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美味关系 > 874,疗伤
    安然不觉对这三位同学深感佩服,这脑洞开得,真是快赶上他们的胃袋一样巨大了。

    再这么胡掰下去,都可以编一本类似于爱丽丝梦游仙境之类的童话故事了,很多理由完全是不靠谱到天外飞仙,就差说这四人一起在三十晚上放鞭炮接神的时候遭遇了不明飞行物,被其神秘射线辐射了大脑,造成了脑电波异常,这才一起赶在他们回来的第一时间急切来访。

    安然觉得自己是很认真的讽刺,但这话说出来,人家三个吃货特别故意作出“葱白”状,一起道,安小然安妹妹你好聪明哦,也许真相就是这样!

    安然冲他们翻白眼,我是在胡思乱语,谢谢!

    但三人对她摇手指说,福尔摩斯同志曾经曰过,除去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多么难以置信,那也是真相!

    安然直接呵呵给他们看。

    这三个从来没正经的**商却一点都不以为意,继续他们的胡言乱语,乱着乱着,居然开起赌局来,彩头包括,今天中午谁赢了就拥有一盘肉菜的全权所有权,饭后可以不用打扫战场,晚上把家里的卫生都搞干净……诸如此,非常具有饭桶星文化se彩,让安大厨听得嘴角乱抽,心说,赌也就赌了,但你们能不能把你们的那些猜测搞一搞,弄得靠谱一些行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四个人一边拆着纸箱,一边斗着嘴,正说得热闹,大门再度被敲响了。

    姜成卓站在最靠近大门的位置,一听敲门声,顿时兴奋了,马上叫着,我来我来,谁也别跟我抢啊,今天中午的肉可都是我的了!

    赵小胖立刻拆他的台,大喊着,诶诶诶,不是说好了就一盘的吗?怎么转眼都变成你的了?你他妈讲理不讲理啊?别你这么不要脸的啊!老大,你听听,你听听!

    公鸡兄就跟没听着似的,摩拳擦掌的奔着大门就去了,让安大厨看,那架式不像是要去开门,反倒是像饿虎扑食,这态度可真是太热情了,热情得简直有点吓人,希望这第一位来报到的同学不要被这位仁兄的热情吓个好歹。

    事实证明,安大厨有些多虑了。

    因为来人比热情高涨的公鸡兄还要热情,一见面就尖叫,“唉呀,卓子,见到你们真是太好了,过年好呀!!!”

    挺平常的话,但要看以什么样的语气讲出来。

    如果以平淡的语调来说的话,其实就是一般般而已。但当你以一种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得深山出太阳,而且还是被压迫了很多年,终于见着亲人解放军的调子说出来,不,不对,应该是尖叫出来的时候,那可真是……差点没反过来把公鸡兄吓了一小跳。

    “……啊……啊是,过年好,芳华妹妹,过年更漂亮了啊!”本来热情得吓人的人反被吓到了,公鸡兄几乎有点反应不能,但同时,身体的本能让他十分“俊杰”也很敏捷的往旁边让了一步,免得挡得这位热情的客人的路。

    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十分正确的,这位热情的客人下一秒就如一阵清风一样掠过他的身边,朝鞋柜扑去,非常神速的三两下脱掉自己的小皮靴子,换上了舒服的棉拖鞋,然后直接瞄准目标朝着安然扑了过去。

    真是太……太热情了!

    差一点被小周姑娘原地扑倒的安然身上的娇躯的拥抱挤压得差点一口气憋在胸口没背过气去,噎得直翻白眼,好好的喘了两口,才算是顺过气来,慢慢的抬起手轻轻拍了拍这姑娘的后背,喃喃道,“……咳,周芳华同学,看到你这么想念我,我很感动……真的,都快热泪盈眶了……”

    也许是安然的声音太小,也许周芳华的情绪太过激动,总之这位小姐反正是没听着安然的话,而是自顾自的叫着,“唉呀,安然,你可不知道,真是烦死了!”一边说一边更加亲密的死死抱住安然,这亲热的劲头真是……差一点就赶上公鸡兄对于孔方兄的热情了。

    某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一听小周姑娘的这句“烦死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本能的想说一句,“呸呸,童言无忌,大风吹去!”不过,由于周芳华将她靳得太紧,紧到她都有点呼吸困难了,这句话只能卡在喉咙口里原地打晃了。

    不只安然一个被周芳华同学的热情给震到了,另外三只吃货也被这位姑娘的如火一般的热情给弄到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到底还是安小然的亲亲男盆友反应快,或者说更心情他家女盆友,不带这么吃他家安小然的豆腐的,吃两口得了,这怎么还没完没了?

    可还没等江杰云有什么行动——比如,把自家女盆友从这位牛皮糖小姐的怀里解救出来,或者把牛皮糖小姐从自家女盆友的身上薅下来等等,大门再一次被敲响了。

    这一次公鸡兄很有风度的将开门的任务让给了赵小胖——也不知道这位仁兄是不是有点被小周姑娘刚才的热情给稍稍惊到了。

    不过,与公鸡兄相比,小胖同学的运气要好得多,因为他开门迎接进来是郑晓郑女侠,郑姑娘的表现挺正常,看到他虽然挺高兴,但就是挺高兴而已,笑着拜过了年,换鞋进门,然后就被粘在安然身上的牛皮糖小姐给逗得大笑。

    然后,大家也就知道了,这小周姑娘可不独独对他们热情,也不独独对安然格外热情,过年这两天,她过来这边检查安全工作的时候,偶尔遇到小周姑娘,这位牛皮糖小姐对她也一样的热情非常。

    太伤心了!

    太滥情了!

    你个四处留情的渣攻!

    刚才还很被感动的安然表示,她难过极了,很受伤!

    但小周姑娘表示,她才是真的受伤好吗?

    小郑女侠捂着自己的胸口大声**,不,亲爱的,你一定没有我伤得深!

    得,那就先没干活了,赶紧坐下来“疗伤”吧。

    不过,在“疗伤”之前,安然觉得对于这两位从大雪里跋涉而来的“伤员”显然目前更需要一壶热气腾腾的热茶。

    但“伤员”们表示,如果以热茶之外,能有一点别的小点心之类的零食,“疗伤效果”会更好一些。

    安大厨认为,不管是热茶,还是点心,“伤员们”还是贡献出一份自己的力量“疗伤效果”才能达到最佳。

    对于安大厨的这个建议两位“伤员”是没有一点意见的。

    一壶热茶,几样点心和零食摆上了桌,一群人也从客厅移师到了安然的闺房,安然三个女生霸占了舒适的地台,而江杰云他们三个男生也就只好发挥自己身上不多的绅士风度委屈一点的坐在了地板上。

    “到底是怎么回来啊,周芳华同学,在下表示对小姐您突然之间的热情有点受宠若惊,为了安慰一下我这颗被吓得差点停跳的心脏,你是不是赶紧给我们解释解释。”

    当大家一坐下来,刚才还急着表示自己很受伤的两位“伤员”这会儿倒不着急了,用一种在春节期间饱受虐待的神气表达着对热茶和食物的热爱。这让安然几人感到有点奇怪,交流了一番眼神之后,由安然首先发问。

    小周姑娘吞掉塞了满嘴的食物,然后豪迈的往自己的嘴里灌了半杯茶水后,一下子将自己的身体摊进一堆靠垫里,蔫蔫巴巴的叹道,“唉,别提了,相对于你们这些人在外面的开心快乐了,我这个年过得每一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说完了就开始以手掩面的嘤嘤假哭起来。

    安然斜眼,这才太夸张了吧?

    郑晓一边往自己的嘴里填食物一边附和着点点头,笑着点头同意道,“是啊,是啊,如果不是不可能,我们俩真想拿着压岁钱买张火车票去津源找你们去,还是你们好啊,这个年过得多高兴啊,再看看我们俩,啧啧啧……”她开始摇头叹气起来。

    这下,安然四人倒是对她们在新年期间的“悲惨”遭遇更有兴趣了,不会是真的遇到不明飞行物,被外星人给绑架了吧?

    外星物?绑架?

    两位“伤员”被这四位的奇葩言论也给搞得一怔,她们错过了什么神奇的故事吗?怎么突然之间听不懂朋友们的语言,也搞不懂他们的大脑回路,有沟通不能的倾向了呢?

    于是,这四人开始向她们解释,在她们到来之前,这四人……安然打断,那是你们三人的猜想和赌局,别扯上我,我可没你们那么不拘一格的想像力。

    听了他们的解释后,周芳华和郑晓的第一反应也是惊讶。

    “飞飞一会儿也来?”小周姑娘困惑的确定道?

    安然点头。

    一向不爱凑热闹的楚姑娘大驾很快光临固然让人感到有点奇怪,但最奇怪可不是楚姑娘,郑晓讶然,“什么?吴泽荣一会儿也过来?”她不解的微微皱了眉,“他有什么事吗?”

    安然四人一齐朝她们耸肩,动作很一致,回答也很一致,“不知道啊,我们还以为你们知道呢!”一

    〖衍.墨.轩.小.说.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