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虚梦三百年 > 第六十五章 重回 陪君侧
    康熙五十二年三月甲午,畅春园。

    时值春日,繁花盛开,莺歌飞舞。楼台亭阁中,无数宫女太监皆面带喜庆,来往当值间都开心雀跃,原因无他,明日这里将举行一场大型的万寿宴会。

    此刻,皇上心情愉悦地在满是春意的亭阁中听着内务府的奏阅,众阿哥们随行伺候着。

    当听到有四千多位花甲老人已至京城,不禁面露喜色:“自秦汉以来,称帝者无数,无如朕之久者,此喜当与天下同寿者共庆。”

    随即转头冲八子胤禩点头:“今日朕沿路走来,甚是欢喜,你做得不错。”

    “为皇阿玛分忧,是儿子的本分。”

    八爷恭敬地俯身,站直时白衣素雅,面上依旧,但眼中快速划过一道难以掩盖的喜悦。细细算来,多久没受皇阿玛认可了?实在太久了!

    “命京畿府衙发放银两,务必要妥善安置来为朕贺寿的老者。”众阿哥纷纷应下。

    直到晌午,皇上乏了,众人才小心离去。

    “哈,八哥,这回我们可是长脸了!”刚散开,十爷早按耐不住欣喜,这位以八哥的话唯命是从的爷心中兴奋极了。

    “你们为哥哥费心了。”八爷亲切地拍拍十弟肩膀,冲站在一边表情淡然的九弟暖暖一笑,“这些天你俩受累了。”

    “八哥见外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胤禟一拱手。

    “好了好了,都是兄弟客气啥。”十爷大着嗓子嚷着,“九哥,弟弟可是听说你的醉烟阁里新来了名歌姬,啥时让弟弟掌掌眼?”

    “你也不怕弟妹揪耳朵?”胤禟笑了一声,这一提倒是让十爷立即噤声。

    去年纳的新侧福晋简直是个母老虎,去年末不就多看了几眼宜娘娘宫中的丫头,这耳朵被揪得生疼,偏这幕正巧被兄弟们看见,直到现在还是老十四口中的笑柄。

    “九哥,你怎么和老十四越来越像了!”

    十爷捂着耳朵,连声埋怨,倒是八爷心思一动,“近来老十四是不是和老四走近了?”

    “似乎是的。”并行的胤禟点点头,压低声音“线报最近十四与老四经常出入德娘娘宫中。”

    “这也是奇了,是因为老十三的缘故?”十爷几步凑近,“太子二度被废,老十三又被皇阿玛罚了,估摸着老四也只能与十四弟近了。”

    “十弟,皇阿玛的心思谁都不知道,我们还是把明日的事办妥才是最重要的。”

    太子废了再立,立而又废,皇阿玛真正的想法谁又知晓,说不定哪天有想起废太子了。

    这话说毕,二位天之骄子纷纷点头。八爷嘴角噬着一抹笑容,三人慢慢往宫门走去。三月的阳光沐浴在身上,却照不进心中,因为那里,重重心事。

    于此同时,被脚疾缠身告假的十三爷如往日般出现在佐领府。

    自打僧格夫妇把宝贝女儿接回府,十三爷就天天出没在府上,哪怕旧年冬日寒气侵袭导致脚疾发作,仍一翘一翘地来看福晋。

    佐领府上上下下早已看惯了,满府都被这份痴情感动,只有二少爷富察傲风总是不待见这位爷。

    “十三爷,暖炉给您。”管家熟络地招呼着,虽然开春了,但这位爷的寒腿可是怠慢不得,“今日老爷夫人上香去了,二位少爷也不在府上。”

    “有劳,你不用招呼我,我就和福晋说说话。”胤祥费力地走上绣阁台阶。

    管家看着这位理应风华正茂的皇子憔悴落寞的背影,忍不住开口,“爷,小姐总会醒来的。”

    闻言,沧桑的背脊微微一颤,胤祥并未回头,少顷,咧嘴一笑:“说不定今日就睡醒了。”

    胤祥日日都会对自己说这句话,虽然太医院已经放弃,虽然皇阿玛屡次想要再赐个侧福晋,虽然已经一年多了,但她还活着,极弱的脉象告诉自己,她依然在,只是累了,伤了,乏了,倦了。

    一年多前,当老九瞪大赤红的双眼抱着她闯入太医院时让所有御医色变。连番诊治,起初以为痛失爱女一时难以承受导致晕厥,直到群医无策,药石无医。皇阿玛龙颜大怒,太医院院使告老还乡,没多久太医院连连罢黜许多御医。

    直到去年九月,太子被废后,乐太医找到自己,悄悄把丫头晕厥前一日验尸的事说了。难道永忆的死与太子有关?还是说太子知道了其中内幕而被人设了一局?乐太医对永忆五脏的毒耿耿于怀,因为此毒与老九金铃上的白末似乎不符。

    因为太医院已经物是人非,太子也被圈禁不得相见。纵是追查也丝毫没有迹象,只能命暗探慢慢查着。

    胤祥握紧床上人儿的手,手链的冰凉也传入胤祥手中。上个月就发觉老九的手链又戴在她手上。

    傲风只是冷冷地丢下一句,“你还想她回来的话,最好不要拿下这串手链!”

    “丫头,你睡得太久了,我真怕你忘记我了……”胤祥疲惫地扭扭鼻梁,把头无力地靠向榻上,“没良心的丫头,就这样把我丢下了,当年谁说要永远陪着我的,嗯?说话不算话可不是君子所为……”

    “我是小女子,又不是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