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人道大圣 > 第七十章 宣战
    灵溪境这个层次,每晋升一层境,体内便会多一个小周天循环体系。

    陆叶如今灵溪三层境,开二十七窍,九窍一循环,体内便有三个小周天循环体系,灵力在其中流淌如溪,潺潺不止。

    让陆叶感到惊奇的是,他在成就了灵溪三层境之后,分明感觉到这三个灵力循环体系有些共鸣的感觉,这在他成就一二层境的时候可没出现过。

    这种共鸣让他体内灵力流淌的速度变得更快了一些。

    如今他也算将自杨管事那得到的金蝉逍遥诀修行至圆满状态,如果将体内打开的二十七窍按照一定顺序勾连起来,所形成的图案就像是一只伏在地上的蟾蜍。

    金蝉逍遥诀的名字,大概就是因此而来。

    每一次灵力的循环流淌,都好似这只蟾蜍的呼吸吐纳,三个灵力循环体系看似独立,可实际上又能互相影响……

    按道理来说,修为增加了一层境,陆叶的实力也会提升三成多,但他感觉自己的实力增加了不止三成,约莫有一半的样子,他心生明悟,这是一整套功法修行至圆满带来的助益。

    当时对战章五如果有眼下的修为,陆叶必定不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说不定能无伤将之拿下。

    论攻击力,他有锋锐灵纹,在灵溪两层境时,连章五这样的四层境都挡不住。

    论防御力,他有御守灵纹,这一道灵纹章五破不开。

    攻击,防御都超过自身当下的境界,他所欠缺的,无非就是与人斗战的经验和技巧,但经验这种东西,非得靠亲身实战才能慢慢积攒。

    至于技巧……这一路行来,他每日都花费最少两个时辰在练刀上,时间尚短,如今他不敢说自己有多么高超的刀术,可最起码握刀比最初沉稳了,出刀也更快捷。

    好歹他也算杀过几个人,慢慢熟悉了手中长刀斩破敌人的护体灵力,砍中敌人肉身的感觉,将这种感觉牢记在心中,形成一种本能,自然能演化出高超的技艺。

    修行已经没办法继续了,他手中灵丹只剩下寥寥几粒,而且没有合用的功法。

    一身伤势已经痊愈,陆叶思索片刻,站起身来。

    片刻后,他集结依依和大虎,走出藏身数日的甬道。

    根据依依反馈过来的信息,这几日玄门与九星宗已经在裂天峡内打的不可开交,不时便有小规模的战斗爆发,双方互有损伤。

    陆叶心中默默给玄门点了个赞。

    这正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也是他能躲这么久的原因。

    他之前就觉得玄门和九星宗不可能平和共处,九星宗那边一旦有什么大动作,玄门势必会有应对,如今来看,他还是低估了阵营对立带来的宗门间的血海深仇。

    整件事的起因是陆叶杀了以九星宗少主为首的四个弟子,继而引发了九星宗大规模搜索陆叶行踪,可在他这个正主默默养伤期间,此事已经演变成两大宗门灵溪境修士间的混战了。

    他原本还打算搅搅浑水,可现在看来,根本不用这么麻烦。

    局势对他有利,但陆叶想这么一走了之也是不现实的,他不知道这两家宗门在裂天峡内投入了多少人手,他如今陷入其中,想要从中脱身就必须借力,借玄门的力。

    心中有了打算,让依依在前方开道,查探情况,他与大虎则在距离依依三十丈的位置处悄悄潜行。

    一条十丈宽的峡道中,七位修士乱战不休,一方三人,一方四人,看那局势,赫然是人数较少的一方占据了优势,主要是那三人平均修为更高一些,三人中一个灵溪四层,两个三层。

    反观那四人的一方,两个灵溪三层,两个两层,其中一个灵溪三层境手臂上还鲜血淋淋,赫然已经被打伤了。

    低级修士间的争斗,基本以贴身搏杀为主,很少有催动术法之威的,因为修为不高,术法威力不大,而且催动术法需要时间,很容易被人干扰,就算施法成功了,准头也是个问题。

    这样的争斗方式下,哪一方修为高,武器强,自然就占据优势。

    那四人组中,为首的一个是一个魁梧壮汉,他手持一柄大刀挡在其他人前方,一边退一边高呼:“你们走!”

    颇有一些要留下断后的意思。

    另外三人目露悲戚神色,却是没有抛下他逃生,而是与那壮汉并肩作战,且斗且退。

    但这不过是饮鸩止渴,一旦那壮汉倒下,他们四个都要丧命于此。

    对面那四层境显然也知道这一点,所以就算有机会杀掉那壮汉,也没有动手,反而不断地在他身上砍下一道道伤口,让他看起来愈发凄凉。

    就在这四人身后不远处的一堆乱石中,陆叶与大虎隐藏着身形,透过石头的缝隙朝那边打量。

    他原本还有些头疼要怎么分辨玄门和九星宗的修士,毕竟不可能上去就问人家的身份。

    但见到这两方的争斗他便知道自己想多了,玄门与九星宗的修士很好分辨,因为这两方手背上泛着不同颜色的光芒。

    陆叶很是惊奇,不知为什么会这样。

    他之前与人争斗交手时,战场印记可没什么动静。

    他却不知,这全是王殃的杰作,玄门与九星宗在这块地盘上争斗了很多年,只不过因为玄门的灵溪境更多更强,所以一直占据优势,这就导致九星宗的灵溪境在这块区域上很低调,以前玄门的人想猎杀对手是很难的。

    这一次九星宗少主被杀,宗内灵溪境几乎倾巢而出,对玄门来说是个机会。

    大肆猎杀九星宗弟子的机会。

    所以王殃才不会去管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他只看到了重创九星宗的良机,为此,不惜花费一些代价,借自家驻地的天机柱宣战了九星宗。

    这样的宣战,九星宗是有权利拒绝的,可是这次他们要追捕杀死少主的凶人,哪能拒绝的了?

    董叔夜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同是心中将王殃祖宗十八代亲切地问候了一遍。

    如此宣战期间,双方的修士一旦交手,手背上便会泛起不同颜色的光芒,立场鲜明。

    要知道两边都是有很多散修的,这些散修的面孔对两个宗门的很多修士而言都极为陌生。有战场印记在,就可以避免误伤,也能很快确定哪个是敌人,哪个是可以信任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