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美味关系 > 867,浪漫和浪费
    终于。所有拥有碎纸屑的爆竹都燃放完毕。他们也开始转移战场。

    本来安然以为。以老爸这种缺少一些浪漫细胞的男人会偷懒省事。在这边的空地上把所有的烟花爆竹都放完了拉倒。不用费二遍事的跑到下雪的海边去吹海风。但出乎她意料的是。还沒等她这个伪文艺伪少女提出去落雪的海边浪漫一下。安国庆看放得差不多了。就提出。走。上海边去。

    安国庆的理由也很简单。在海边放过鞭炮之后。谁还愿意在这种里气的地方放。海边的那片地儿多敞亮。放着心里就痛快得很。

    安然点头。心果然与浪漫无关。但为什么老爸的这个理由比她的更像样呢。

    大雪继续不徐不急的落着。风却比平时还要上许多。气温也要比平时高一些。这就是大家常的。“雪里不冷。雪后冷”。暖空气和冷空气遭遇变成雪。雪落之后。气温才会直线下降。尤其是在这种几乎沒什么风的时候。气温反而倒是更温暖一些。

    气温一高。熊姐的心情就很好了。也有心情赏雪了。慢吞吞的牵着她家男盆友的爪子当拐杖用。。万上遇上雪下有浮冰的地方。有这么一个下盘很稳的家伙在旁边。还是很管用的。起码不用跌得四脚朝。屁股遭罪。

    虽雪下得慢。也不密。但下了这么半。雪花又大。地上还是慢慢的积了一层雪白。露上的一切物体。无论是树木。建筑物。还是其他的一切东西。包括行走在雪中的他们的头顶肩头都被装饰一白。变得无比统一。也无比的洁净。放眼望去。视线之中都被缓缓坠落的雪花所遮挡阻格。视野之中。一片白蒙蒙的。盯着雪落的时间长了。产生了一定的视差。也就那么容易从无数雪花之中分辨中每一朵了。透过这不断的落下的雪花举目四望。到处都显得雾蒙蒙的。而雪中的空气也格外的好。尤其是在沒有大风的时候。雪花悠然的飘来。带去空气中的浮尘。闻起起来十分清新。就好象……得矫情文艺一点。就好象那是雪花所散出来的清香一样。以往都被伴随而来的大风所吹散。让人透不气来。自然也就忽略了雪花的味道。如今沒了风。这味道也就自然而然的透了出来。

    不过。对于某只熊姐来。只怕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每次下雪的时候。熊姐都恨不能把直接缩进自己的壳子里。连眼睫毛都好好的保护好。生怕被冻掉一根半根。可以供她嗅闻花香的鼻子先是被口罩细细的罩住。接下来还要在外面再加一层至两层厚厚的围巾。。她的围巾总是很长。依这位姐的意思恨不得将围巾可以在脖子脸上绕上个十圈八圈的。可惜。那种样子实在太古怪。出门直接会被人当成怪物围观。所以。熊姐一般只能遗憾的打出在脸脖处围上个两圈的。努努力围上个三圈的大长围巾。

    由于今的雪中气更显温暖了一下。熊姐终于难得的把围巾拉松。还在男盆友关于“空气不错”的提示下。拉掉她的口罩。用力的深呼吸了几下。吸了满满一肺腑新鲜湿润的空气。这才有机会伪文艺一下下。

    尽管也有家长带着对爆竹执着的朋友们在大雪的夜晚跑到外面来放鞭炮。但绝沒有人在这个时间特意跑到海边去。

    通向海边的道路上已是一层沒过鞋边的雪白。雪白的地面上。只有他们这一行孤零零的脚印。

    夜晚的海滩依旧黑漆一片。或者。今晚的夜滩尤其的黑暗。昨晚好歹还有星光。今晚却只有海水的隐隐水光和海滩上的微微雪光。但无论是水光还是雪光。在这视野被不断飘飞的雪花所干扰的时候。都属于理论上的概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必须有手电筒的辅助才能分得隐隐分得清哪里是墨se的缓慢涌动的大海。哪里与海相接的沒有积雪的一带中间地带的海滩。以及哪里是已经变成一片雪白的海滩。

    如果是在白。在有较为充足的光线的情况下。安然想。雪中的海和海滩想必一定挺玄幻。但是在这样缺少光源的雪夜之中。与海与地。都似乎被白茫茫的雪混和在一起。已经分不清它们彼此清晰界线。世界变成了混沌的一团。在其中行走得久了。人会慢慢的丧失对空间的感觉。就像她现在脑袋里基本就有那么点点乱。

    几只电筒。第一时间更新。他们自带的。之前向旅店老板娘借的。加在一起制造的光线在雪花的干扰之下。变成朦朦胧胧的一团光雾。光照的范围十分有限。手电晕黄的光影里。大大的雪花在海边的微风中浮动着。仿佛有了生命的蝴蝶一般。白se羽翼上被手电光镀上了一浅浅的金se。围绕着人周转动又落下。伴随阵阵舒缓而富于节奏的海浪声。这情景十分梦幻。安然几乎就疑心自己此刻正行走在自己午夜的一个温柔的梦境里。温柔。清凉。挺舒服。让人微微翘起一点嘴角。愉快而放松。

    不过。以上的感觉只限于站在海边什么都不做。

    在雪夜的海边燃放烟花。雪花和烟花交织飞舞。听起来好似言情的浪漫桥段。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其实并不如平时方便自在。好吧。其实很多时候。浪漫就是浪费力气。

    不过。人生嘛。用一些适当的浪费来创造一些美好的回忆。还是值得。否则只有有条不紊。合理利用。作合理的执行计划。缺少一点浪费留白的人生岂不是太过机械无趣。

    当然。这又是站着话不腰疼。只负责在一旁努力拿着相机。准备战胜一些不利条件。也要拍照留念的伪文艺伪少女安大摄影师的脑洞。

    而作为负责具体燃放工作的安国庆和江杰云他们真是沒她那么弯弯绕绕。闲得蛋疼的心思。

    在雪夜里燃放烟花鞭炮的最大问題就是怕这些“爆炸物”被雪水打湿。

    不过。因着在出门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下雪。所以在此之前也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用厚实的塑料袋将这些鞭炮分门别类的包裹严实。这会儿也是放一个拿出来一个。只要在点火的时候心一些。还可以保证燃放顺利的。第一时间更新就只是稍稍麻烦了一点。

    这也证实了安然之前的想法。。很多时候。浪漫就是要浪费力气。

    二踢脚。闪光雷。魔术弹。还有一些型的烟花都被先先后后的燃放起来。

    无论是声响。还是光影。在这样的雪夜里。都似乎被一层层的雪花所阻隔了。使得声响的响亮度和光影的明亮度都不同程度的打了折扣。无论是听觉还是视觉连同嗅觉都因着漫的雪花而变得湿润又朦胧。一切都显得模糊。迷蒙。不那么清晰。却又很舒服。美好。更具有梦境的效果。

    比燃放鞭炮烟花更加困难的是在这样的夜晚拍照。安大摄影师几乎沒有这方面的经验。她不断的尝试着各种角度和办法。试图让自己的照片在洗出来可以不那么具有“朦胧”的效果。至于具体的成果如何……那只有在照片洗出来的时候。才能知道了。

    为了体验一把在雪中放烟花的感觉。安然也主动要求来上几个。她那个坏心的男盆友一上来就递了她一支二踢脚。然后。安然也就毫不犹豫的给江杰云两脚。送了他一个名符其实的“二踢脚”。

    布头男友被踢得挺舒服。。安然是觉得这厮应该会觉得很舒服。不然为什么被踢了之后。就乖乖换上烟花。这不就是不踢不舒服吗。果然是属布头的。欠踹。

    为了更好的打扫这些剩余的烟花爆竹。连李彩凤也加入了燃放的行列。

    虽烟花在空里花出的花朵失了前夜的璀璨。但却又多了一份朦胧的美感。而爆竹所燃放出来的声响。也似乎受了这个格外安静的雪夜的影响。失了些许的暴烈。而凭添了一种“文静”的气质。

    当最后一支烟花放完之后。除了他们手里的手电筒。四周又陷入了一片昏暗和只有海浪声响的安静之中。大家一时间都沒有动。也沒有话。微微的依恋和不舍悄悄的划过众人的心头。虽然十分短暂就被李彩凤所打断。她叹息似的道。“好啦。总算是打扫完事了。收拾收拾咱们也回家吧……”

    最后的尾音拖得有些长。就像是她心里不舍和留恋。

    安然知道老妈李彩凤所指的“回家”不是单纯的指他们一会儿需要回去睡觉休息的旅店。而是他们在锦岭的家。

    燃放烟花。这也算是他们整旅途中的最后一个游玩的项目了。

    有人。观看和燃放烟火是一件十分寂寞的事情。观看和燃放的时候有多开心。结束之后。心情就有多寂寥。尤其是当这种观看和燃放还是在一次旅途的末尾处时。就显得尤其为的明显。

    〖衍.墨.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