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蜀汉崛起 > 第四百六十六章 立誓言魂归三国 终章
    桓易、郭淮可以说是赵舒最忠实的部属、朋友、兄弟,但却绝对不是知己。当然在这两人的眼中,也绝对不会明白,为什么赵舒不肯向所有人都渴求的巅峰迈上一步,哪怕是只有小小的一步。刘禅已死,膝下的皇子也都在那次事件中全部死亡,只有太子刘璇下落不明,可以说在整个蜀汉朝廷,已经没有一个人具有十分合法的继承大位的权力。赵舒完全可以通过自己手中掌有的数十万雄兵,登上九五之位,将延续四百余年的刘汉江山取代。所有人的眼光都紧紧地盯着赵舒,当然有人兴奋,因为新帝登极,必然会对臣下大加封赏;也有人愤怒与不安,比如仍旧心向刘汉的霍弋、王平;更有人虎势眈眈,希望蜀汉由此动乱,好出兵恢复河山,就是指的北魏曹植与东吴孙竣。

    在魏汉边境,曹植已经屯集十万大军,他是这样对心腹谋士杨修说的:“魏延破败之后,蜀汉军中再无一人可与赵舒为敌。回到洛阳之后,赵舒必然会窃居皇帝之位,而汉朝内部定会发生叛乱,到时候我军便可以乘势而起。”本来在魏延起兵的时候,曹植便举兵袭扰蜀汉边境,可是没有想到魏延的叛乱这么快就被平息,曹植不得不再次按兵不动,等候时机。

    同样东吴的孙竣也在等待着时机,为先皇帝孙权报仇,借而恢复吴主孙亮的尊号。可惜当洛阳的情报送到两人手中的时候,两人都是惊讶地半天没有合上嘴巴。赵舒并没有如他们所愿地改朝换代,而是拥立刘备第三子梁王刘理继承皇帝位。

    刘备共有三子,长子刘禅驾崩,据蜀汉朝廷宣称,是被叛贼魏延勾结降将司马懿一起谋害,以达到这两人不可告人的目的,当然真相如何,没有人去深究,也没有人敢去深究。次子刘永,由于当年在先皇帝刘备去死之后,受到过渡刺激,神智失常,被削去王爵,贬在荆州居住,这些年一直深居简出,也不知道病情是否好转,皇帝之位当然不能交给一个疯子。所以最后与百官商量的结果,赵舒让桓易留守洛阳便匆匆赶回成都,准备立新帝之事。

    当刘理出城迎接赵舒时,见到赵舒等人齐刷刷地跪迎自己,急忙从车上跳下来,连声道:“大将军快快请起,大将军快快请起。”赵舒还是坚持行完大礼才起身,而刘理看到赵舒磕头,几乎也要跟着跪下还礼,多亏旁边侍卫拉住,才没有如愿。刘理见到赵舒几乎比臣子对皇帝还恭敬,比老鼠见到猫还害怕。这样的表现,不仅赵舒为之不悦,便是身后蒋琬、关平等人也觉得心寒,大汉的江山就要交付给这样懦弱胆怯的一个人吗?但除了他,又还能有谁?

    虽然刘理是确定了的准皇帝,但毕竟没有正式登基,只是安排在馆院内。第二天先拜祭了已故的皇帝刘禅。第三天黄道吉日,便举行了登基大典。一系列烦琐而又冗长的程序过后,刘理从一个少为人知,少为人敬的失意王爷,变成了蜀汉帝国的第三任皇帝。虽然这两天他一直在赵舒的耳边说,“小王德薄,不敢继承先帝大位”,但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地坐上了多少人想坐而又坐不到的皇帝宝座。

    希望赵舒继位而成为开国功臣的,仍旧受到新帝的赏赐,当然这都是赵舒的意思;不希望赵舒登基的,见到坐在皇位上的人仍旧姓刘,更是高兴,真心实意地朝拜着新皇帝。虽然皇帝的人选不尽如人意,但将懦弱的刘理胆战心惊地扶上皇位之后,赵舒终于觉得松了口气。回到大将军府,赵舒只觉得筋疲力尽,自吕容死后,赵舒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仿佛一天便等于正常人的一年,这些天身体、精神上的两重压力,确实让他有些吃不消,不仅原本黑白相间的头发已经变得雪白,连原本布满皱纹的皮肤也出现了老人斑,好在一切都快结束了。

    刘理称帝的消息传出,孙竣明白自己想要乘着蜀汉内乱举兵的打算落空了,又知道自己在边境增兵之事必然逃不过蜀汉的细作,急忙撤回兵马,上表解释,说什么陈兵于外,只是为了希望能帮助大将军安定边境等等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而赵舒也并没有过分追究,只是呵斥使者,吩咐他转告孙竣,务必要恪守属国下邦之道,不能生有丝毫觊觎之心。使者千恩万谢地回去东吴,听到赵舒并没有出兵报复的意思,孙竣才终于睡了几天安稳觉。

    而北魏的曹植也是在极端失望之中撤兵,虽然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赵舒不肯登基。但他却明白,以现在北魏的实力,想要征讨安定统一的蜀汉,无疑是自取其败。

    魏吴退兵的消息传到成都,赵舒以此为由,宴请朝中的众将百官庆贺,其中也包括还没有离开成都的霍弋,王平等人。最初霍弋并不相信赵舒会遵守他与王平之间的约定,不愿意前往成都,唯恐这是一个陷阱。但却禁不住王平的再三劝说,还是答应赶去成都,参加新皇帝的登基大典,毕竟在当时的情况之下,王平、霍弋应该表现出比赵舒更深的诚意。在前往成都之前,霍弋甚至已经开始安排后事,出乎意料之外,居然赵舒当真没有加害众人的意思。可是当霍弋想要告辞,回到驻地宛城的时候,赵舒却再三不肯,这又让他原本已经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赵舒之所以不杀他们,难道就是想永远软禁在成都么?接到赵舒的邀请,霍弋甚至是在内衣里面藏好利刃才来的,心想席上赵舒要是有什么不轨的企图,他便是拼下这条性命,也要与之同归于尽。

    酒宴一切如常,但霍弋却不敢掉以轻心,一盅酒喝了一晚上,也没见少一滴,筷子举起来,又放下,却并没有吃下任何东西。这样的小动作,并没有逃过赵舒的眼睛,但也只是假装没有看见,自顾与旁人饮酒。一场酒宴持续了一个时辰,霍弋终于听不惯满耳的歌功颂德,看不惯满眼的谄媚笑容,等到魏延旧将陈式也举着酒杯称赞赵舒的盖世奇功时,霍弋拍案而起,大声道:“酒也喝了,菜也吃了,末将却见不得这些背叛故主的小人行径,就先告辞了。”

    他虽然没有明言,但谁都知道指的是陈式。霍弋现在的官职远在陈式之上,而且以陈式平日为人,在诸将之中并不受欢迎,骂他几句原也无妨。可是现在陈式正在称赞赵舒的功绩,霍弋这样的作为,难免让在座众人变色。陈式仗着赵舒之威,也不肯咽下这口气,拜道:“大将军,霍弋辱骂末将不打紧,却隐射大将军,实在罪不容赦。”王平也急忙起身,对着赵舒道:“大将军,霍将军酒后失言,还请大将军不怪。”

    王平虽然是好意,但霍弋却不领情,大声道:“我并未酒醉,不过是实话实说。”又转对赵舒道:“末将今日前来赴宴,还是想问大将军一句,什么时候放末将回宛城?”说着又冷哼一声,道:“不过现在末将又开罪大将军,怕是再没有机会离开成都了。”神色傲慢,俨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赵舒并没有勃然大怒,只是缓缓站起来,道:“本将军原本打算散席之后,再与众位商议此事。既然霍将军迫不及待,那只好提前散席了。”说着轻轻拍了拍掌,就听外面响起杂乱的脚步声,文鸯、傅俭二人全副披挂入内,而大厅之外,也都突然之间站满了手持兵刃的军士。霍弋顿时脸色大变,伸手向怀中一探,便想冲到赵舒身前,与之拼命。王平却远比他沉着,看到霍弋动作,知道必有行刺之事,急忙伸手拉住,低声喝道:“休得鲁莽。”

    霍弋原本是因为相信王平,才肯来到成都,现在却不得不怀疑王平是否也勾结了赵舒,怒道:“再等片刻,我等便要被乱刀分尸,还什么鲁莽不鲁莽?”他大声喊出这句话,厅中众将都觉得寒意上涌,不禁想到:赵舒让刘理登基,只是表面文章,而最终的真实用意,还是要排除异己,篡夺皇位。

    关平此刻也在厅中,自从再次与赵舒携手以来,对于皇帝姓刘还是姓赵,已经远比以前看得开了,但现在也不禁对赵舒的所作所为动怒,沉声问道:“大将军邀请我等赴宴,却暗伏刀兵,不知是何用意?”

    “关将军少安毋躁。”赵舒含笑回答之后,又拍了拍掌,就见萧贲牵着一匹白马入内。众人都不明白是何用意,都又直愣愣地望着赵舒。赵舒又高声喊道:“恭请圣旨。”接着叶枫便从后面双手捧着圣旨走了出来。众人又都不由地私语起来,大都怀疑这是赵舒威逼皇帝下达的禅位诏书。

    但赵舒接下来的话,却让众人大觉意外。“本将军自受昭烈皇帝托孤之重,鞠躬尽瘁,幸赖诸位鼎力相助,三军将士死战疆场,才得以收复两都,光复山河。本以为汉室中兴在即,却不了先帝惨死,以致朝廷内外,人心浮动,更有怀疑本将军意图不轨者。为恐扰乱天下臣民之心,本将军今日设宴,已经求得陛下圣旨,效仿高皇帝昔日‘白马盟誓’,以昭示天下,本将军确无篡位之心。而在座诸位公,也需的一一盟誓,若有叛逆之心,天诛地灭,子孙断绝。”

    赵舒说完这番话,便让叶枫将圣旨放在中正,对着圣旨下拜,道:“臣大将军南充侯赵舒,对天地众神明及历代先帝盟誓:若有篡位自尊,阴谋叛逆之心,甘受天谴,五马分尸而死,子孙也世代蒙难,万劫不复。”然后起身示意萧贲将白马杀死放血。

    看着鲜红的马血流入盛有美酒的大鼎之内,赵舒扫视众人,问道:“哪位将军接着来?”有意无意却看向桓易。这件事情,赵舒并没有与桓易商议,所以桓易此时吃惊程度,并不亚于霍弋等人。感觉赵舒的目光扫过自己的脸庞,桓易默叹一声,便打算上前。但霍弋却抢先一步,跪在圣旨之前,道:“臣镇远将军,南阳太守霍弋对天盟誓:……”说完之后,并没有起身,而是恭恭敬敬地向赵舒拜了三拜,道:“末将误听谣言,不知将军忠义,罪该万死,还请将军宽恕。”

    赵舒亲手将他搀扶而起,道:“将军对朝廷忠心耿耿,吾岂会见怪?”霍弋再拜退下,接着桓易、关平、蒋琬、王平等等,甚至包括陈式等都一一盟誓,然后一同饮下血酒。,这就是被后世称为“白马再盟”的盟约。这足以证明赵舒毫无野心,同时也为后世增添一个未解之谜。

    赵舒自始自终都守护着对关凤的诺言,没有篡夺汉室江山。当然并不仅仅是这样的一个原因,从根本上来讲,赵舒并没有担当开国皇帝所需要的魄力,更没有将天下掌握在手中的**和野心。赵舒只是一个很平常,甚至说比一般还低一个档次的普通大学生,多少年来,这个本质是没有改变的。一个和平年代的人,一旦回到古代,满脑子里只有杀戮、女人、权力,那只能说教育的失败,和他个人人格上的缺陷。赵舒虽然说不上是个好人,但他是个正常人,没有那种深度的变态心理。能够走到这一步,不能不说赵舒有着比其他人更多更好的运气,但是他失去的也更多。关凤、吕容,如果没有战争,会是多么美丽的一个童话,然而现在的赵舒只能形影相吊,黯然神伤。

    迅速衰老的病连叶枫也没有办法医治,这几天赵舒的身体越发虚弱时常会突然心脏绞痛。或许自己的大限将至了,又何必让叶枫强撑着找治疗的方法呢。回到房中的赵舒突然间大声喊道:“来人。”萧贲大步入内,抱拳道:“将军有何吩咐?”赵舒道:“去,将天涯叫来。”

    很快叶枫就来到了赵舒面前,问道:“大将军,是不是心脏又绞痛了?”语气之中,不仅有担心,竟还有一丝难以掩饰的惶恐。可惜赵舒并没有觉察到,只是将自己心中的想法一一说出。从他的第一句话出口,叶枫就像个傻子一样呆呆地不发一言,最后才摇了摇头,道:“大将军,你再给我些时日,我定能研究出治疗你的办法。”

    看到赵舒欲言又止,叶枫叹息道:“大将军当真决定了?”赵舒点了点头,:“难道你还有别的办法了?”叶枫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还是摇了摇头。次日上书刘理言北魏溃败,东吴称臣此时正是出兵北上剿灭魏氏的大好时机,遂准备明日启程返回洛阳出兵北伐。刘理下诏,言大将军赵舒光复两京劳苦功高,赐赵舒食邑万户,其子赵疆拜骑都尉,赐爵关内侯,追谥其亡妻关凤为安国夫人,吕容为定国夫人,准其所奏。

    在“白马再盟”之后的第三天,赵舒又再次将请桓易、蒋琬、关平、王平、霍弋等文武大臣请到大将军府。可是这次赵舒却已经是病入膏肓,无力地斜靠在塌上,气息微弱,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在场众人都没有想到,仅仅是在盟约之后,赵舒便病入膏肓,而且来势汹汹,连叶枫这样的神医也束手无策。

    桓易仍旧是站在最靠近赵舒的位置,听着赵舒断断续续交代后事:“我死之后,以桓易为镇北大将军总领洛阳,长安两京军政,蒋公琰为大将军开府治事,费祎为尚书令,辅佐陛下。诸位将军可速返镇守之地,谨守疆土,防止魏吴乘机入侵。朝廷实力虽然与两国不相上下,但诸位切记,自从亡国之祸皆起于内。只要诸公精诚合作,以国事为重,定能成为中兴汉室之明臣,流芳千古。若是不听吾临终之心,以私心而误国事,则遗臭万年,子孙蒙羞。愿诸公慎之,戒之。”

    桓易明白赵舒这些话大多是说给他听的,所以赵舒才将其调往前线,一来前线洛阳等地大部分将领都是赵舒旧部,继赵舒之后除了桓易没人能指挥得动,二来要他时刻防着北魏没有余力再想其他的事从而绝了桓易改朝换代做开国功臣的心思,三者也出于保护他的意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遂拜倒在地,泣声道:“末将等谨记将军吩咐。”赵舒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过了片刻赵舒嘴里呐呐道了几声“遇土将死,遇土将死...”随后渐渐地合上了双眼。

    公元231年,这位本不该属于三国,却又在蜀汉掌权长达十余年的大将军,最终病逝于成都大将军府,享年43岁,谥忠武侯。

    赵舒逝世的第二天,叶枫与赵舒之子赵疆也神秘的失踪了。

    公元2016年5月,国家考古研究中心,一个年轻的的考古工作人员正对着一个年龄约莫50上下的中年男子说道:“局长湖南省考古研究所上报桃园县某村有村民在建房挖地基时发现一本三国时期的史记,里面所记载的历史与我们所知的三国历史不一样。”一段不为人知的历史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短暂王朝即将面世,是结束也是开始。

    测试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