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美味关系 > 870,晚点
    后来很有一阵子老板娘在检查退房的时候看到那些凌乱的床铺脏污的房间时会想起那六七个孩子忍不住在背地里跟着自家老公和儿子骂那些退房的客人说他们一把的年纪都活到了狗背上还不如人家十几岁的孩子懂事

    只是再深刻的印象也有保鲜期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忘了只是这会儿看到这些摆放得如此利整的碗盘时才再度复苏

    “诶我可算把你们想起来了你们那会儿是六七个小孩儿吧夏天来的我记得对不”老板娘有点得意的笑着问道

    安然也笑着点头夸她“老板娘你记忆力真好对我们就是夏天来的在你这儿住了一个多礼拜呢”

    “你还真别说咱店里的客人都说我这记xing好一般住得久的人再过个两年三年的再来我也记得你们还是住得短要不我早就想起来了这么说吧我开旅馆这么些年像你们这么自觉的客人还真是很少能遇到”

    呵呵老板娘您先别急着得意也别急着夸要知道有些人是不能夸的这不您这一套关系再一夸某些锱铢必较的家伙就该顺着竿往上爬了

    公鸡兄开始试图跟老板娘砍价把昨天结算的住宿费再打个折扣

    老板娘可不是第一天作生意的人一个女人一手撑起一间旅馆别看不大但沒两把刷子还真干不来而且多年下来什么样的客人也都沒少见真称得上一个见多识广想从她的手里再把交出去的钱抠回来可真是不大现实

    老板娘也不急也不恼你跟我套关系呢我也不含糊笑得一脸亲切只说我们都是熟人了下次再来津源一定要来大姐这儿住沒错虽然老板娘的孩子比姜成卓他们沒小几岁但这会儿姜成卓是将老板娘改成了“大姐”到时候儿大姐肯定给你们打八折

    听听这话说得多含蓄也不说不打折说不打折多伤感打折必须要打折而且连九折都不打直接狠打了八折但是呢这回就免了一竿子给你支到下次去

    下次谁知道他们在有生之年还能不能再来津源到时候老板娘只怕又来了个失忆别说八折不涨价就不错了

    不过姜成卓同学也不是初出江湖的小毛头这位仁兄可是用生命的全部热在砍价而且久经“杀”场早已磨练出一整套卓有成效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的杀价技巧

    很多时候只要他安心想砍就沒有砍不成的价

    不过当这只钱串子正想挥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把这位老江湖的老板娘好好的砍上砍让她见识一下什么叫马王爷的三只眼结果还沒等公鸡兄把他那第三只睁开站在老板娘身后的安然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用手指在手表上轻轻的敲了敲那意思很明显同学别光顾着计较那些蝇头小利了我们可是要开路了再砍下去时间可不等人万一到时沒赶上火车那火车票可就废了你算算这里外里的咱们岂不是赔了

    铁公鸡只得忍着心中的痛苦三两语结束了砍价面上不动声se笑眯眯的让老板娘一直把他们一家人送出了旅店大门出了大门这位同学就捂着胸口一副心绞痛突的模样哼哼唧唧步履踉跄好象一下刻就要体力不支的倒在雪地上晕眩过去

    可惜大家对于大病忽一样的公鸡兄这副模样早就习以为常就连安国庆和李彩凤这两个长辈都沒有出关心反而对他的样子报以微笑可见就沒人不知道公鸡兄此等模样到等原因为何

    雪后的天气极冷昨晚刚下时还柔软的白雪经过一夜的严寒已经变得硬踩上的去时候鞋底的触感变得很有质感咯吱咯吱作响

    雪面上一片洁白几乎沒有一个脚印四处人家的灯光寥落想必这个时候还都在睡梦之中一片寂寂中只有海浪声伴随着安然他们的脚步声一下一下有规律的响着

    他们要走到大街上打车去火车站这个时候第一班早班公车都还沒开动雪后节中打车困难所以他们为此留出了不少时间

    不过他们的运气还算不错沒等太久就有一辆出租车被他们拦下司机师傅有点诧异的看着他们的装扮和手里肩上的大包小包好奇的问你们这是要去走亲戚

    大家哼哼哈哈心说不是我们是回家

    司机也不过随口一问打开后备箱让他们把大包小包都放进去一路往车站开去

    路上的车辆行人都很少但路况并不好由于是过年也由于这时他们这些小城还沒有下雪后往路上撒盐清理的习惯再因着风的关系有些路段还好有些路段的雪积得很厚司机为了安全起见一路开得很慢

    李彩凤一路看着路上的况不由得庆幸幸亏家里有一个凡事还cao心的小老太太一蹦八丈高的非要起个大早弄得现在时间倒是相当充裕否则看看这样的车速虽不至于一定要迟到但八成心里也急得很

    车子一路龟速开了火车站

    春节的期间的火车站尤其像津源锦岭这种小站人流量一下子就降了下来该回来过年的都回来出差出门的人也都正待在家里团聚你再勤劳哪怕自己不过年别人也要过年大部分工作不得不停止至于春节结束的交通高峰还未到来所以火车站内外都显得有些冷清与平时的繁忙形成鲜明的对比

    本来他们出门的时间已经大大的提前但由于路上的路况不好致使到了火车站的时候时间倒也沒剩太多不过即便如此留念成瘾的安大摄影师依旧在火车站内部找了两处比较有代表xing的地方请一位旅客帮忙合了影

    因为帮了忙也就有了交谈巧的是这位中年旅客与他们搭同一班车不过这位大叔的目地的不是锦岭而是省城他这次是回乡过年但因着生意上还有些事不得不提前返回

    都是等车无聊这位大叔也是位生意人做生意的主儿沒几个嘴上不能讲的干脆就与安然他们坐在一起聊起了天

    因着大叔是本地人所以自然而然的就问起安然他们来津源的目的安然他们依旧那种含含糊糊的态度并将话題转到了对津源的评价以及前天的龙王春祭上

    大叔对今年的春祭很不满意评价说简直是胡闹把好好的一场春祭搞得乱七八糟好在现在也不讲究这些了要是在过去那是非常不吉利的是要影响渔民一年的运势的

    这就是本地人和游客的不同态度在本地人看来很不能忍受的事对于外地人如安然他们这样的游客不过是看了一场热闹而已如果春祭是正常的进行固然很好但如果混乱如今年他们也很容易的从中找到乐趣未免有点傻子看热闹不怕大的旁观感说起来真有点不那么厚道

    接下来又从春祭转到了津源旅游的问題上安然他们便谈起他们的游览路线和过程大叔便说你们来的季节不好很多地方在冬天真沒什么看头否则的话你们其他季节来很多地方都值得去转一转他举了几个例子其中大部分地方是安然他们上次来的时候就玩过的但有些地方却是安然和吴泽荣在各种旅游手册里沒有找到的这位兔子小姐听着听着一个沒忍住又把她的笔记本拿出来吓人

    好在这位大叔见惯了场面只是稍稍惊异了一下便笑着问小姑娘你这是还想来玩啊既然这样我再给你推荐几个地儿一般说外地人都不知道啊

    那敢好大叔您敢紧说说~

    安兔子小姐星星眼

    说起关于津源旅游的话題大家的话就多了尤其是作为津源本地人的大叔说起自己的家乡来自然头头是道从风景到食物安然他们便说起这一次大家买回去的一些特意和在本地吃的一些特se美食

    这位大叔显然除了爱玩也是个爱吃的听了安然他们的话便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些本地人才知道的特产和美食建议他们下次来的时候最好去尝尝看看合不合胃口

    虽然他们这边说得热闹但大家也都一直在留意着时间可就像安国庆之前担心的那样火车果然晚点了

    不久之后火车站也对这班列车的晚点进行了广播遇到这种天气晚点的就不是一班两班的列车了由于好几班列车都晚点旅客不得不暂时滞留这下候车厅里的人又渐渐的多了起来

    等车无聊江杰云他们干脆拿出一副扑克来邀大叔打牌

    〖衍.墨.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