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神迹仙途 > 第一卷 成州城里承影剑 第一百五十六章 明镜秋霜(二)
    玉珂笑眯眯说道“人家给小情郎准备的东西,结果却让你俩给吃了,听起来是有些不太对劲。方澜然也确实太可怜,算计了那么多,却没想到自己的小情郎先陨落而去,说是她给你俩准备的丹药,也不过分。”

    两人见玉珂并没有怎么被方澜然的遭遇给波及到心情,松了口气。听了玉珂说的这些玩笑话,虽然是有些不太对劲,可总不能让虞承玉把丹药给方澜然还回去吧,那他们是真傻。

    “姨奶奶你这么说,那只能说我和小妍实在幸运。”虞承玉微笑说道。

    甄妍微笑说道“就是方澜然居然和宋千依俩人是从小就认识的,这谁都没想到啊。咱们又和她结下了些情分,以后不妨多走动一下。”

    不等虞承玉说些什么,玉珂插口说道“对了,那宋千依有没有对你,对你动手动脚的?”

    甄妍听了玉珂这句话也紧盯着虞承玉。玉珂和甄妍,这两个外貌性格截然不同的女人同时盯着虞承玉,眼里的好奇让虞承玉甚至觉得她们目光如火。

    不是吧?怎么看样子你俩关心这事儿比之前卫琪霜的事情都多。

    虞承玉开口说道“这倒没有,不过她确实喜欢撩拨人。好在我把姨奶奶你的名头给拿出来借用了一下,她这才老实。”

    玉珂听了得意一笑,甄妍好奇问道“她是怎么撩拨你的?这位师姑也真是的,明明都有了那么多男宠了,对于同门修士还不放过。”

    虞承玉趴在甄妍耳畔轻声说了几句,惹得甄妍脸色通红“呸,我才不要呢,谁像宋千依一样,真不要脸!”

    可是虞承玉看着甄妍红着脸色偷看自己的样子,心想回去一定要好好调教一下愈发变得诱人的自家媳妇。

    一阵玩笑过后,虞承玉向玉珂问起了玄绪的事情。

    “姨奶奶,关于这玄绪,你知道多少?方澜然也只给我说了玄绪为何会在此坐化,至于他修炼的什么功法,使用的是什么法器,这可一概没说。而且这人把此处秘境都弄成了自己的后花园,这里面该不会有什么了不得的宝物吧!”

    玉珂沉吟片刻说道“方澜然给你说的差不多也就是我知道的,不过因为是老祖的徒弟,我倒是听到些有关玄绪的东西,至于里面的真假,就不知道了。毕竟当初老祖可是亲口所说,这些东西都是些捕风捉影之时。”

    虞承玉和甄妍对视了一眼,都等着玉珂继续说下去,对于灵心境的莫老祖来说还是捕风捉影的事情,那应该不太寻常才是。

    “那时候我还是引灵境的修士,当时听到这些就没有多想,只当是咱们成州修行界的奇闻异事了。那玄绪比咱们南涂山的两位老祖宗还要早一两百年进入灵心境,就是老祖在他面前也是作为半个晚辈。”

    “玄绪早些年的时候在修行界名气并不大,只是个普通的灵心境修士。就连在咱们成州,也名气丝毫不显。当然,这也和他所处那个时代修行界比较太平,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有关。而且此人并未在进阶灵心境之后扶持自己的宗门,而是一直在四处游历,所以有关他功法或者神通这些东西修行界知之甚少。”

    “可后来他做的几件事情,却让当时莫老祖这些灵心境大吃了一惊。”

    看着虞承玉和甄妍此时尽是好奇的目光,玉珂继续讲了下去。

    “第一件事情,就是他把自己的家人全给杀了。虽然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很少,但刚好莫老祖就是其中一个。据说当时其家人在一夜之间全部失踪,虽然他那小宗实力并不怎么强,但也是有两名清心境修士存在,其中一个就是他老婆。但是能让他老婆孩子在宗门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怎么看都是灵心境修士才能办到的事情。”

    “既然是灵心境修士所做,那人就不怕玄绪查出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就杀到那凶手门上吗?奇怪的是玄绪在知晓了此事之后,并没有动怒,而是继续在外四处游历。慢慢的,就有一个传闻在小部分人之中传播开来,说当时有人去他老婆孩子失踪的地方查看过,确实是有人在那里出手过。只是,那地方残留的痕迹,竟然和玄绪的灵元有些相似,于是就有人猜测,是玄绪亲手将他家人给灭了。”

    虞承玉和甄妍听了之后就开始大眼瞪小眼起来,这什么人啊,竟然把自己老婆孩子都给干掉了?

    甄妍开口问道“是不是这个人,把脑子给修炼坏了,疯了啊。”

    玉珂摇头说道“真不是,这人脑子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奇怪的还在后面,玄绪此人交好的一位灵心境修士,竟然也在后面的日子里莫名其妙的从此消失在了修行界中。这时就有人猜测,他是不是修炼了什么邪魔外道的功法,才会把自己的家人还有自己那位至交给全部害了。”

    虞承玉有些疑惑问道“照这么说来,这人还真是个狠角色。可是既然他都敢对自己的家人出手,还对灵心境的至交出手,为何修行界的其他灵心境修士没有把这个行为已经变得有些不正常的人给宰了呢?”

    玉珂回道“就如我刚才所说,那些事情都是些捕风捉影的事情,到底是不是他做的,这根本没人知道。仅凭这些猜测,其余的灵心境修士又怎么可能对他出手呢。最重要的是,这人不止表现得很正常,而且在做了另外一些事情之后,就立马从修行界销声匿迹了。”

    “就连其陨落的消息,也是他那些后人晚辈在宗门之中他留下的元命锁碎裂之后才知道的。”

    虞承玉二人再次问道“他又做了什么事情呢?”

    玉珂继续说道“第一件,就是他在修行界开始收集些可以强化神识魂魄的材料灵药。要知道神识和魂魄每个修士或许强弱不同,但根本没有可以增强的手段,所以他这一举动就显得尤为奇怪。神识和魂魄对于修行者来说,只要可以催动法器就行了,并不是特别关键。远远没有灵元和法器的强弱重要。”

    “而第二件,就是他把自己的功法灵元给全数散去,重新选择了另外一种属性的灵元继续修行。这么做虽然在修行界并不常见,但还是有过先例的。只是他能把自己灵心境的修为散去,又重新修炼回来,这可太骇人听闻了。”

    “所以无论是这人身上发生的那些事情,还是他的陨落,都处处显得极为怪异。甚至在他陨落之后,一直有人猜测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让一个平平无奇的灵心境修士发生这么大转变,还做出这么多奇怪的事情。”

    甄妍问道“那其他修士有没有猜到些什么呢?”

    玉珂摇头说道“真没有,他所做的事情,在修行界从没发生过。无论是杀害自己的亲人好友,还是寻找增强神识魂魄的东西。以前从未有人如此做过,不过,现在寻找到了他坐化的地方,也许可以找到其中原因。”

    虞承玉说道“为什么方澜然没有给我说这些事情呢?”

    照玉珂这么说,这位的行为在修行界可谓是与众不同,那应该有很多人好奇才是。可方澜然作为玄绪的门人后辈,竟然不知道这件事,虞承玉也有些奇怪。

    玉珂看了眼虞承玉说道“她不知道此事应该不假。因为当时这些事情也只在那些灵心境的高阶修士之中传闻,就连他宗门的那些人,也不知道。当时莫老祖作为咱们成州的灵心境修士,自然是知道一些。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此时早已经无人再次提起,早就被人忘得一干二净。现在你去其他州郡,就是和他们说起玄绪的名号,估计那些修士也不一定知道此人。”

    虞承玉和甄妍听了玉珂的解释之后也就不再追问,只是心里对于玄绪的行为同样还留着疑问。

    不过正如玉珂所说,他们来到此处,还真有机会弄清楚玄绪到底为何发疯一样的做出了如此多的怪异举动。

    三人继续往前走去,茫茫的白雪越积越深,路上已经无法行进,他们也只好拿出飞行法器往前探去。本来甄妍和玉珂两人对于这漫天雪色还颇为高兴,还时不时的团个雪球拿在手里,可现在也只能老老实实飞遁前行。

    一路上他们对于秘境的景色有些奇怪,这处秘境的地形全都是一马平川倒还罢了。可现在除了昏暗的天空,就是不停变厚的积雪,在三人视线之中就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

    无论是植物,还是会动的活物,一个都没见到。

    行进了一个时辰,如果按照他们的速度算来,已经足足有百里的距离了,还是这副景色。虞承玉已经开始嘀咕起来,这个地方也太奇怪了点。虽然四晶谷越往内活物也越少,可那里不论是树木还是头上的太阳,都很正常。

    现在这种景色,就好像一条永远走不到头的路一样。而且太阳也是假的,虞承玉的心里有些堵得慌。虞承玉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感觉,或许是此处的空间太过幽闭和寂寥的原因?

    自己就好像进入了一个大些的笼子里,这让虞承玉很不舒服。

    不舒服的不止他一个,甄妍脸色也有些难看说道“再这么走下去眼睛都会瞎掉的,如果找不到什么东西,这可咋办呢。”

    修为最高的玉珂也是有些郁闷“这他娘是什么鸟地方,太折磨人了吧!”

    玉珂话音未落。

    “咦,那是什么?”虞承玉看着前方惊喜地叫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