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叶凡唐若雪医婿 > 第两千四百零二章 宋红颜来了
    唐元霸有老婆有儿子,但没有女儿。

    所以他很早的时候认了一个干女儿,名字叫唐贝贝。

    这个干女儿不仅长得漂亮,还是艺术学校的学生,多才多艺。

    有唐元霸干女儿的名头,不管在外还是在内,都没有人敢打她主意。

    就是唐元霸和唐昊天等死忠死了,也没有人敢欺负她。

    毕竟唐门乱归乱,群龙无首归群龙无首,但百年的规矩摆在那里。

    只是别人不敢,春风得意的唐彪敢。

    唐彪是带着人再度逼问唐元霸妻子密匙时,看到从艺术学校跑回来奔丧的唐贝贝。

    当时唐彪就口干舌燥走不动路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昔日的黄毛丫头,长大后会如此的水灵灵。

    不仅脸娇嫩的可以捏出水来,那秋水一样的眼睛更是勾人。

    一个手下看出唐元霸的意图,劝告他不要打唐贝贝主意,怎么说也是自家人。

    但唐彪顾不了那么多了。

    唐贝贝迟早要嫁人,给谁上不是上?

    再说,唐元霸都已经死了,他老婆妻子正需要自己来庇护。

    用唐贝贝把双方关系建立起来最适合不过。

    毕竟,别人知道唐贝贝是他女人,也就不敢欺负孤儿寡母了。

    于是唐彪就拉着唐贝贝要去车里好好深入交流。

    唐元霸妻子知道唐彪性格,就给了唐彪一巴掌,把唐贝贝拉回来。

    唐彪大怒,踹了唐元霸妻子一脚,还喊着唐贝贝知道密匙,要带回去好好审问。

    看到唐彪铁了心要胡作非为,唐元霸妻子马上打电话给其余子侄。

    她想要众人帮忙把唐贝贝讨回来。

    唐门三支子侄闻言大怒,唐元霸尸骨未寒,唐彪连孤儿寡母都欺负了。

    加上这些日子被唐彪肆意打压,所以一个个义愤填膺向这里赶赴。

    于是近百辆车子开了过来,在门口把唐彪一伙人堵住。

    如不是唐彪及时拿出令牌威慑,估计他当场会被人活活打死。

    饶是如此,也有近千名唐氏子侄赶赴过来。

    一个个自带武器要跟唐彪算一算这些日子的账。

    唐彪见状也慌了,叫来一百多人对峙。

    同时,他劫持着唐贝贝作为自己的筹码

    “杀了他!杀了他!”

    在叶凡和宋红颜带人逼近的时候,元霸花园已经人潮如涌。

    近千名唐门子侄握着武器包围着唐彪他们。

    一个个喊着要砍死唐彪。

    而唐彪旗下的一百人也摆出对战态势,只是他们握刀的手不受控制抖动。

    他们这几天跟着唐彪确实过了肆无忌惮的生活。

    心术不正一夜崛起的他们难免暴发户心态。

    而唐门三支子侄的沉默让他们更加嚣张,所以这段时间得罪了不少人做了不少坏事。

    只是他们自认为有唐彪撑着没事。

    但没想到,众怒难犯。

    面对越来越多的三支子侄,他们终于生出了恐惧。

    他们担心自己被乱刀砍死。

    唐彪也是这样认为,所以早早向宋红颜求救。

    待知道宋红颜会带人过来时,唐彪又变得意气风发。

    他站在车头上吼叫一声:“宋总就要带人过来了,你们再不散去就是造反了!”

    “谁来都没用!”

    一名唐门子侄厉声喝道:“你公报私仇,滥杀无辜,还欺负孤儿寡母,必须死!”

    其余子侄也都是充满愤怒:“没错,你是三支的败类,是唐门的耻辱。”

    一个个对唐彪怒骂不已。

    同时他们心里有一股三支没落的悲凉。

    如不是唐昊天和唐三泉等十几人一夜横死,给唐彪十个胆子也不敢这样嚣张。

    “欺负你大爷!”

    唐彪喷着热气吼出一声:“我这是为宋总办事!”

    听到为宋红颜办事,全场众人更是一片愤怒:

    “你别拿宋红颜来压我们,她算什么东西?”

    “她能拿到三支令牌,不过是唐叔一时鬼迷心窍。”

    “先不说她还没有改姓,就是纵容你干出的这些事,我们也绝不会臣服她。”

    “没错!”

    “这些日子她让你这条走狗咬死多少兄弟?”

    “前后几十人被你唐彪捅死,什么造反什么不敬,全是你唐彪找的借口。”

    “你一直扛着唐门三支令牌铲除异己。”

    “如此处事不公,宋红颜想坐三支主事人的位置,没门。”

    “没门!没门!”

    近千唐门子弟喊叫起来:“没门!”

    “一群废物!”

    唐彪狂笑一声:“现在三支是宋总和我独尊,轮不到你们叽叽歪歪。”

    “唐元霸死了,唐昊天和唐三泉他们也都死了,三支外堂精英全都折了。”

    “你们这些废物想要叫板我和宋总,那就一个个洗干净脖子等死吧。”

    他并不把这些子侄放在眼里,也不在乎把他们全部得罪。

    反正他是替宋红颜做事。

    实在众怒难犯,大不了撂挑子走人,让宋红颜去面对三支怒火。

    他做不了三支代言人,也能在陈园园那里得到大用。

    唐彪这些日子的胡作非为,除了自己私心之外,还有就是陈园园唆使他重创三支。

    他左右都有退路。

    因此肆无忌惮。

    “唐彪,别给我废话!”

    “马上放了唐贝贝,主动站出来接受惩罚。”

    一个国字脸子侄吼叫一声:“不然我们待会冲上去大开杀戒,你可就不要怪我们不留你性命。”

    近千人齐齐挥刀,杀气腾腾。

    感受到这些子侄的杀意,唐彪脸色微微一变。

    但他看到远处一列车队,整个人又变得嚣张跋扈起来:

    “杀你大爷!”

    “你们这些逆贼竟然敢无视三支令牌,敢聚众蔑视宋总,实在是无法无天了。”

    “待会宋总来了,把你们脑袋一个个砍下来,你们就知道错了。”

    “不过你们放心,你们妻女,我会好好照顾。”

    唐彪笑得很放肆很猥琐。

    谁都知道他潜在的邪恶意思,显然要禽兽不如对他们妻女下手。

    尽管这可能只是他的威胁,但想到他连唐贝贝都要施暴,众人脸色就非常难看。

    杀意前所未有的浓重。

    “宋红颜来了!”

    就当国字脸子侄要一声令下冲杀时,一名唐门子弟忽然喊出一句。

    这简单五个字立刻让众人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