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我在苦境当前辈 > 第二十九章 佛门四天
    幽静的村落中,数十家约有上百居民,持刀而出,杀向村口。

    此时村口,惊见数百恶兽袭村而来,恶兽散发黑气,龇牙咧嘴,朝村子冲来。

    一场人兽之战,在村口顷刻展开。

    村民持刀而杀,异常凶猛,左一刀一头凶兽刀下亡,又一刀一头凶兽刀下亡,再起一脚,凶兽顿时被踹飞而去,已于空中死亡。

    转眼,数百凶兽死亡,黑气消散。村民无一伤亡,每人拎着数头凶兽回家去,喝其血,啖其肉。

    日头渐中,村落渐渐繁华热闹。

    有老村长挨家挨户上门,收了恶兽残骨,道一声南无阿弥陀佛。

    阿苦尊者犹如过客,静静看着村落,看着村落中的村民,转眼数百年过。

    有人读书科举,有人习武行侠,有人参军报国,有人经商富家……

    一段段圆满的人生,无数困于怨与恨之中的幽魂,消磨了怨恨,带着笑离去。

    老村长道:“尊者,枕上眠无能阻止佛之魔降世,无能阻止这斑斑血劫,让您失望了。”

    阿苦尊者沉默,良久道:“吾欣慰者,乃点化尔等三人为罗汉。弗由未令吾失望,你亦未令吾失望。很好,你们做的都很好。”

    老村长拜道:“多谢尊者,多谢师尊。”

    “好徒儿,你还有何话说,还有什么遗愿?”

    “关于光天夜寻明……”老村长枕上眠一一道来,又道:“我已无憾,只是未与两位同修好友道别,另外,好久未见般罗若,请师尊替我与他告别。”

    涿鹿之野一别,没想到竟是永别,不尽道人、瑞雪照丰逸,只能来世再共饮一杯了。

    阿苦尊者一声轻叹,身形化作泡沫,出了枕上眠之梦境。他看向天,无数怨恨幽魂朝枕上眠扑去,沉眠其梦境之中,经历一世或几世,消磨去怨恨,渡化而去。

    渡化了许多,仍有许多。

    枕上眠功体尽废,唯剩肉身与元神的力量,施展睡罗汉经,撑持梦境,直至最后彻底渡化接天壁上无数的怨恨幽魂。

    阿苦尊者站起身,默默无语,枕上眠受伤太重,已无药石奇法可治。

    再深深一眼,阿苦尊者有泪流,转身离去。

    “习得罗汉身,参悟菩提心。纵死佛犹在,不悔织梦境。”

    阿苦尊者心情沉重,回了大乘寺。

    阿迦尊者道:“有僧者回报,看到佛之魔业提与一僧者同行,观其一路前进方向,应是天断山。

    最近道门内乱,道子、道传两人聚天下诸道,齐赴天断山,共议道门之事。”

    阿苦尊者道:“业提边上的僧者,应是光天夜寻明,是他化身血魔教主,杀戮无数,助业提脱困。关于光天,最好知会净天,让其处理四天之事。”

    佛门四天,分为梵天,光天,净天,无天。

    梵天为四天之首,象征佛法之盛,尚未有高僧有资格接任。

    无天为四天之末,象征佛法之末,号佛之劫,应佛门末法之劫,未到出世之机,最为神秘,游历天下修行,无人知其行踪。

    净天清镜台,于方寸山净法岩修行,庇护一方民众,不染世事。

    唯有佛门法乱之时,他才会出世应劫,拨乱反正。

    阿迦尊者道:“救世净如,劳你们三人,前往方寸山净法岩,请出净天清镜台。”

    “我等这便前往。”

    “师兄,我们也一道前往天断山吧。”

    “好。”

    阿苦尊者、阿迦尊者同往天断山而去。

    救世净如、广世鸿如、怒目金刚明心出了大乘寺,往方寸山而去。

    走了片刻,广世鸿如道:“我尚有他事,先离开了,请。”

    “请。”

    广世鸿如行走荒野,一路而去,来到一处山洞中。洞内忽起火光,一人走出黑暗,一身黑衣,身形壮硕,竟是血魔教右护法拳尊厉向海。

    厉向海道:“大师,我已完成约定,潜伏血魔教,助血魔教主释放佛之魔业提。”

    广世鸿如道:“辛苦你了,你不与夜寻明汇合吗?或许看在夜寻明的面子,佛之魔业提能提点你一二。要知道,当年夜寻明资质何等低劣,业提寥寥数语,佛门就出了个光天。”

    “不用了,我不信佛。多谢大师救命之恩,我现在心心念念,唯有向无名氏报仇,报楼廊山灭门之仇。”

    “我会为你创造时机,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了,我不会出手帮你。”

    “报仇哪能假手他人,多谢大师。”

    天断山,天断山,断恩怨情仇,人若不断,将由天断。

    今日,道界诸多真道及各分脉、分派之主齐聚,有百余人之多,齐上天断山。

    尚有许多真道潜修,未被内乱波及。

    天断山脚下,有近千名道生静待。

    天断山上,道子座下,枯荣道人领昆仑山真道占据一方。道传座下,离原道人领老君山真道占据一方。

    另有十数位,不在两方之列,平时潜心修行,平白遭了祸劫。

    忽然,天际祥云翻涌,惊见霞光照耀,有数道乘云而来,踏霞光而降。

    为首者,童颜鹤发,身姿飘逸,拂尘挥动,尽显得道高人风范。

    只听他念道:

    “老来坐家潜修道,不问世事逐浮尘。一朝天倾乱劫起,横空出世天下闻。”

    数人降下天断山,老者又道:“贫道,长春道老望丘机,见过诸位。”

    诸道齐拜道:“拜见道老。”

    长春道老望丘机笑道:“好,好,道界有你们,后继有人啊。”

    “请道老坐中。”

    长春道老坐下,左右看道:“为何不见道子与道传?”

    话音刚落,左右天际同现异象开道。

    左边天际,剑气纵横,驱云扫雾荡日,只见万里晴空,一人驭剑气而至,飘然若仙,轻轻一笑,一派从容。

    正是道子牧之玄,见他道:

    “人有灵法地,地无迹法天,天有行化道,道法自然。”

    与此同时,右边天际,一人脚踏太极图,头顶阴阳变,貌若少年,黑白分明。

    正是道传东王太一,听得他道:

    “太极玄虚若镜清,乾坤元是镜中形。老君山下太一池,自在人间黑白图。”

    两人同降天断山。

    道子遍观天断山,三机道老来了一位,他说道:“见过道老,见过诸道。”

    道传亦道:“今日,断道门恩怨,有怨者尽数道来,今日过后,不得再启道门乱战。”

    就在道门共议之时,远处高峰之上,两道佛影伫立。

    佛之魔业提手捏黑色佛珠,笑道:“这届的道生不行,这届的真道不行,这届的道老也不行。唯有那两人,有点意思,一人传承老君太极之道,一人传承老君之《老君说道》。这两人叫什么名字?”

    光天夜寻明回道:“太极者道传东王太一,另一人老君亲侄,道子牧之玄。”

    “又多两位论道者,不错,不错。”

    “佛之魔雅兴,不如吾等先论道一番如何?”

    忽有苍老之声传来,阿苦尊者、阿迦尊者登峰而上。阿苦尊者道:“吾等乃释迦亲传,请佛之魔赐教。”

    业提笑道:“也好,我初降人世,便让尔等识我神通。”

    高峰之上,道门未战,佛门先开,一场惊世大战即将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