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洪荒之开局劫了苏妲己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准提来借钱了
    就在天庭的修复工作如火如荼的展开的时候,须弥山面临着有史以来最大的变乱。

    两位教主重伤,全都需要修补金身,本体的伤好治,可是修补金身需要材料,说白了就是需要黄金。

    接引道人刚刚被元始天尊敲诈了一批金砂丹,正缺钱呢,而西方各国大量的佛寺被波旬强行改成了魔寺,这香火钱都落入了波旬的口袋。

    现在的接引道人和准提道人手头极为拮据,便向波旬借钱,而波旬趁机坐地起价,要跟两位教主收高额利息。

    原本作为万佛之祖的锭光佛是应该站在接引和准提一边的,却因为鲲鹏祖师的死,对两位教主是一肚子的意见,甚至于已经有取代两位教主的心思。

    当然锭光佛有他的底气,一方面他是两位教主的师兄,最主要的一方面是他秘密收到了一颗封印了一道鸿蒙紫气的鸿蒙珠,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这颗鸿蒙珠来自红云老祖。

    准提佛母也有钱,因为在她的手中有一批菩萨庙,只是她以自己和龙树菩萨都要修复金身为由拒绝借钱。

    至尊绿度母是最穷的,因为她刚刚组织起自己的势力,度母院还没建几个呢。

    这样一来随着接引和准提的受伤,须弥山的势力平衡被打破了,谁都想当须弥山的老大,可是谁也没有绝对的实力,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一群大佬天天在须弥山吵架。

    “这帮混蛋,老子打架的时候一个都不来帮忙,我看他们就是存心的。”准提道人忿忿的说道。

    “师弟,少说两句吧,形势比人强,你我现在重伤在身,他们不造反就已经烧高香了,最关键的是咱们得赶紧弄到钱修复金身,然后才有实力来收拾他们。”接引道人说道。

    “弄钱?说得容易,你也看到这帮家伙嘴脸了,他们可是恨不得你我早点挂了。”准提道人没好气的说道。

    “你跑一趟穿月谷吧,去找伯邑考借钱。”接引道人说道。

    “师兄你是疯了吧?你我现在这状况你敢说不是他伯邑考在背后搞的鬼?”准提道人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伯邑考跟你我从没有过正面冲突,他是我们在东方唯一的口子了,这次这事你能怪的着人家吗?”接引道人说道。

    准提道人细细一想,还真是怪不到季考身上,人家排座没什么问题,自家内部的不和跟人家又有什么关系呢?鲲鹏是锭光佛招惹来的,更不能怪到人家的身上。

    想到这,准提道人便道,“好吧,那我就走一遭吧。”

    季考这日得到郑伦报告,说是准提道人来访,正在谷口等着。

    我去,准提这老小子什么时候转性子了?以前不都是从天而降的吗,现在怎么装起孙子来了?季考想道。

    “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敲锣打鼓来的?”季考问道。

    “一个人来的,而且还斗篷罩头,搞的神神秘秘的。”郑伦答道。

    季考更是奇怪了,这家伙鬼鬼祟祟的这是要干嘛?“你去带他进来。”

    准提道人来到季考面前,摘下了头罩,“帝君,贫道又来叨扰了。”

    “不知教主此来有何见教啊?”季考问道。

    “本座特来找帝君给个说法,为何给我教的请帖只有七张?从而挑拨我教内部不和?”准提道人阴沉着脸说道。

    季考闻言把眼一瞪,说道,“怎么着?教主是来兴师问罪的?”

    “兴师问罪不敢,只是请帝君给贫道一个合理的解释。”准提道人说道。

    季考伸出一只手,扳着手指头一个个的给准提道人数道,“你们两位教主、准提佛母、锭光佛、龙树菩萨、波旬、至尊绿度母,这是不是七个啊?”

    准提道人听完愣住了,“你没算鲲鹏?”

    “鲲鹏在贵教身居何职?何时入的贵教?”季考问道。

    “这……”准提道人答不上来了,鲲鹏祖师的确没有加入西方教,更别提有什么职位了。

    “那你有没有邀请鲲鹏?”准提道人怕季考巧言狡辩,又问道。

    “给鲲鹏的请帖早就送到北海冰岛了,连席位都专门给他留了,你有什么问题吗?”季考问道。

    准提道人瞪大了眼睛道,“你给他留了专门的席位?为何贫道没有看到?”

    “通天教主下手是不是有张席位是空的啊?那就是留给鲲鹏的啊?我还奇怪你们为什么在那争执不下。”季考说道。

    “可那张席位上根本没有席位牌啊。”准提道人道。

    “蟠桃会的席位牌都是按照势力名称写的,请你告诉我,鲲鹏的势力名称是什么?”季考问道。

    准提道人又语塞了,鲲鹏祖师即便是势力强大的时候也没有开宗立派,根本就没有势力名称,但是又不能不算一方势力,人家穿月谷做的没错啊。

    准提道人气的只想抽自己嘴巴,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的给了鲲鹏一张请帖,结果搞成现在这种状况,想着想着便又恨上了锭光佛。

    原本想借着兴师问罪的气势来跟季考好好的讨价还价一番,可最后发现全是自己犯傻搞出来的事情,准提道人这气势一下就弱了下去,“帝君,实在不好意思,都是我教管理不严,搞砸了您精心准备的蟠桃会。”

    “算了,过去都过去了,再说你们两位教主都受了重伤,本座还能说什么呢?”季考脸上现出了无奈的表情,“对了,两位教主的伤势如何?可有什么需要本座帮忙的?”

    “多谢帝君关心,我与师兄伤势倒无大碍,只是金身损坏严重,需要修补。”准提道人说道。

    季考一听就明白了,合着说了这半天是借钱来了,早说嘛,跟我这装什么逼?

    “我说教主啊,你早说嘛,说吧要借多少钱,利息你们看着给就行了。”季考表现的很是大度,整个商朝都在给他提供着香火钱,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钱。

    准提道人闻言大喜,他没想到能有这么顺利,“如此就多谢帝君了,希望以后我们两教多多走动才好。”

    准提道人提着一大袋的金砂丹走了,季考看着他的背影暗自道,我的钱这么好借的吗?当年元始天尊才跟你借多少钱,就被你坑的不知道有多惨,老小子你有的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