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美味关系 > 872,归来
    四人眉毛都没动一下——说实话,这四位那一脸纸条的模样,现在最适宜的表情就是面无表情,只有面皮上有风动草动,可想而知那一脸的眉毛胡子的结果会怎样,继续施施然打自己的。

    果然都修练有成,瞧瞧这一个个淡定的,嗯……如果的仙风道骨,卓而不群!

    你们不动,我动!

    安然一回了座位就开始嘻皮笑脸的捣乱,对着以自家老爸为首的四位大小男同事进行“惨无人道”加“残酷无情”的讽刺打击,正说得高兴,被江杰云手疾眼快,动作神速的在嘴里塞了一个小饭团。

    这厮的动作太快,安然的嘴上一秒还在张合着,下一秒就已经两腮鼓鼓的包了一嘴的饭团,两眼还迷迷茫茫的瞪着,有那么一两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反应了一下才发觉自己被混蛋男盆友给暗算了!这下眼睛瞪得更圆了,不得不说,她这副模样,看着实在是……有点傻。

    李彩凤看得都有点忍俊不禁。

    但另外四人却依旧面无表情,包括某个混球男盆友,只有四双眼睛无一不盛着满满的笑意。

    剩下的一少半旅途就在这样的笑闹中不知不觉悄悄溜走了。

    火车缓缓驶入锦岭站,站台上等待着零零散散的旅客都呈现着一种抻脖渴盼状,可想而知,这绝对是长时间的晚点等待给闹的,生生把人的脖子给等长了一截。

    这边忙着下车,那边安大摄影师还没忍忙里偷闲的对着人群卡嚓了一张。

    其实反正他们也不能马上就抬腿走人,别忘了,他们还有不少托运的行李需要取回,他们办理的是随车托运,人与行李一起到达。

    所以,他们出了站台的第一件事,就是需要找一辆出租车。

    六个人再次分开行动。

    安然看着他们随身带着的大包小包的随身行李,可喜的是经过三只吃货在火车上大吃一气之后,还是为了他们减了少一些负重的。

    安国庆和李彩凤去办提取托运行李的工作。

    姜成卓出站台去拦车砍人……啊,错了,是砍价!

    江杰云和赵真旭依旧负责搬运。

    由于这趟车本来人就少,托运行李的就更少,因此行李提取的速度相当之快,快得几乎有点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当然,这一点也很让大家感到有点惊喜。

    取了行李,接下来就是搬运了,留下安然继续在原地看着行李,李彩凤则坐到出租车上,四个大小男人不过往返两次,所有的行李就全部搞定,安然不得不承认,家里有几个壮劳力还是给力的,如果能少吃一点就更好了。

    但是她这种周扒皮一样恶霸地主的思维受到了三只吃货的一致鄙视和批判,太冷酷了,又让马儿跑得快,还想马儿不吃草,公鸡兄盛赞道,安妹妹真是比我还狠啊!有前途!太有前途了!

    由于行李太占地方,在充分的估计和计算之后,一惯节约的公鸡兄不得不打了两辆车,安家一家三口一辆,三位**商一辆。

    当把行李安置好,靠椅背的一刻,安然和李彩凤不由得一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异口同声的道,唉,可算是回家了!

    安国庆在副驾驶上听得直乐,这话说得,好像谁不让你们娘俩儿回家似的。

    安然和李彩凤让他说得也笑了起来,可不是,好象是谁不让他们回来似的,又好象他们历尽了怎样的千辛万苦才回来似的。

    但事实上,望着窗外的熟悉又亲切的景物时,虽然心里明知道,前前后后的加在一起,他们一共才离开几天而已,可却偏偏有一种时间翻倍的错觉。

    与津源一样,锦岭街头也是一片洁白,车辆和行人一样稀少,出租车行进的速度也很慢,路边不时可以看到一队队的环卫工人在辛苦的工作着,安然目测锦岭的雪下得似乎比津源还要更大一些。

    出租车从火车站到家的时间用了比平时一倍还有余,雪后的空气极凛冽,安然下车的时候裹着她的小毛毯还忍不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安国庆急急忙忙的打开彩票站的卷帘门,然后一行人也跟在他的身后急急忙忙的搬着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的行李,公鸡兄照旧结账。

    两位司机一边收钱还一边一搭一唱的“夸奖”着这位同学,说你这小伙儿可真会算账,这大雪淘天的,也就咱们哥俩儿吧,让你这一张嘴给说得五迷三道的,赔着车嫌吆喝,你再换一个试试,你再加一半也下不来。

    安然一边搬东西一边想,不可能!两位师傅你们那是吹牛皮!就我们公鸡兄想在谁身上割肉,就少有割不下来的!

    虽然他们离开的时间并不长,但无人的房间里已经透着一股清冷陌生的气息。

    安国庆再度将卷帘门自内拉下锁死,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的行李都先堆放在原处,一行人先上楼回家换衣服。

    六个人,在门前分成两波,各回各家。

    门窗紧闭,房间里尚未来得及积上多少灰尘。

    安家一家三口也顾不上多打量,进门先换了鞋,都回房间换衣服。

    尤其是熊小姐安然同学,一进屋直奔衣柜,有如蜕皮一般左一件,右一件的往下脱,然后换上柔软又舒适的家居服,这才好似从沉重的衣物里解脱了出来似的,好像身体都轻了几斤一般,长长的舒上一口气。

    挂好衣物,将窗户欠开一道小缝,慢慢的更换空气,事实上,房间里的空气要比楼下彩票站的清透许多,安然琢磨着大概郑晓和周芳华过来的时候,帮忙开窗换过气了。

    窗台上的花花草草依旧枝叶繁茂,花朵水灵,鱼缸里的鱼儿们悠悠闲闲的来回游动,照样健康活泼。拉掉桌上,床上的防尘罩,阳光从窗外洒了进来,在地板上铺了一层明亮亮的金黄,安然忍不住笑了起来,一边折叠着防尘罩,送到卫浴间的洗衣篮里,一会儿集中起来清洗一边哼着歌,旅途虽然愉快,但最好最自在的还是自己的家。

    很多时候,有对比,才有感受。平时天天窝在家里,就会想念旅行,但当旅行之后,才会格外的对比出家里的安定与温暖。

    说白了嘛,人都有点贱,或者说,生活总是需要一点变化,在家里窝得久了,就渴望出门溜一溜,走一走。走了久了,又会开始想念安定的宅生活。

    一点变化,可以让生活更美好。

    当然,必须是一点,而且最好还是在自控范围之内的。

    对于讨厌意外的悲观主义蜗牛星人来说,太多的意外和变化,会让她的小心肝承受不来。

    与安然的磨蹭相比,安国庆和李彩凤的动作要快得多,起码,他们都比安然这只熊小姐少穿了好几层的“皮”,安然从房间里出来的时,李彩凤和安国庆已经在收拾客厅中的防尘罩了。

    所有的防尘罩都收集在一起丢进洗衣机,安然泡上一壶热乎乎的水果茶,茶刚泡好,大门也被敲响了,三只吃货前来报道。

    有了吃货在,仅仅是水果茶是绝对是打发不了这三只饭桶星人的,冰箱里还有安然临走之前做的饼干和点心,可以说熟悉吃货习xing的安大厨也算是把眼前的情景考虑在内了,特意多做了一些,如今放进烤箱中小小的加热一下,正好打发他们。

    坐在餐桌前,喝喝热茶,暖暖身体,再吃几块小点心,休息一下,接下来就是旅行归来后的整理工作了。

    首先就是把楼下的大包小包,大箱小箱的都搬运到楼上来,先是归整各自的衣物和行李,所有在旅行途中的被单被套等等床上用品,毛巾浴巾,还有脏衣服,分门别类的丢进洗衣机里清洗。

    剩下的旅途用品,什么未用完,剩下的调料都由安大厨收进厨房,各自的洗漱用品,护肤品都送进卫浴间,如此种种,各归各位。

    收拾杂物的空闲时间,安然也没忘了给好友们打个电话,拜年问好——之所以,没在旅途中拜年,这是由公鸡兄提议,咱提前拜个早年,回来后再拜个晚年,正点就别拜了,咱们谁跟谁啊,也别弄那些虚头巴脑的客套劲儿,只要感情深,啥时拜年不一样,而且还可以省省长途电话费。

    大家一致朝他呵呵呵,心说,最后那一句才是最重要的吧?!

    不过,为了这只铁公鸡可以过一个好年,不至于在新的一年到来的美好时刻突然心肌梗塞一类的疾病,也避免这位仁兄在过年期间一直心痛难耐,所以,尽管大家对他的提议进行剧烈的,猛然的,激烈的抨击,但是最后还是按照他的提议办了。

    好容易过个年,旅个游,还不得让所有人都高兴开心一点吗?

    这会儿回来了,安然正好一一给好友们拜个晚年,最主要的是通知大家他们平安归来,并且带回了不少东西,如果这几天有时间,就过来一趟,聊一聊过年期间的感受,顺便把礼物和帮他们带的东西都搬回家去。一

    〖衍.墨.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