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 第383章 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
    池小叶犹豫了,坐几年牢,只有法官能判,还没有开庭,她怎么知道。

    不过,据律师的说法,至少十年,或许更多。

    随着受害举报的女孩越来越多,指证莫渊的同时,也都在指证着尹千帆,她是明知故犯,重上加重,哪怕是轻判,哪怕是交齐了赔款,十年的牢狱之灾也跑不了。

    想必,这些谢玲也知道,她骗她,只怕弄巧成拙。

    谢玲又问:“你能保证一定会减刑吗?”

    “能减几年?能不能减十年?”

    “……”

    看到她无法应答,谢玲哭着哭着又笑了起来,疯疯癫癫的,抱着果果,站在那宽度只能容纳一只脚的水泥围墙上,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阿姨,您……先下来,好吗?”

    时间不早不晚,但天色忽然阴暗下来,头顶厚厚的云层,压盖得不透日光。

    风越来越大,楼下的树枝疯狂地摇曳,楼顶的人,站都站不稳当。

    “你们都不愿意帮我,都不愿意帮千帆,老天啊,你怎么这么不公平,能不能对我女儿好一点?!”

    谢玲仰着天,大风吹得她头发乱飘,身体摇摇欲坠。

    “千帆,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是妈妈对不起你,是……啊……”

    果然,她一脚踩空,身体无法抑制地往后仰去。

    还连带着果果。

    “啊……”谢玲和果果同时尖叫起来。

    说时迟,那时快,时刻准备着的池小叶一个箭步冲上前,奔着抓住儿子脚的这个信念,一下扑了出去。

    谢玲踩空下坠,下意识地放开了果果,双手呈挥动的姿态,本能地想要呼救。

    万幸,池小叶在那一刹那稳稳地抓住了果果的脚,底下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气。

    然,她身体的平衡已经到了临界线。

    “妈妈……”果果倒挂着,不可避免地亲眼看到了谢玲血溅气垫的画面。

    底下的救生气垫还没有充足够的气,气垫的正面是米白色的,谢玲背部着地,当场就口吐鲜血,特别明显。

    池小叶抓着果果的脚踝,久久不起来,不是她不想起,而是,她的双脚已经离地,几乎全靠膝盖和小腿扒拉着围栏的内侧墙面,她扑出去太多,身体的平衡已经到了临界点,她起不来。

    “果果,啊,别动果果……”只要果果稍微动了一下,她就感觉到整个人都被往前带着。

    楼下的人大喊道:“嫂子坚持住,救生气垫还没充够气。”

    “果果……别怕……我们一定能坚持住的,”池小叶能感觉到自己的双腿正在发抖,“爸爸……爸爸一定会来救……”

    又来了一阵狂风,果果幼小的身体被风吹得不停晃动,池小叶只觉得下半身虚浮,像是断了根似的,哪哪都使不上力。

    “啊……”身体一下失去了平衡,无法控制地往下坠。

    那一刻,她脑海中无比的清晰,但是,身体根本反应不过来。

    就在这时,双腿突然被抱住了,赵周韩有如神助般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抓紧果果。”

    池小叶接收到信号,牢牢地抓住儿子的脚踝。

    无法形容这两秒钟的感受,清晰的,空白的,绝望的,也是永生难忘的。

    狂风不停地作妖,密布的阴云突然被吹开了一个洞,一束光从云洞间照射下来,正好照着赵家周围。

    赵周韩将池小叶拖了回来,池小叶回头看到他,金光加身,闪耀无比。

    终于安全了,底下的人全都拍手叫好。

    池小叶瘫坐在地,两条腿大幅度地颤抖着,腰腹部的肌肉这才开始有了扯痛的感觉。

    赵周韩抱着惊魂未定的果果,抚一抚他的后背,安慰道:“小子,怕不怕?”

    “不怕!”

    “真是勇敢的好孩子。”

    “我和妈妈都相信,爸爸一定会来救我们。”

    赵周韩内心一酸,看着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小叶,他亲了一下儿子,惭愧地说道:“是妈妈救了你。”

    他慢慢蹲下来,放开果果,果果一下扑进了妈妈的怀里,学着刚才爸爸的样子,一下一下抚着妈妈的后背,“妈妈不怕,不怕了。”

    孩子还太小,不知道后怕,但她知道,脸色煞白,满头冷汗,一开口,声音都是发抖的。

    “没事吧果果?”

    果果摇摇头,看着妈妈这个样子,他也有点想哭了,“我没事的呀,我怎么都不会有事的,就是姨奶掉下去了,妈妈,姨奶掉下去了,她会死吗?”

    池小叶皱着眉头,会不会死,真不好说。

    她撑起身子,双手扒着围栏,探出头往下看了一眼,楼底下,谢玲落在救生气垫上,虽然出了血,但人还在动,旁边有医生围着她,正仔细地检查着她身上各处。

    然后,担架送了过来。

    祸害遗千年,没那么容易死。

    随后,医生给母子俩检查了伤处,果果脖子上有划伤,幸好伤口不深,而池小叶,腰背部肌肉拉伤,膝盖撞伤,幸好都是一些小伤。

    接下来的事情都由赵周韩处理了,等一切处理完,警察取证完离开,天已经黑了。

    房间里,池小叶正给果果讲小故事,故事没讲完,果果就已经睡着了。

    她俯过身去,轻轻亲吻了他一下,希望这件事别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什么阴影,也希望他这一辈子都平安顺遂。

    这时,赵周韩开门进来,“睡着了?”

    “嗯。”

    他特意放轻放缓了脚步,慢慢地走进来,缓缓地坐到了床沿上。

    “奶奶手术怎么样了?”池小叶迫不及待地问道,本来想第一时间去医院的,但婆婆来电说,奶奶盆骨骨折,已经进了手术室,手术时间不短,做完手术直接进重症监护室,而重症监护室里家属是不能随意进入的,他们过去也没有用。

    但是,老太太手术,手术室外面也不能没人。

    “还在手术,我过一会儿就去医院。”

    “你现在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也不至于那么着急,奶奶的手术问题不大,她平时身子健朗,这次肯定能扛过去。管家安排了人在楼下轮流值夜,你们安心睡觉。”

    池小叶点点头,想起他那么及时地出现,又心生好奇,“你不是跟路哥哥查案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

    就算陈锋通知得及时,他人在外面,也不可能在几分钟之内赶回来,比警车和救护车还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