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在东京,专业男友 > 【495】你的名字
    人在第一次被枪口顶住脑门的时候,脑袋里是一片空白的。

    震动、恐惧、惊惶。

    这些情绪都没有,而是一片单纯的空白。

    有一种‘我在做什么?他在做什么?’的奇异疑惑感。

    隐约间,仿佛连对方的声音都听不清了,有些无法理解。

    冷汗却按照本能顺着额头直冒,喉中止不住的吞咽口水,肢体也是僵硬的,不知道该做什么。

    直到,椎名伊织忽然注意到,衣角上牵引着的重量。

    斜过眼角,视野中,千穗还拽着他。

    眼眶红红的。

    “椎名先生?”

    对面那用枪顶着他的眯眯眼光头笑容满面,似乎早已见惯了这种被吓住之后,连动都不敢动的场面。

    手里毫不在意的用枪口在伊织额头上点了点,很没礼貌的样子。

    “时间可不多了哟。”

    深深吸了一口气,椎名伊织动作缓慢的举起双手,按照标准的外国军礼向前迈步。

    大脑飞快转动。

    金丝眼镜下的目光则是朝车内的方向扫去。

    八座车厢,里面挤着至少十条大汉,不过手里有长枪的似乎只有眼前这个眯眯眼光头。

    是否有手枪无法确定。

    “...是、是。”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这回不是装的。

    两辈子以来第一次让人拿枪指着,这种事情不是靠区区意志力就能解决的。

    他确实很怕。

    但是,千穗还在他身后。

    “那个,能请问一下,你们把我带走之后需要做什么吗?”

    他往车上走的动作很慢,语气也有些软弱,像极了在生死之间拿捏不定的那犹豫模样。

    “我...没什么钱的。”

    丸井秋依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声音却冷淡得很:

    “是因为在原家的事呢。”

    “椎名先生。”

    “另外,能麻烦你快一点吗?”

    “我们赶时间。”

    说话间,枪口顶在伊织额头上的力道愈发用力,像是小锤子在敲。

    一听到‘在原家’这个词,椎名伊织心中的那几分犹豫顿时被浇灭了。

    霎时间,心头忽的一片清明。

    与此同时,他也敏锐的注意到了一点。

    【危险感知】没有产生反应。

    他不敢在这杀我!

    想到这,椎名伊织忽的控制着耳朵动了动,眼镜腿顺着边角渐渐滑落,声音平静:

    “对了,丸井先生......”

    “上车!”

    多次的拖延已经让丸井秋注意到了他拖时间的念头,光头这次再也不耽搁,声音低沉的嘶吼。

    “...看我的眼睛。”

    椎名伊织的声音响起。

    丸井秋一愣,却下意识的照做了。

    旁边的千穗小姐也跟着有点懵。

    下一刻,就见到椎名伊织缓缓抬起头,与他对上那双如远山秋水般清澈的双眼。

    【特长:秋水】

    【在与人对视的时候,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魅力:23】

    在褪下眼镜的那一瞬,面前这个男人的眼睛便仿佛有了黑洞般的吸引力,任何人在与他的瞳孔对视上的刹那间,都会被他那无与伦比的惊艳所吸引。

    而这一特征更是在椎名伊织那高到远超正常人极限的魅力加成之下,无上限的得到提高。

    从以前开始就总是让他头痛不已的魅力值,终于在生与死的关键时刻,起到了一锤定音的效果。

    你以为老子的眼镜是为什么而戴的?

    那是为了遮蔽我这倾国倾城的滥强魅力!

    “咕咚。”

    那一瞬,丸井秋的那双眯眯眼中,蓦的透露出一种茫然的神光。

    大脑一片空白。

    “砰——”

    椎名伊织却不给他留下丝毫反应时间,闪过枪口的瞬间,一脚陡然如黑色刀锋般自下而上暴起直冲,如离弦之矢般猛地砸在对方胸口。

    丸井秋整个人瞬间被这巨大的力道踹得飞起来,径直往里塞了两三个身位,将他身后的两个大汉都砸得翻倒,车厢里一阵晃动。

    “铁咩!”

    “你他妈的——”

    “丸井先生!”

    这突兀的形势变幻让车里本以为肯定手到擒来的几个大汉都是一阵迷惑,紧跟着便是惊恐与暴怒,纷纷怒骂着想要往门口方向冲来。

    但这一刻,椎名伊织的大脑却无比清晰,高达23点的智力飞速运转。

    “哗啦——”

    不等那群昂藏大汉往车外冲出,椎名伊织飞起一脚之后,动作极迅速的扯住车门,砰的一声砸上,完全不管有人的手指还卡在中间。

    关上车门之后还不够,他又猛地两脚踹在车门锁扣上,将那处铁皮与锁扣结构都踹得凹陷进去,让那扇门硬生生卡死。

    而后全然不顾身后车内大汉们的怒骂与痛呼,转身扛起千穗就往回跑。

    后面都是巷道!

    整个过程,都只在飙发电举之间。

    “呜啊!”

    直到现在,相叶千穗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走在路上忽然被人用枪指着这种事情,对他们这些普通人而言,似乎大多是只会发生在电影中的事件。

    因此,在突然出现她面前时,反倒会给人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而椎名伊织则没有那么多时间继续解释,将千穗像扛米一样扔到肩上之后,脚下健步如飞。

    当24点的体力与23点的筋力发挥到极致之后,表现出的就是哪怕扛着一个女孩子,也远胜赛马的奔跑速度。

    在狂奔的同时,他还在飞速观察着周边的状况。

    “踏踏踏——”

    细密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远眺过去,就见好几条巷道中都钻出许多包围者。

    明显是埋伏已久。

    “给老子站住!”

    “停下!”

    “砍死你,臭小子!”

    “躲开躲开——”

    在这种时候,他们明显也顾不上藏身与隐蔽,撞开路上的行人,纷纷吼叫着朝椎名伊织的方向狂奔而来,一边喊一边挥舞着手里的武器,将道路上的几个零星行人吓得本能往路边靠。

    椎名伊织观察一圈转进飞快,肩上的千穗死死抱住他的身体,小脸却还是被颠得有些苍白。

    这也太快了。

    只不过,当他们转入最后一条巷口的时候,却又见分岔路里钻出几个汉子。

    距离太近了。

    看了眼身后空荡的巷道,再看看面前那挤成一团的活力粉丝,椎名伊织放下千穗,深吸一口气。

    “往后面跑!”

    “跑得远远的,然后给幸发消息。”

    被颠到差点吐出来的千穗刚踩在地上,闻言双脚差点一软,脸色苍白的看向伊织。

    此时能看到的,却只有他的背影。

    椎名伊织却没在回头了。

    他看着眼前蜂拥而来的人群,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愈冷静,愈清醒。

    扫了一眼面板上的条目,目光愈发锋锐。

    【剑道:30(职业)】

    【空手道:39(职业)】

    【自由搏击:35(职业)】

    【危险感知】

    再加上全数高出正常人范围一倍的身体属性与反应能力。

    其实...他还挺强的。

    如果不跟幸比的话。

    “铁咩——”

    见他站定在原地,一个本就追得已经气喘吁吁的老大叔终于提起最后一口气,举着手里的太刀高声喝骂着,表情狠厉的朝着伊织一刀砍落。

    但是,动作太慢了。

    两手前探,先行握住对方的手腕,而后掰住手指朝反方向一扭一拧,他手中的太刀便轻而易举的落到伊织手中。

    反手挥刀。

    “啊!”

    看上去都快五十岁的大叔凄厉喊叫着躺尸了。

    见到这一幕,椎名伊织掂量着手里太刀的分量,目光冷淡的扫过面前这群平均年龄不知道有没有超过四十五岁的老混混。

    日本活力社团老龄化问题,看来确实很严重。

    或者说,以在原家现在的情况,丸井秋也没钱找什么专业人员吧?

    “愣着干什么?上啊!”

    “他就一个人!”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带头先喊了一句。

    似乎是被这句话突然鼓动,又想起那笔足够自己打很长时间柏青哥的钱,老混混们纷纷怒喝着挥舞起手里的太刀或棒球棍,凭着一腔血气朝伊织的方向冲来。

    口中仍喝骂不休。

    不过,看着他们这副色厉内荏的模样,椎名伊织心下却愈发放松了几分。

    挥刀!挥刀!

    眼中他人的动作都仿佛被慢放了一般缓慢而滞涩,只不过因为人数优势,所以才偶尔能在他看不见的角落给他抽个冷子。

    但是,在【危险感知】的辅助下,椎名伊织总是能躲开刀锋,任由那些力道并不算很重的球棍砸在身体结实处,转而再一刀砍过去。

    单单看他那莽夫的架势,真好像在现实里开了无双一样。

    “嗤——”

    鲜血泼洒。

    在那头发花白的老头子惊骇目光中,椎名伊织缓缓将那柄刃口劈出四五道缺口劣质太刀拔出,甩掉血迹。

    “你、你不遵武德......”

    伊织扔掉手里刀,一脚把那老头踹倒,疼得他哀嚎不断,躺在地上就起不来了。

    “滚蛋。”

    “全都滚!”

    见到伊织又狠狠的一挥刀,似乎颇有些给他们挨个补刀的意思,这群叫得一个比一个惨的老混混们又立刻爬起来了。

    那叫一个健步如飞。

    转过身,又低头从地上取了把刃口还算完整的长刀,再转头看向身后稀稀拉拉铺了一条巷子的“哀嚎尸体”,心中深感耽误时间。

    他还急着跑路呢!

    再转头看向身后,见千穗正在往空着的那条路跑,他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无口少女才跑出去没有多远,她又忽的往回跑了。

    椎名伊织表情一变:“你回来干什么!?”

    “啊~!”

    千穗小姐却更是一脸惊恐的往后一指,就见那条巷口同样涌出一大片高龄混混,此时正持刀拿棍的怒喝着,一副声势十足的样子。

    见状,伊织差点一口浊气没喷出来。

    丸井秋那死光头到底雇了多少人?!

    “淦!”

    再也没时间犹豫,椎名伊织快步跑过去要扛千穗。

    不过这一次无口小姐却学明白了,先他一步蹦到了伊织背上,牢牢箍住他的脖子,纹丝合缝。

    “诶嘿。”

    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椎名伊织没时间多想,也任由她挂在自己背上,拎着刀继续往另一条巷口狂奔。

    只不过越跑,他却越是有种不妙的预感。

    周遭包围过来的老混混越来越多,几乎将周围所有雀馆、游戏厅里的柏青哥佬都召全了,四面八方都有他们的人。

    而自己则只能随波逐流般,被他们驱赶着跑向为数不多的一条生路。

    椎名伊织神经愈发紧绷。

    果不其然,还不等他越过最后一条巷口拐角。

    就听前面传来一声爆炸般的闷响。

    “砰——”

    柏油地面上碎石飞溅,细密的金属小珠将一大片地块掀飞,露出下面的零散痕迹,陷入一个个密集的小坑。

    椎名伊织站定。

    在那巷口的末端,是一辆熟悉的黑色厢车。

    那个始终眯着眼睛的疤脸光头正拎着那杆霰弹枪站在巷口,身后则是稀稀拉拉站在车前,持刀拿棒一群人。

    “呀啦呀啦——”

    “真不愧是那位寺岛大小姐看上的男人呢!”

    “椎名先生可是让我一通好找。”

    丸井秋站在原地,依旧如方才那般,将枪口对着他。

    只不过,这一次他却没再继续露出那标志性的笑容,嘴角还残留着血迹,神情阴冷。

    “......”

    椎名伊织一言不发,只是拎着那柄刀,沉默的在原地站定。

    见他没有与自己多言的意思,丸井秋也不再惺惺作态,只是平静的指挥道:

    “现在,扔掉那柄刀,跟我上车。”

    “在把我们家少主换回来之前,你不会死。”

    “但是如果椎名先生拒绝合作的话......”

    “打断四肢也还算活着,不是么?”

    椎名伊织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一直在试图与他对视,找机会发动【秋水】。

    但是尝试了许久之后,却又皱起眉,冷不丁道:

    “你能不能睁开眼再跟我说话?”

    “我他妈已经睁到最大了!”

    丸井秋额头青筋陡然暴凸。

    这混蛋怎么总是能踩在他敏感神经上?!

    只是,下一秒他又强行按压下性子,闷闷喝道:

    “上车!”

    见状,椎名伊织也只得无奈叹了口气,先把背后的千穗放下,而后再将手里那柄太刀扔到脚底下。

    只是,才刚迈步的时候,却又感觉衣角被拽住。

    转过头,就见千穗正表情僵硬的拽住他,可怜巴巴的仰起头。

    虽然我也挺怕的,

    但是...我们还是一起去吧?

    大概是这种意思。

    不过,椎名伊织却没有领会这种好意,有点艰难的笑着,轻轻揉了揉她的脑袋:

    “你在这待着。”

    “幸她们会把我救走的。”

    “没事。”

    “......”

    “给我快点!”

    丸井秋已经彻底撕破脸了,他现在脑子里想的全是闹出這麼大動静之后,该怎么逃到码头的事。

    椎名伊织脚步缓慢,在对方的催促下飞速观察着旁边几人的表情。

    正在这时,耳边却忽的捕捉到了一线细微的轰鸣声。

    丸井秋也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朝身后的大道上转过头。

    “轰——”

    几乎还来不及有所反应,耳边只听一声沉闷的发动机咆哮与轮胎摩擦声响起,一辆至少有二百迈的重型厢車擦着巷道的边缘轰然撞过。

    只眨眼间的功夫,丸井秋便觉身后像是刮起了一阵凄厉的风。

    原本还稀稀拉拉像凑数一样站在他身后的混混们连带着那辆黑车,都仿佛散碎的积木般,被真正的庞然大物砸得粉碎,如同摔在地上的豆腐一样洒了满地。

    地面上留下一道仿佛被烧焦过一般的焦黑刹车甩尾痕迹。

    声音刺耳。

    在同一个瞬间,椎名伊织也猛地睁大双眼。

    原本踩在脚下的太刀只一用力就‘咔吧’一声踩断了前面的刀刃,脚尖飞踹间便嗖的一声飞射出去,直奔丸井秋的脖子。

    然而,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丸井秋却像是猛地察觉到了风声,连头都没有回,以间不容发的姿态把脸一侧。

    “噗嗤!”

    刀刃顺着脸颊肉直贯而入。

    没刺中!?

    椎名伊织陡然瞪大了眼,而后像是最后想到了什么,没来得及逃,而是飞速转身。

    在同一秒,脸上鲜血喷溅,疤痕横斜,狰狞如恶鬼般的丸井秋,已然朝两人的方向回过头。

    那可怖的脸上露出挣扎的笑。

    一起死吧。

    在最后的黑暗之前,映入相叶千穗眼帘的最后一幕,是椎名伊织奋不顾身,朝她扑来的身影。

    就在枪火闪烁的那一刻,少女的脑海中似是有一根弦被崩断了。

    禁锢在喉中的枷锁坠落。

    呼气,震动。

    许久未曾发出的声音却如此流利。

    眼中、心中、脑海中,人生一切的空白里都被填补到只剩下一个名字。

    “伊织——!!”

    “砰!”

    ------题外话------

    晚了一个点。

    摆个破碗~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