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逆流90年代 > 第三百四十九章 等人
    “洪文,婉芳的事儿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我现在得出去一趟!”姜子晋说着朝着办公室门外走去。

    章洪文见壮并未阻拦,毕竟不能因为一己私事而耽误了姜子晋。

    姜子晋急匆匆的走出津城晋实分公司,直奔津城市Z府而去,这一路上姜子晋脑子里边不住的转着,这次去了姜子晋可以说是把自己的沈家性命都压在上边,若是不成,晋实面临的将是万丈深渊,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津城市Z府的传达室大爷见到姜子晋神色匆匆的进来,只是做了简单的登记,便让姜子晋上楼去了。

    姜子晋来到安成的办公室门前,抬手敲响安成办公室大门。

    “砰砰砰!”

    姜子晋敲门过后,站在办公室门前,静静地等着,可办公室内迟迟没有人应话,姜子晋眉头紧锁,准备再次敲响安成的办公室大门。

    “安书记开会去了,不在办公室!”路过的一名女同志见姜子晋神色如此匆忙,开口说道。

    “安书记什么时候回来?!”姜子晋闻言,转头看向女同志问了一句。

    “不清楚!”女同志说完,便抱着文件离去。

    姜子晋在女同志离去之后,靠在墙上,就这样一直等着,站的累了,蹲在地上歇会,到了最后,姜子晋是坐在安成的办公室门前,眼巴巴的期盼着安成回来。

    不负姜子晋所望,安成终究是回到了市Z府,看到办公室门前的姜子晋,不由得愣了一下。

    “安书记!”姜子晋看到安成立马从地上爬起,急忙迎上前喊了一声。

    “你什么时候来的!”安成看着漆黑一片的夜色,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下午三点多吧!”姜子晋回想了一下,轻声开口说道。

    “下午三点多,现在十点半,你在这儿等了我七个小时?!”安成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有些惊讶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姜子晋自嘲的一笑,不过确实如此,他一心期盼着安成的回来,对于时间几乎没了概念,只是看着外边的天色越来越黑。

    姜子晋后边才知道,安成这么晚回来是要那一份重要的文件,若不是要拿这份重要的文件,安成今天是绝对不会回来的。

    “噗噗……”

    也许是由于坐在地上的时间有些长了,有些着凉,很不雅的放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屁。

    安成面带微笑的看向姜子晋,并未说话。

    姜子晋对上安成的目光,尴尬的一笑,挠着后脑勺。

    安成进入办公室取了一个档案袋走了出来,冲着姜子晋轻声问道,“没吃饭吧?!”

    “没有!”姜子晋轻摇着头,回了一句。

    “我也没吃,陪我吃点东西吧!”安成轻轻点了点头,迈步朝着楼下走去。

    姜子晋紧跟在安成身后,这一路上二人的有着交谈,只不过是平日的家长里短,并未谈及正事儿。

    安成带着姜子晋七扭八拐,来到一个不大的门面前,姜子晋不曾想安成竟然对这么小的摊位都有着了解,一时间诧异的看向安成。

    “我是这里的老顾客了,他家的馄饨不错!”安成看出来姜子晋脸上的诧异,走进屋子里边,坐在桌前轻声说道。

    “老板,来两个大碗的馄饨!”安成说完之后,冲着老板喊了一句。

    二人在等馄饨上来的时候,再次闲聊起来。

    “我来到津城吃的第一顿饭就是他家的馄饨,那是我还是一个刚从知青队伍返城的半大小子,一碗馄饨都不够我吃!”安成打量着这些年没有变过的环境,颇为感慨的说道。

    “那个时候我才四十多岁!”老板将馄饨端了上来,满脸褶子的笑着,继续说道,“现在我都成了一个老头子了!”

    “您如果不开了,我在津城可就没有这口福了!”安成把端上来的第一碗馄饨推到姜子晋面前,半开玩笑的说着。

    “那个时候这里还是一个破旧的村子,我第一份工作便是参与了这个村子的开发与建设,这些年津城建设越来越好,经济发展也是蒸蒸日上,百姓更是安居乐业,我坐在这个位置上,看着津城的变化,心里边多多少少是为自己感到自豪,为津城感到骄傲,没有辜负了党和国家的信任!”安成这话明显是对姜子晋说的。

    “您是一个好官,是津城百姓眼里最好的父母官!”姜子晋由衷的称赞一句。

    “好官算不上,我只能说是一个尽职尽责的为百姓服务的人民公仆!”安成轻笑着,摆摆手,开始吃着面前的馄饨。

    吃饭的时候姜子晋也没有说话,细细的品味着这馄饨的味道,也许是因为饿了,姜子晋感觉这碗馄饨吃的无比的自在,无比的香。

    吃过饭之后,姜子晋本想去结账,但是安成说啥都不允许姜子晋掏钱,用安成的话来说,“我的工资还请的起你这碗馄饨。”

    “陪我走走!”安成看着漆黑的夜色,看着灯光璀璨的津城,缓缓说道。

    姜子晋陪着安成走在津城的街道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今天来找我是为了商业集散地的事儿吧?!”安成双手背后,手里拿着档案袋,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

    “是也不是!”姜子晋听着安成的话,沉默了一下,方才开口说道。

    “说说!”安成此时不见平日里的严肃,倒是像一个和善的老人。

    “安书记,现在晋实碰到了坎儿,这个坎儿过不去,不光是商业集散地,就连我这一年多来的努力都是打了水漂,所以这次来找您,不光是为了商业集散地,不光是为了津城的经济发展,更是为了我自己!”姜子晋深吸口气,没有任何隐瞒的说着自己的心声。

    姜子晋心中明了,对于安成没有必要隐瞒,也没有隐瞒的空间,与其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倒不如实实在在的把实情告诉安成。

    “我以为你会用商业集散来说事,但是你没有,你这话说的实在!”安成看着前方的道路,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