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掉马后,王爷陪我搞事业 > 第五十五章 神秘病因
    叶冰凝轻轻地动了动鼻子,嗅出来是治疗咳疾的药。

    这家的病人得的是咳疾?

    叶冰凝心中这么判断着,跟着老太朝一个房间走去,果不其然,靠近屋子便听到一阵微弱的呛咳声。那声音十分稚嫩,似乎是七八岁小孩发出的声音。

    老太带着他们一进了房屋,就急急忙忙地往炕上摸索。叶冰凝定睛一看,厚厚的被褥之间有一个脸色极其苍白的小孩儿,正将手捂住嘴巴,轻轻地颤抖。

    一看便是在憋着咳嗽。小孩儿看到有陌生人进来,不敢咳出声来。

    “姑娘,这就是我的小孙子言儿,村里的大夫说他这是咳疾,按理说也不是什么大病,可治了好几年了,总不见好。他这么成天地咳嗽着,我听着实在是心都痛的要命。”银发老太温柔地摸着孙子的头,眼神中满是怜惜。

    叶冰凝走过去,看着这个瘦弱的小男孩。过于苍白的脸颊瘦的几乎要凹下去,从被子里露出来的手腕骨瘦如柴,简直跟木棍子一样。

    叶冰凝皱了皱眉,轻轻拿起小孩儿的手,细细地切脉。不探不知道,这小孩儿的脉搏微弱得令她吃惊。沉吟片刻后,她唤苏绾琴:“拿银针来。”而后她又取了盏灯放在一边。

    给言儿施了针后,叶冰凝温柔地将他冰冷的小手放回被窝,轻轻地问他:“小言儿,有没有感觉好一点呢?”言儿的眼珠子亮亮的,带着一丝惊喜,虚弱的声音竟也有些脆生生的:“言儿好多了,没有那么想咳了。”

    叶冰凝看着他这般可爱的表情,忍俊不禁,轻轻地拍了拍他盖着的被子,柔声道:“那小言儿乖乖地睡一觉吧,醒来就会更好一些啦。”

    叶冰凝一行人出了屋子,银发老太眼含热泪地握着叶冰凝的手,连连道谢,那场面就差给她跪下了,吓得叶冰凝带着人赶紧跑了。他们朝着老太说的方向去找医馆,不想越走越偏僻,最后几乎是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雪地里。

    看四周都没人了,苏绾琴才悄悄地问叶冰凝:“师傅,那个言儿得的不是咳疾吧?不然怎么可能吃了好几年的药都没好。”叶冰凝弹了弹她的脑壳,凶她:“该打!你平日是不是没好好学医术,你看我刚才施的针,不就是治疗咳疾的?只是这个言儿的病虽然是咳疾,却也不仅仅是因为咳疾。”

    给苏绾琴解释完,叶冰凝又板起脸,教育道:“跟你讲多少遍了,毒、医不分家,你不能一心扑在毒术上缺忽略了医术!从今天起,多加一个时辰来修炼医术。”苏绾琴闻此苦了脸,耷拉着脑袋发愁。

    叶冰凝回想着刚才切的脉,喃喃道:“有些怪,按理说那个大夫给小言儿开的药是对的,但为什么感觉他吃了就像没有一点效果呢?就像没有吃药一样。”

    苏绾琴闻此眼珠子转了转:“有没有可能那个小孩儿每次的药都没有乖乖喝,而是偷偷倒掉了?”说完又挨了叶冰凝一记爆栗:“好哇,你反应得这么快,是不是平常喝药都是这样做得?!”

    苏绾琴捂着额头眼泪汪汪:“师傅,我没有……”她忽然瞧见了什么,眼睛一亮,伸手指向前面的一个方向,雀跃道:“师傅你看!那是不是医馆!”

    叶冰凝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一栋有些破旧的房屋,门上挂着一块大大的匾,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用草书写着两个大字:医馆。

    掀开厚厚的布帘子,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面而来。叶冰凝走了进去,面前是一个小坐诊台,旁边两张小床。屋里没有生炭盆,空气冷得能结冰。

    柜台没有人,一个立着的大药柜看起来陈旧不堪,看得出饱经了岁月的风霜。

    叶冰凝试探着开口:“劳驾,有人吗?”

    屋里静悄悄的。

    叶冰凝皱了皱眉,观望了一下四周,朝苏绾琴投去眼神示意她来。苏绾琴朝她笑了笑,双手叉腰,用大嗓门吼道:“劳驾!有——人——吗!”

    震得人耳朵生疼。

    后门传来声音:“来了来了!”一只苍老粗糙的手掀开帘子,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钻了出来,掀开眼皮看了他们一行三人:“哪位要看病呐?”

    叶冰凝上前一步,微微笑道:“老人家,我想从你这里买些草药。”她从怀中抽出一张清单,递给老人。

    老人目光一扫,眼神中迸发精光,他布满皱纹的脸上挤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微笑:“姑娘擅长解毒?”

    叶冰凝一愣,接着笑开了,没想到这种偏僻的地方竟然有个医术高深的大夫。她只是将自己真正需要的几种药材混在了清单里面,而整个清单里有十几种药材,不想这老大夫竟然能一眼看出来。

    叶冰凝不露声色地回答他:“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老者却是眯着眼睛,脸上一道道褶子都笑得抖动起来:“姑娘谦虚,药材我可以送给你,希望姑娘能帮我一个忙。”

    叶冰凝闻此,眼神中透着些疑惑,嘴角的笑容也放下来了些许。聪明如她,也猜不透这老者为何要如此,难不成要她帮忙给谁解毒?但叶冰凝觉得没有这么简单,这其中恐怕有古怪,便没有一口答应下来。

    叶冰凝心中的思虑似乎被老者看出,他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什么,但最终他叹了口气,诚恳地对叶冰凝道:“姑娘不必怕惹上什么麻烦,其实老夫只是想请姑娘为村里的人诊诊脉。”

    叶冰凝皱起了眉头,更疑惑了:“帮村里的人诊脉?”

    老者坦诚相告:“不瞒你说,我们村子里人数稀少,男女老少加起来还不足百人。只因村子里的人易生怪病。”

    “怪病?”叶冰凝想起银发老太家中的言儿,不禁脱口而出。

    老人点点头:“没错,怪病。”

    这个村叫云村,村里人数极其稀少,因为从十数年前起,村里的人就渐渐地患上怪病。但奇怪的是,每个人患的病都不一样,有人风寒入体,有人浑身疼痛,还有的人满身都生了脓疮。

    病法千奇百怪,但最终都会走向死亡。更奇怪的是,同一户家人,有的人缠绵病榻,但同吃同住的家人却身体健康。村子中的人死的死,逃的逃,最后就剩下二十几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