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绯闻影后超能打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夏令营
    韩柳真有些挠了挠脸,他真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祸害人的话了!

    不过他能感觉到,自己当初说这句话时,想表达的意思绝对是只要他的球迷为他加油,他就会永远的保护他们,这句话绝对是被孙雨晴给曲解了,她以为韩柳真是在跟自己表白。

    这东西还真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当然,韩柳真也真的回忆不起来,当时他到底是以一个什么样的情绪说的这句话,甚至孙雨晴有没有添油加醋他都无从考证。

    再说了,当时大家都是刚上小学的小屁孩,懂得什么爱恨情仇啊!

    算了,管她误没误会下去呢,现在都这样了,还能咋滴。

    韩柳真心想,要不是孙雨晴提,他还真对这些事情没什么印象,说来也奇怪,他父亲虽然是孙家的司机,但韩柳真小时候对孙家二姐妹简直是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连孙雨晴曾经跟他一个班他都不知道,简直是荒唐。

    在他心中,就只有孙梓涛那个爱哭鬼,每天都被赵艳秋给牵着手,不给糖吃就耍小性子。

    等下,赵艳秋!

    韩柳真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优雅女人的模样来,他在孙梓涛的身边不止一次的看到过孙家的老板娘,所以对她也是印象颇深!

    可是在回忆的画面中,赵艳秋手中牵的那个孩子,却并不只有孙梓涛,似乎还有个女孩来着。

    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夜里,那个惊悚的一晚,那个让他终身难忘的一晚!

    难道那个女孩就是孙雨晴?亦或者是顾小妧?

    “我问你个问题啊!”韩柳真心中有了些猜测,小心翼翼的跟孙雨晴问道:“你小的时候,你妈有没有带你参加过什么夏令营啊!”

    “你为什么这么问?”孙雨晴怀疑的眯起了双眼,她刚刚都说了,小时候赵艳秋更加偏爱顾小妧,怎么可能会带她参加夏令营呢?

    她本来该直接回答没有的,但女人的直觉让她察觉到,韩柳真这次不仅仅只是问话这么简单,这其中必有什么别的深意。

    而且,说到夏令营,她回忆中倒是有这么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情。

    “因为我小时候有幸去过一次野外的夏令营!”韩柳真跟孙雨晴回忆。

    那是他八九岁的时候,他父亲刚刚入狱没两年,母亲也刚刚改嫁,准备带他离开这个城市。

    这时候,韩柳真还叫贾真,身上还背负着杀人犯儿子的骂名,所以母亲给他改名随继父姓,叫做韩柳真,是想让他慢慢遗忘过去。

    可是自己的父亲真的是杀人犯吗?韩柳真每每想起自己父亲慈祥的笑容,都觉得这件事情是那么的匪夷所思。

    可是当时他还小,就算是有所怀疑,但母亲都说了,大家也都承认了,自己不信也得信,只能将满心的疑惑跟冤屈给憋回了肚子里自己消化。

    但母亲也是看到了他的难受,所以那年暑假,就给他报了个野外夏令营,希望他能多交朋友,早日走出阴霾。

    可是走出阴霾真的这么容易吗?

    韩柳真半夜在帐篷里实在睡不着,然后就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他们所有人都驻扎在植物园的草坪上,后面就是树林和大山,虽然是野外,但也没有什么猛兽,所以大家都很放心。

    韩柳真碍手碍脚的遛过看门的带队老师,钻进了树林里。

    他记得白天在这里看见过一条小溪,他想去那边看看,一来散散心,二来是在这大热天里,冰凉的溪水也能降降温。

    “等等!”他才说道一半,孙雨晴就挥手打断了韩柳真的话:“你是不是要说,有个女生看到你出去,也悄悄的跟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韩柳真一脸惊喜,看来她的猜测没错,孙雨晴真的是当时的女孩。

    孙雨晴心中冷笑一声,果然是这件事情!

    她是韩柳真心中所想的那个女孩吗?当然不是,都说了赵艳秋讨厌她,没带过她去夏令营,孙雨晴又怎么会出现在夏令营当中呢!

    那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顾小妧。

    当时是大家都因为身份的原因欺负顾小妧,所以赵艳秋才会把她送到夏令营里去散散心的,只不过没想到后来出了大事,她跟一个男生差点就没命回来,给赵艳秋都给下个半死。

    看来当时那个男孩就是韩柳真了!孙雨晴之所以知道这件事情,是因为顾小妧回来之后心有余悸的跟自己完完整整讲述了一遍当时的经历。

    孙雨晴突然了然,从当时的情形结合现在来看,他跟顾小妧度过的那一晚上无疑是改变了韩柳真的一辈子,对韩柳真来说,那时的女孩简直就对他有再造之恩。

    如果他现在知道那女孩是顾小妧会怎么样?

    孙雨晴不敢想,也许韩柳真会摒弃前嫌,重新跟顾小妧在一起,也许他仍旧不能原谅顾小妧现在的背叛。

    只是这其中的概率,孙雨晴实在是叫不准。

    她心中暗暗作想,与其承认那个女孩是顾小妧,惹出这么多不确定因素的话,倒不如直接就说那个女孩是我算了,这样的话也让韩柳真对我更加感恩戴德,自己也就更能顺理成章的与他在一起了!

    至于顾小妧那边的真相?她可不认为韩柳真现在还会相信顾小妧的话,甚至会跟她提起这件事情。

    顾小妧,这你可不要怪我鸠占鹊巢,要怪就只能怪你不争气,自己上了贼船,辜负了柳真哥哥,与其让他伤心,还不如便宜了我,成全我们凑成一对,这也算是对你对孙家不忠的惩罚了吧!

    想到这里,孙雨晴微微一笑,跟韩柳真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我说吧,看看我们说的是不是一件事情!”

    韩柳真满口答应,从孙雨晴接下他的话时,他心中就十有八九的认定了孙雨晴就是当时的女孩了,她接不接着往下说,其实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不过,韩柳真还是听听从孙雨晴嘴里亲口说出来的事实,是什么感觉。

    孙雨晴说道:“我长话短说,你跑到了小溪边上,才发现有个女孩追上了你,你很好奇,但她说她也是心里有事睡不着,你们两个就一起在小溪边上散起了步来!”

    “但是好景不长,天上突然降下了大雨,你们急忙着想要赶回去,但乌云遮住了月光,林子里面一片漆黑,根本就找不到回去的路,你们很着急,在林子里面到处乱窜,结果却跑去了相反的方向。”

    两个孩子在慌张中没有回到营地,反而是跑去了山上,雨下的很急,造成了山体塌方,泥浆滚滚,卷杂这石头呼啸而下,男生头一次看到这个场景都吓傻了,整个人呆在了原地,还是女孩反应迅速,一把拉起男生,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往山下跑去。

    但是两个小孩子,发育还未完全,又怎么可能否跑得过呼啸的泥石流呢!还好天无绝人之路,两人在危急时刻发现了一座山洞,女孩赶紧来着男孩多了进去,看着汹涌的泥浆绕着洞口往山下冲去,并没有进入山洞之时,两人这才完全松了口气。

    但是,致命的问题马上就接踵而至了,因为大雨,两人浑身都已经湿透了,处于失温边缘,冻得全身哆嗦,手脚发麻,也顾不了男女有别,赶紧依偎到一起取暖。

    但是,情况也只是略微有了一丝好转而已。

    “我要不行了!”男孩冻得嘴唇发紫,颤抖着跟女孩说道:“都怪我,要出来散步,结果害了你!”

    “这不怪你!”女孩也是紧咬着嘴唇:“这怎么能怪你呢?明明是我好奇非要偷溜出来跟着你,你并没有任何错误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吗,眼看着男孩的眼皮逐渐耷拉下来,女孩顿时焦急的大喝:“别睡觉,你要坚持住,一定会有人来救你的,你想行你的家人,他们现在该多担心你啊!”

    “家人?”

    没想到听了这两个字,男孩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极为嘲讽的字眼似的,疲倦的嘴角顿时扬起一丝轻蔑的笑容。

    “我早就没家人了!”

    “怎么说?”女孩心中一惊,难道眼前这男孩也是跟自己是同样的命运吗?

    “反正也要死了,那你就当一回我的倾听者吧!”男孩苦涩的笑了笑,跟女孩说道:“我的亲生父亲,现在在监狱里,大家都说他是个杀人犯,就连我母亲对此也是深信不疑,前一阵子改嫁了我现在的继父,还给我也强行改了名字,所以我才说我没了家人啊!”

    “我明白你的意思,在你的眼里,你是觉得你母亲背叛了你父亲对不对,因为你根本就不相信你父亲是个杀人犯不是吗?”

    女孩十分聪颖,顿时就从男孩说话的字眼里抓到了重点,男孩之所以说他没有家人,就是因为他还相信他的父亲,而家人的行为,在他的眼中意味着背叛。

    男孩十分惊讶的看着女孩,他万万没想到,女孩竟然这么理解他的心思。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