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 【494】武道馆(五)
    椎名伊织从舞台上下来,一路拐进后台,第一眼就看到了系统面板上弹出来的信息提示。

    “呼——”

    一时间,不由长长松了一口气。

    好歹算是赌对了!

    他的眼神里带着几分庆幸之色。

    在演唱会开幕之前,因为选歌的问题,椎名伊织自己也纠结了许久。

    因为,即便有上一次对千穗的试探,他也无法确定完成任务的方式。

    毕竟‘请承载我的梦想’这种愿望名实在是太过宽泛。

    理论上来讲,只要是能够顺着千穗的意愿去做的事情,实际上都能算是在‘承载’她的愿望。

    思来想去,椎名伊织还是选择了最为让他念头通达的一种。

    没什么别的原因,就是让长泽那女人结结实实的挨一嘴巴。

    “呜啊!!!”

    才刚往后台走了没几步,就见一道黑影嗖的一下蹿过来。

    还不等椎名伊织有所反应,脖子就被牢牢的抱住,千穗小姐整个人都撞到了他怀里,发出很大的一声响。

    后台许许多多的艺人都朝他们的方向望过来。

    千穗却像是完全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都不肯松开。

    “断了断了断了...我的脖子~”

    渣男先生装出一副窒息似的模样,吓得千穗小姐又有些惊惶失措,结果一抬起头,才让伊织看见她那又哭又笑、感动得鼻涕都开始冒泡的小花脸。

    看得伊织好险没乐出来。

    “不至于吧?”

    “我唱得有那么好听吗?”

    椎名伊织故意搞怪,手里则抽出纸巾帮着擦去千穗脸上的泪痕,动作很柔和。

    千穗则似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又点头又摇头,也不知道想说什么。

    只是嘴里一个劲儿‘咿锅哩’的喊个不停。

    激动得有些难以克制。

    好像刚才在舞台上演出的人是她一样。

    伊织则一边与她熟络的调笑着,一边准备到化妆间去卸个妆。

    演出时的妆容都是他在上台前,就让幸在车上帮忙画好的,为了灯光反射的效果好一点,他此时脸上的妆容厚得一搓能凑下一片粉来。

    千穗的兴奋劲则还没有过去,一直拽着他的手。

    伊织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开心。

    后台周围人等来来往往,关心其他人演出的并不是多数,甚至有不少人在这一场演出结束之后,还要赶着去下一场的访谈会等节目。

    此时演出场地后台的位置甚至已经比开始前要空了不少。

    为了防止在离开的路上被狗仔拦住,椎名伊织也正打算从偏门出去。

    结果,还不等他与千穗出门,就听背后传来熟悉而冷淡的声音: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拿出一手完成度如此之高的曲子。”

    “真不愧是受到大小姐全力支持的椎名先生呢?”

    那女声明显阴阳怪气的。

    听到那女人的声音,原本后台里来回走动的不少人都跟着停下了脚步。

    许多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对面的那女人。

    椎名伊织走到半截回过头,见到是仍保持着那副浓妆艳抹模样的长泽尤加利,不由有些无奈的笑出了声:

    “长泽小姐居然还有时间管我的事吗?”

    长泽尤加利踩着高跟鞋,身旁依旧跟着生天目和田村两人,至于之前那浩浩荡荡的各种助理则是都在收拾东西。

    她们搬来的东西不少,现在搬走的时候,动静简直像搬家一样。

    听伊织这么说,长泽先是一怔,而后像是明白过来什么,神色颇为有些不屑的勾起嘴角。

    但是又因为身处大庭广众之下,有些话总是不好明说,于是便上前两步,压低声音道:

    “我应该说过了吧?”

    “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有后台。”

    “也许在东京,一乘寺家确实很有实力。”

    “但是在关西呢?”

    “在那里,是在原家说了算。”

    闻言,椎名伊织的表情像是忽的有些发怔,在这个急转弯里差点没反应过来。

    “在原家?”

    “没错。”

    长泽尤加利说完,那被浓妆覆盖的脸上,露出一抹精致的笑容。

    似是在嘲讽他的无知与自大。

    椎名伊织看向长泽小姐的表情忽然有些古怪。

    哪个在原家?

    是那个来东京求着给寺岛大小姐当狗,结果还被人家一脸嫌弃的拒绝了那个吗?

    人家最后甚至还求到他这个吃软饭的身上来了。

    “......”

    一时间,椎名伊织还真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有点想笑,

    但是又觉得好像不太合适。

    似乎是注意到了伊织有些僵硬的神色,身旁紧拽着他衣袖的千穗小姐脸上兴奋情绪尽数褪去,皱着眉头朝长泽露出一个奶凶奶凶的表情。

    长泽尤加利则似乎只是为了在伊织的那首歌之后,用这点不入流的手段为自己扳回一局。

    等到低声将这些话撂下,表明自己还没有输,长泽便自顾自的扭头往外走。

    “在那之前......”

    还不等她走远,就听椎名伊织笑着道:“还请长泽小姐保重身体哦。”

    “嗤。”

    不屑的瞥了对方一眼,正打算说些什么,却见前面的人群忽然被分开,隐约传来有些嘈杂的声音。

    “nta办案!让一下。”

    “nta!闲人避让!”

    话音方落下没多久,前方便露出一队标准制服的干练男女,快速将长泽一行人包围,随手出示了一下证件:

    “长泽尤加利小姐,没错吧?”

    “我们是nta(国税局)的调查行动小组。”

    “现在有一起公诉案件需要您配合一下。”

    长泽尤加利先是一怔,而后立刻像是想起什么,目光惊疑不定的看向身后的椎名伊织。

    再一转头,就见不远处的一乘寺爱子也正朝她笑吟吟的招招手,仿佛熟络的老友般,完全没有正在陷她于死地的觉悟。

    “怎、怎么会...?”

    她忽的开始奋力的扭头,试图在周围嘈杂的人群中寻找到之前曾经与她见过一面的那个光头男人。

    但是,无论怎么放眼望去,都只能看见被这一情势惊变所扰动的人群,许许多多后台的工作人员都在偷偷往这边拍照,闪光灯偶尔亮起。

    “长泽小姐?”

    “等一等!麻烦你们等一等!”长泽尤加利却像是不愿认命般,声音忽的变得尖锐了起来,“我、我会有律师的!他们会帮我!麻烦你们......”

    然而,当她这么说的时候,却忽的见到连刚刚跟在她身边的生天目和田村两人,都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甚至一脸愕然的看着她。

    长泽尤加利忽然觉得,现实情况实在有点荒唐。

    “长泽小姐!”

    “若您进行反抗,我们将有权对您进行强制逮捕!”

    “不、不应该的......”

    直到双手被冰冷的小手镯栓住,那低温的金属触感似乎才让她恢复了几分冷静,但眼中却仍满是不可置信:“他们收了我的钱的!他们说过...”

    nta的调查人员动作很快,在拷上小手镯,用衣服盖住手腕之后,他们并不打算顾忌对方那有些不对劲的精神状态,十分强硬的将长泽整个人拖了出去。

    在这一点上,日本国税局可谓是继承了另外一个时空某丑国税务局的三分风范,对各类偷税漏税状况可谓是严查不怠。

    甚至连这些调查人员也都是配枪。

    “动作还挺快。”

    看到这一幕,椎名伊织下意识嘀咕一句。

    旁边的相叶千穗却还是一副有点懵的模样。

    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等过了一会儿,才想起在演唱会开始之前,椎名伊织和一乘寺爱子那简短的对话。

    下一刻,无口少女顿时一脸惊愕的扭头看向伊织。

    “啊?”

    “应该是一乘寺小姐干的。”

    因为长时间的相处,椎名伊织感觉自己已经大致能听懂千穗的意思了。

    不过,还是手机文字来的比较精准。

    “?!”

    得到了伊织的承认,相叶千穗不由有些讶然。

    在她看来,每年通过演唱会大笔进账、出行时周围浩浩荡荡的长泽尤加利,已经算得上是一位很了不起的大人物了。

    但是,就是这样大人物,却在伊织和那位一乘寺小姐说话间就没了踪影。

    小脑袋里仍有些反应不过来。

    只有种‘好像很厉害’的感觉。

    实际上,不止是千穗一个人没有反应过来。

    后台许许多多的艺人看着这一幕时,都是一脸迷惑的表情。

    对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来说,长泽尤加利同样是‘大人物’,否则之前在演唱会开场之前,也不会有那么多人到她面前点头哈腰了。

    对艺人而言,他们能正面接触到的天花板上限也就这么高。

    但是,现在这天花板却忽然被人戳漏了。

    人群中,只有身材娇小的园田雅美像是忽的联想到了什么。

    她攥着手机,两眼像是放光一样转向椎名伊织的方向。

    不会吧?

    很可惜,伊织并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等他转头往刚刚一乘寺爱子的方向看的时候,已经见不到人影了,大概是还有些别的事情要做。

    “好了,我们去外面和幸她们汇合吧。”

    “嗯!”

    正说着,远远就见安堂先生在朝他们两个招手:

    “椎名先生!椎名先生!”

    “差点错过了。”

    人群里,安堂先生小跑过来,额头上泛着汗。

    “什么事?安堂先生。”

    “刚才外面又来了一队记者。”安堂先生抹了把汗,脸上仍是伊织曾见过的那有些谄媚的笑容,“大小姐吩咐我带您从巷口那边的后门过去,省得又被那些记者堵住了。”

    “其他人会开车绕过去的,人少些也方便。”

    “是吗?”

    椎名伊织闻言一怔,也不疑有他,只觉得这些记者实在是有些烦心,便跟着安堂先生从后面的外门出去。

    这边的通道笔直接往日本武道馆西北侧的一处临街巷口。

    因为靠近居民区,巷道窄路也多一些,确实很利于跑路。

    等出了门,安堂先生给他们指了路:

    “从这边过去,左转就是了。”

    “大小姐说他们把车停在那边了。”

    “好。”

    椎名伊织领着千穗出了门。

    只是不知怎么,刚刚安堂先生的表情总让他稍微有些不安。

    “啊?”

    大概是注意到了伊织的表情,千穗有些疑惑的抬起头看他,另一只手则拽着他的衣袖。

    “......”

    “没事。”

    迟疑了下,椎名伊织还是无奈的摇摇头,感觉自己的神经实在是有些过于紧绷了。

    这里可是东京。

    虽然发生过多次大中小规模地铁毒气袭击、许多起(未破)连环杀人案、擦边风俗业与活力社团遍地、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能在都内公园搭帐篷搭到覆盖半数公园草坪。

    但是,也好歹是东京。

    总不能出什么事吧?

    这么想着,二人绕到安堂先生指点的路线走过去,刚好能越过九段下长长的铁路线,望见对岸那头公路上车水马龙的场景。

    相對而言,這邊的街道倒是冷清了许多。

    不过按照安堂先生的说法,想要把车从那条街上开过来,似乎需要更长的时间?

    【我们要在这等一会儿吗?】

    千穗举起手机问他。

    “是啊,这邊记者少。”椎名伊织笑了下,却还是把自己的口罩往上提了提。

    相叶千穗歪着头,仔细的盯着他的脸观察了几秒,又举着手机顶到他脸上。

    【伊织戴口罩也完全遮不住,还需要戴个墨镜。】

    【因为眼睛也很好看。】

    “是呢、是呢!”椎名先生颇为认同的点头,“但是那种打扮会很猥琐,像是跟踪狂,所以我拒绝!”

    “噫~”

    千穗小声的鄙夷了一下,脸上却还是带着笑。

    双手揉搓到热乎之后,又贴在膝盖上。

    十月份的日本已经有些冷了,但是因为女孩们都习惯的短裙打扮,所以腿很容易着凉。

    “喔!他们来了。”

    远远的,椎名伊织看到马路上过来一辆车。

    和他来的时候坐的那辆黑色厢型车是一个型号的,连车牌号都没错。

    他笑着,小小的朝那边招了招手。

    那辆车也随之缓缓的开始减速,渐渐在两人面前停下。

    椎名伊织还在想开车的是谁,但总归不会是结衣就对了,那丫头开车的时候向来有点疯。

    “哗啦——”

    车门拉开。

    “绕过来还真是花了不少时......”

    “咔哒。”

    就在伊织习惯性开口搭话的时候,冰凉的金属触感抵住了他的额头。

    椎名伊织和相叶千穗两人的表情同时僵住。

    用霰弹枪顶着人脑袋的疤脸光头悠悠开口,声音儒雅随和:

    “初次见面,椎名先生。”

    “我叫丸井秋。”

    “虽然确实有些冒昧了,但是......”

    “能请您帮我个忙吗?”

    ------题外话------

    破碗~!

    今天有点事,早上没搞完,继续摸鱼otiz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