了看昏迷的张博,张坤突然道:“我离开一下,你先看着,我马上回来。”

    张权点点头,然后张坤出了房门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把外面的防盗门带上。

    张坤离开没有多久,七八分钟就听到了防盗门开锁的声音,然后张坤回到卧室。

    回来的张坤手上多了个袋子,放在书桌上打开,然后张坤把里面的东西一一拿了出来。

    碘酒、棉签、创可贴、镊子、医用手套还有双氧水。

    张坤看了一眼椅子上的张博,没有选择把他的绳子解开,这是考虑到醒来后的张博不确定毒瘾过去了没,以防他到时候再剧烈挣扎。

    张坤先是用双氧水洗去张博手上的血渍,双氧水冲在伤口上原本是会有一些刺痛感的,但这时候张博已经昏迷自然无所谓了。

    双氧水洗完后用棉签稍稍擦拭干净,然后检查创口处是否有异物残留,看到两根木刺,张坤用消毒后的镊子清理了出来,之后涂上碘酒消炎,最后包上创可贴。

    大概花了半个小时,张博十根手指才全部整理完。

    把用具收拾好放回袋里,这些可以留着给张博之后换药用。

    忙完了这些后,张坤看了看依旧处于低血压昏迷状态中的张博,张博醒来还不知道要多久,张坤一时也不知道该干什么。

    张坤起身四望了一眼,然后对着张权道:“我能稍微看看吗?也许有什么线索也不一定。”

    比如张博为什么吸/毒了。

    张权想了想然后点点头。

    于是张坤就在房间里转了起来,最先看的当然是这间卧室了。

    如果有什么线索或者资料的话,在卧室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整个卧室其实空间不大,家具也很少,一张床一张桌子还有一个书柜,再就是一张椅子,张博坐着。

    张坤先是翻了翻张博的床,把枕头还有垫被下面,角落之类的都稍稍看了看,没有找到什么异常的地方,于是张坤就去看了张博的书桌。

    书桌不大,上面也没啥东西,就是几本书、水杯、烟灰缸,还有一个排插,手机充电器之类的小东西。

    张坤随手翻了翻书,没什么发现。

    然后张坤打开书桌的两个抽屉。

    一个抽屉里放着满满一盒的空烟盒,也不知道是张博抽了多久的。

    然后当张坤打开另一个抽屉的时候,张坤突然双眼一凝。张坤找出刚才买的医用手套拿出来一双带上,然后轻轻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二指宽的小密封袋,密封袋里有着一点点白色粉末。

    “应该是毒/品。”张权沉声说道。

    张坤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没有见过真正的毒/品,但旁边不就是有一个专门抓毒的吗,张权见的就多了,打眼的可能性不大。

    十有八九就是毒/品了。

    不过看到这些东西,张坤反倒心里稍稍一送。

    书桌抽屉里就有毒/品,但是张博却硬是把自己捆绑在椅子上,很明显,他不是因为没有毒/品才把自己绑在椅子上,而是他在主动的抗拒着再次吸/毒。

    这对张坤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发现。

    张权很快也想明白了这一点,脸上沉重的神色稍稍放下来了一点。

    “他应该是在某种不知情或者不可抗拒的情况下吸的毒,不是自己主观意向。”张权说道。

    张坤点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

    张坤小心的把那包东西放到桌上,然后又看起了抽屉里其他东西。

    U盘、打火机、没开封的烟、褪黑素……。

    很快张坤又找到一个东西,录音笔。

    张坤拿起看了一会,想了想打开了录音笔的开关,,然后找了一下播放按钮,按了下去。

    很快录音笔开始播放一段音频。

    先是一阵脚步声,似乎在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有回音,像是走廊,脚步声不疾不徐,之后就是几声敲门声。

    “请进。”

    推门声。

    “刘局长。”一个很年轻的声音响起。

    “张博,有事吗。”另一个中年男声响起。

    “刘局长,冒昧打扰,有点事我想向您请教一下。”

    “嗯,你说。”

    “刘局长,我想问问这次招考,我笔试分数最高,体侧第一名,政审也没问题,但为什么我的面试是倒数第一,我想请问,是我哪些方面做的不好,给了大家不好的印象,给了我一个倒数第一。”

    音频里沉默了十几秒,然后刘局长才再次开口。

    “张博,有些事你我心知肚明,何必要说出来?你为什么会面试倒数第一,你自己心里没数?”

    “当初高考的时候,大家就劝过你,要你不要考警察学校,不要考警察学校,你偏不听,还自己偷偷摸摸去交了高考志愿。”

    “好,你读了也就算了,但是你想当警察,我再跟你说一遍,不~可~能,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一天,你就别想进公安这个大门。”

    “我说了,你想报效祖国、服务人民,可以,去考检察院嘛,检察官也是为人民服务,也可以维护正义,你要愿意,我甚至可以犯点错,帮你去推荐一下。但是,公安,绝对不行。”

    “为什么,就因为我爸生前几句话?我爸就算还活着,他都没权利安排我的未来,更何况我爸已经死了……。”

    张博话还没说完,便听猛的一个拍桌子的声音,然后是刘局长怒声。

    “张博,你现在已经24了,是成年人了,你该懂点事了。”

    “你爸就你一个儿子,你是张家的独苗,你要是出点什么意外,张家就断根了,你让你妈到时候怎么办?”

    “91年4月,张子顺所长抓捕吸/毒人员,被连捅十七刀,还没到医院就牺牲了。03年11月,张权抓捕贩毒团伙,发生激烈枪战,身中三枪当场牺牲。你是打算步他们的后尘吗。”

    “我就是要步他们的后尘,怎么了。061151是我的,我不可能让它躺在展览室里封尘。而且我不仅要自己带上061151,我还要把它传给我儿子,传给我孙子。”

    “要是出点什么意外,你还有没有儿子都是个问题,还孙子。”

    “张博,你们张家,对公安做的贡献,对国家做的贡献,对人民做的贡献已经够了。我今天把话撂这,就算全国的警察都死完了,这个警察也轮不到你来当。”

    “只要我还在局长这个位子上坐一天,你就别想进公安的大门。”

    “刘局长,我也把话放这,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公安局是党、是国家、是人民的公安局,不是你的一言堂,你也做不到一手遮天。”

    “林仓考不上我就去外市考,南云考不上我就去外省考,我就不信,所有人都跟你一样无法无天。”

    “要是公安系统的天真就这么黑,我就捅破他,我捅到首都去,捅到中央去。”

    随着张博义愤填膺的怒吼,刘局长反倒是声音冷静了下来,淡淡道。

    “随便,反正我就那句话,只要我还在这个位子一天,你就别想进公安的大门。”

    之后就是“碰”的一声,大门狠狠关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