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掉马后,王爷陪我搞事业 > 第四十三章 连胜两局
    夜亦谨从容不迫地看着自己手中的骨牌,仿佛胜券在握。谭大看了他一眼后,看向自己的弟弟。谭二假装额头有些痒,挠了挠额头。

    这是他们两兄弟之间独特的暗号,示意自己的牌是大是小。

    谭大眼睛中闪过一丝精光,捏着骨牌的手紧了紧。这些细微变化没能逃过夜亦谨的眼睛,他微微勾起嘴角,开始和下家对牌。

    但这一局他又输了。叶冰凝瞠目结舌,微微皱起眉头看着夜亦谨,心中暗道他不是会玩儿么,难道真的是运气太背了?

    但接下来的八局里面,夜亦谨只赢了最后一盘,叶冰凝坐庄时也侥幸赢了一盘。第一局他们亏了六万两银子。叶冰凝的脸色有些白,一直输带给她的感觉是很糟糕的。若不是知道夜亦谨另有目的,这局一结束,她就想跑了。

    其实她和夜亦谨的心里都十分清楚,刚才那两局是谭家兄弟故意输得,为的就是让他们留一线希望,尝到一点甜头后一直往下赌,便会越输越多。这是赌场惯用的套路,其实每个来赌场的人都知道,但是还是有那么多人输得倾家荡产都不停止。

    可惜她和夜亦谨不是普通的赌徒。

    夜亦谨仍旧气定神闲地坐着,似乎输钱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影响,他出声唤玄一又去换了十万两银子的筹码。谭家兄弟眼神中露出一丝狂喜,他们还以为这贵公子面无表情是输恼了,不打算玩儿了,原来只是面上若无其事,心里怕是恼羞成怒,看来今天能从他兜里挖出一大笔钱来。

    又开了一局新的。第一盘仍旧是赌场坐庄,谭大一咬牙,下了一万两的注。叶冰凝吃惊地看向他,看来这谭大心狠手黑,想把他们都榨干吧。她忧虑地看了眼夜亦谨,难不成又要把钱都输给他们么?!

    但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把所有人都震惊到了。夜亦谨在这一局中,从第一盘赢到了第十盘。

    谭家兄弟的脸色从红到白,从白到青。在这一局中,他们输掉了二十万。那小厮带进来的姑娘斟茶的手都在抖,谭家兄弟是赌场的人,他们输了二十万,最终是由赌场来买单,到时候赌场肯定会找谭家兄弟算账。

    斟茶的姑娘颤颤巍巍地将滚烫的茶壶放回桌子上,心中却是一片冰凉:谭家兄弟不能再赌下去了,否则会越赔越多!她看了一眼仍旧面无表情的夜亦谨,赢了那么多钱,却丝毫不见他有惊喜之色,这个男人不是靠运气,他靠的绝对是可怕的实力。

    叶冰凝没想到夜亦谨竟然能赢一整局,赢了二十万!扣掉刚才他们输掉的钱,也赢了十四万了!叶冰凝在此刻终于知道了赌钱的可怕之处,一旦你通过赌博得到大笔的财富,那么巨大的金钱诱惑会让你日渐沉迷于此道,但绝对没有人能够一直赢下去,首先赌场就不会让你有这种机会,所有赌徒的结果都是倾尽所有。

    夜亦谨无视了谭家兄弟难看的面色,淡淡道:“再来。”

    谭二握紧拳头,表情难堪:赌场规矩,陪客人的伙计不赌完三局不能下桌。他脸色青白,若是这一局他们还输……

    谭大也脸色铁青,自他入了赌场以来,从来没有输得这么惨过。他的后背上全是冷汗,输了二十万,赌场不会放过他们的,他在下一局必须翻身!谭大狠狠地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眼底都出现了些血丝,说话的嗓音也变得沙哑:“再开一局……我坐庄。”

    他手上紧紧地捏着新发下的骨牌,孤注一掷地扔了一万两。夜亦谨挑了挑眉,也扔出一万两:看来这两个人是输红了眼,想在这一句翻盘,既然如此,那不妨让他们输个够。

    夜亦谨嘴角勾起一个浅浅的弧度,看向谭大的眼神中满是嘲讽。

    半个时辰后,连输了九盘的谭大面如死灰,手不断地颤抖。如果再让夜亦谨赢了最后一盘,他就输出去了四十万两银子,赌场绝对会弄死他的!他看向同样冷汗涔涔的弟弟,心如火烹。

    突然他想到一个办法,既可以把输掉的钱拿回来,还可以把这两个贵公子的钱也掏出来。这个穿蓝袍的人连赢二十盘,虽然他不清楚夜亦谨究竟有没有出老千,但是只要把赌场的人找来,污蔑一番,就算他没有也是有!

    谭大眼中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朝斟茶女子使了个眼色。他的头轻轻撇了撇,女子瞬间懂了他的意思:谭大要她去找管事的。女子屈膝向夜亦谨和叶冰凝行了个礼:“二位公子,茶水凉了,我去换一壶。”

    叶冰凝微微皱了皱眉头,刚要开口制止她,夜亦谨却暗中扯了扯她的袖子。

    他怎会不知这谭家兄弟是想找赌场的人来闹?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果然那女子出去之后,带了个气势冲冲的赌场管家还有八九个打手过来了,他们一脚踹开这包间的门,一进来就大声污蔑道:“就是你们这张桌子有人出老千?!”

    夜亦谨嘴角勾起:终于来了。

    叶冰凝眉心紧紧地拧着,不甘示弱地大声喊道:“说我们出老千,拿出证据来!”

    那管家鼻孔朝天,凶神恶煞想吓她:“连赢二十把,不出老千怎么可能?!”

    叶冰凝却不惧他的大嗓门儿,牙尖嘴利道:“那是你们的人没用!没有那个能赢的命!”

    看在包间外面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叶冰凝神色一动大喊道:“来人评评理呀!赌场输给我们四十万,就污蔑我们出老千想赖账!来个人给我们评评理啊!”

    赌场管家不防她搞这一手,脸色一变,这事儿闹大了不好收场,还是先把他们的嘴堵上!

    他一挥手,身后七八个大汉就一拥而上要对叶冰凝动手。

    夜亦谨见此眼神一冷,捞起一把骨牌当暗器,全都射向意图包围叶冰凝之人,数人被骨牌集中胸口,都一脸痛色地捂着胸口跪倒在地。他站起将叶冰凝护到身后,上前拍出一掌将一个大汉拍出包间,那大汉重重地撞到栏杆上,吐出一口鲜血晕厥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