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长生从金刚寺开始 > 第365章 计策(四更)
    林飞扬忽然转身,朝着人群里的一处看一眼,目光淡漠如看一个死人,把被看之人吓一跳。

    正是赵光飞。

    他脸色微变,远远抱拳一礼,看林飞扬转开目光,才松一口气,后背已经一层涔涔汗水。

    一眼便吓了他一身冷汗。

    他一直守在这边,是为了盯李莺。

    听闻李莺与法空大师的关系不错,应该会找过来。

    结果看到了这情形。

    林飞扬是大宗师,现在法宁也是大宗师,法空身边时刻带着两个大宗师。

    他这是要干什么?

    这威势,便是端王爷也达不到吧?

    端王爷也不过只有两个大宗师供奉。

    只有一个供奉随在他身边,另一个大宗师坐镇南监察司。

    而金刚寺外院原本还有大宗师,现在至少有了三个大宗师。

    金刚寺外院原本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低调寺院。

    现在却变得如此声名远扬,变化如此巨大,金刚寺外院能安然无恙至今,不仅仅是皇上的额匾护持,还有他们自身的实力。

    那些闯进神京的家伙,很多都是不怕死的,很多都认为活着是刑罚,死了才是至乐。

    这些人闯进神京的目的就是找死,如果在临死之前扬名天下,便完成了一生的任务,死而无憾。

    金刚寺外院会成为他们的目标。

    而金刚寺外院至今安然无恙,无声无息,恐怕与这三个大宗师护持有关。

    “司丞,没想到……”两个黑袍青年轻声议论:“一左一右两大护法啊,法空大师还真是……”

    “听说李莺那臭丫头先前一直在观云楼吃早膳的,这两天不去了,现在法空大师来了,她会不会去?”

    “司丞,我们过去看看?”

    赵光飞缓缓点头:“只能远观,绝不要靠近!”

    他们没有在朱雀大道上走,绕进了一条小巷,周围顿时安静下来。

    “司丞,李莺那丫头不过是司丞,她一个人,根本撑不住我们南监察司的报复,长得那般美貌,可惜喽。”

    “长得很美,看着柔弱,偏偏做出那种决定,自讨苦吃,自寻死路!”另一个黑袍青年摇头:“她不懂大势,不知道识时务者为俊杰!”

    “嗯,太爱出风头,瞧瞧绿衣内司哪个敢与我们做对的?也就只有她了!”

    “……现在又有几家。”另一个黑袍青年低声道:“就是因为她的鼓动!”

    “所以一定要把她收拾掉,才能打掉绿衣内司的筋骨,要不然,绿衣内司还要仗着老资格耀武扬威。”

    两人议论纷纷。

    赵光飞却一言不发,默默而行,却忽然停住脚步。

    “司丞?”

    “就到这里。”赵光飞道。

    他看一眼周围。

    往前便是观云楼,他们没在朱雀大道上,所在的道路通向的是观云楼的后门。

    “可我们还没看到李莺啊,说不定她会来观云楼的。”

    “她如果真来,在这里也能看到。”

    “可是……”

    “听我的,离法空远一点儿,离李莺也远一点儿。”

    “李莺难道能跟法空大师相提并论?”一个黑袍青年不解的道:“法空大师要远远的,是因为身边有大宗师,那李莺难道身边也有大宗师?”

    “……你们看来真是孤陋寡闻。”赵光飞看向他们,见他们眼巴巴的,不解的盯着自己,忍不住叹口气:“李莺的可怕犹在法空大师之上。”

    “不会吧?”两人惊奇的看他。

    赵光飞哼一声道:“你以为李莺凭什么敢硬撼我们南监察司?只是因为胆气?”

    “难道不仅仅是胆气?还望司丞解惑。”

    赵光飞冷冷道:“你们不知道吧?李莺的剑法是一绝!如果没有这般强绝的剑法,司正早就吩咐人收拾了她,不杀她也会打断了腿给她点儿教训一下。”

    “李莺的剑法这般厉害?”

    “大宗师也压不住,想想看吧。”

    “胜得过大宗师的剑法……”两人目瞪口呆。

    原本以为李莺是一只小白兔,没想到竟然是一只母老虎,他们反而成了小白兔。

    “所以我们的任务只是盯住她,看她都干些什么,见了哪些人,其余的不要管,离得越远越好。”

    “吁——”

    “算你们识趣!”他们身后忽然响起林飞扬的声音。

    林飞扬站在他们身后,好像一直站在那里,没有靠近时候的衣袂飘飞声,只是他们没看到而已。

    “林……林先生。”三人再次感受到了憋屈滋味。

    林飞扬的气势瞬间涌现,如山一般压下来,压得他们勉强站立不跪倒,呼吸艰难,空气好像被他凝固了,让他们吸不到。

    林飞扬淡淡道:“恩将仇报呀,你们南监察司。”

    “林先生误会了!”赵光飞忙大声道。

    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格外大,都岔音了,听着极古怪,不像自己的声音。

    林飞扬直勾勾的盯着他。

    赵光飞忙道:“我们奉命盯守李莺的,绝没有盯法空大师的意思。”

    “如果李少主跟我家住持说话,是不是也要报上去,奈何不得李少主是不是就要迁怒于我家住持?”

    “绝对没有的事,林先生放心。”赵光飞忙摇头:“我们什么也不会上报,就说没发现李莺。”

    “最好是这样。”林飞扬哼道:“我的脾气不太好,到时候不管你们是南监察司还是北监察司,东监察司还是西监察司,一律废掉武功,狗腿打断!”

    “林先生放心。”赵光飞忙道。

    “对对,林先生放心。”两个黑袍青年忙不迭的附和。

    他们呼吸轻松一些,但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双腿颤颤,几乎撑不住。

    他们这般艰难的时候忍不住浮想联翩。

    在司正的两位大宗师供奉跟前,自己没这般吃力啊,是因为二位供奉没发力呢,还是因为林飞扬比那二位供奉更强?

    林飞扬一闪消失无踪。

    三人顿时软绵绵的倒地。

    赵光飞铁青着脸恨恨一捶地。

    太憋屈了。

    在林飞扬跟前太憋屈了!

    三人半晌之后才站起,扶着墙壁站起来,脸色难看无比。

    “司丞,怎么办,还要跟过去吗?”

    “跟个屁!”赵光飞没好气的瞪他一眼。

    再跟过去,依着林飞扬的脾气,真会出手教训自己三人一顿。

    挨了打,自己三个也是白挨,谁让他是大宗师呢。

    司正端王根本不会拿大宗师开刀,会权当不知道这件事,根本不会声张。

    甚至还会训斥自己三人不够机灵,怎可得罪大宗师。

    大宗师的地位超然,只要不犯大罪,不管是绿衣内司还是神武府,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林飞扬教训自己三人一顿,一点儿皮肉之苦,南监察司肯定不会替自己三人出头。

    “司丞,李莺会不会出现在观云楼?”

    “权当没有这回事。”赵光飞死死瞪着他。

    “是。”那黑袍青年忙点头,回过味来。

    ——

    法空坐在桌边,对林飞扬摇头道:“别太过火了。”

    “放心吧住持,不会拿他们怎样的,就是吓唬吓唬,他们不禁吓啊。”林飞扬道。

    法空笑着摇摇头。

    李莺正在邻桌,娴静优雅的吃着饭,慢慢咀嚼,细细品味,专注而目不斜视。

    法空与她仅是见了一礼,并没有开口说话。

    李莺挑了一下斜入鬓边的修长眉毛,使了个眼色。

    法空于是施展他心通。

    “大师,我有一事相求。”李莺的声音响起。

    法空轻颔首。

    李莺继续说道:“我想知道南监察司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我得到了一颗舍利,大永的高僧舍利,所谓宝刀赠英雄,这颗舍利便献给大师。”

    “两计并行,美男计与离间计。”法空的声音在李莺耳边响起:“会有一位白敬谦挑战你,此人相貌英俊,气质独特,剑法卓绝,他极为了解你的性格,很容易打动你芳心,然后利用这白敬谦的身份,离间你跟绿衣内司的关系。”

    “白敬谦……”李莺哼道:“还真是有趣。”

    “未来你虽然没动心,却中了计。”法空淡淡道:“不管你跟这个白敬谦有没有瓜葛,反正你们在一起吃过两次饭,被所有人都看到了。”

    “我要避开这个白敬谦?”

    “……避不开。”法空道:“这位白敬谦是南监察司的一位司丞,出身春水剑宗,是春水剑宗的不世出奇才,春水神剑练得出神入化,化腐朽为神奇,远远超过春水神剑的威力范畴,……你对春水神剑极好奇,所以跟他见了几次面,切磋剑法,对你助益极大。”

    “避都避不开?”

    “南监察司已经彻底弄清楚了你的行踪你的习惯,白敬谦会因为一个小误会而主动挑战你。”

    “嘿,南监察司!够卑鄙!”

    “他们人多势众,还不择手段,确实不容小觑。”

    “直接杀了他呢?”

    “春水剑宗可不是小宗小派,是天海剑派的支脉。”法空道:“真要杀?”

    李莺哼道:“避不开,杀不得,那我只能乖乖中计?乖乖的受他们算计与摆布?”

    法空摇头笑笑。

    依照他所见,李莺确实如落到蛛网中的飞虫,无力挣扎。

    她逃不开白敬谦的碰瓷,见了面,即使什么也不说,也会传出闲话去。

    甚至不见面,也会传出闲话。

    李莺身为女子的本身弱点被南监察司捕捉到了,不择手段的一利用,确实足够恶心人。

    李莺的脸色难看。

    法空道:“那就主动出击吧。”

    李莺投来好奇的目光,在心里问道:“如何主动出击?”

    ps:更新完毕,各位大佬,请投张月票鼓励一下哈。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