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猎户家的小娇娘 > 第84章:自作孽不可活
    原来有些心眼多的村民,见事情风头不对,便立即去叫了村正过来处理,阿文叫去报官的小子也被拦了下来。

    毕竟出了官司,整个村里的名声都要被连累。

    村正一把年纪还得来帮人擦屁股,真是难堪得很,但又不得不低头。

    他腆着脸开口:“这位小哥,我是榕树村的村正,咱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不如去我家坐坐,喝杯热茶吧。”

    阿文噎了他一句:“你觉得我喝得下?”

    村正搓了搓手,“呃……这,我是来解决问题的。周家不像话,我定给你们一个交代。我叫他们上门去给周勤道歉,以后一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道歉就算了?他们把人家房子都砸了,就一句道歉就完了?这样的人你们竟然还留在村里,不怕以后还给你们惹什么祸事?”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不就是要把周家除出榕树村嘛。

    周家人一脸不可置信,事情怎么就变得怎么严重了,连村都不能呆了?

    这,这叫什么事啊?!

    刘氏不怕死,挣开周二顺的手脱口而出喊道:“那小畜生还不是一样砍了我们家,还差点把我掐死,还放狗咬我呢,我孙子还被牛踢伤了,怎么不见他来道歉。”

    “闭嘴!”周二顺和村正同时喝斥出声。

    村正指着周二顺破口大骂:“老二,你就这么当家的,任由个女人爬到你头上拉屎撒尿,也不看看男人说话,哪有她插嘴的份!”

    周二顺都这把年纪了,今天赤裸裸的丢人,一时气血翻涌,头晕眼花,站不稳差点摔倒,还好儿子上前来扶他一把,才勉强站住了。

    阿文“嗤”的一声轻蔑道:“那好啊,你既这么说,我们就来算算呗。周大哥不在家,你们私自上门偷东西,自己被狗咬伤,被牛踢伤,这除了怪自己蠢,怪不了别人吧。”

    “再说周勤掐你,你死了吗?你这嗓门这么大,生龙活虎的,你要么找大夫来验伤看看呗。最后说周大哥砍了你家,行啊,算了钱来,我们照价赔偿。”

    周家人的心才刚放下一口气,又被他一句“可是”提上了嗓子眼。

    “可是啊,我们既然赔了银子,也该算算周大哥这一方的损失了。哟,要这么算下来,也不知道你们要赔多少。”

    “除了这些,我还要告你们一个残害耕牛呢,这可不关周大哥的事,牛是我们黄家庄子的牛,这事得我说了算。”

    一条条一桩桩说得这么明明白白,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周家铁定是惨败的那一方了。

    大家都不敢吱声,诺大的村子安静到像得了鸡瘟一样。

    阿文心里还是担心周勤的情况,此时没有心思留在这多说废话。

    他直接向村正开口:“要不村正你商量商量怎么办吧,我没时间在这跟你们绕圈子,反正话我摆在这了,其它也不想多说。”

    他回头朝周家一家人冷冷说道:“你们把周大哥的东西一样一样给我交出来,少了一样叫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周家此时哪里还有什么骨气,把东西一样一样搬出来。

    一众村民也在一旁点数,想借此聊表忠心。

    “刘大花,还有油罐子呢,藏哪里去了?”

    “哎哎哎,还有一袋不知道是米还是什么的,我看见过的。”

    “噢吼,还有锄头镰刀,早上他们出了时可没有拿那么多出门。”

    “对对对,就是这把,一看这新的锄头就不是周家的。”

    “还有别的没有?你们快帮忙看看,别漏了什么。”

    好家伙,这群众的眼睛雪亮得真是可怕,连一根头发丝都能发现。

    这下可好了,不怕周家藏什么东西不归还了。

    那板车烂了,阿文只得吩咐庄上众人帮忙抬到庄子后再找车一起拉上周勤家。

    其实可以不用这么多人,但阿文怕万一周勤要是没找着人,那肯定得带人进山找人才行啊,这人多力量大,总是能出一份力的。

    三公子交代看顾的人若出了什么问题,他怎么回去交差啊。

    哎呀,真是操碎了心了。

    阿文一行人刚走,刘氏就晕了过去。

    众人见了没一个关心她的,都纷纷揶揄打趣起来。

    “该不是刚发财又变成穷光蛋,气得晕倒了吧。”

    “看看是真晕倒还是假晕倒?”

    “就是,刘大花心眼可多呢。”

    “哎,韦公来了,叫他看看。”

    春娘终于把大夫请来了,却不知家里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忙叫着“让让”才能从人群里扒出一条道来。

    韦公是个老村医了,经验丰富,对待这种病症,直接扎一根粗银针,人“哎哟喂”大叫一声就醒了。

    众人轰堂大笑起来,越发嘴下不饶人。

    “韦公,刘大花被狗咬破了屁股,你看的话会不会长针眼?”

    “你个死鬼,还记着这事,你说你是不是就惦记着那大屁股啊?”

    “别吵别吵,看看韦公怎么说。”

    韦公云里雾里的,不是说孩子被牛踢伤了嘛,怎么刘氏还被狗咬了?

    韦公听完村民七嘴八舌的讲述,已是满脸寒霜。

    这周勤韦公认得,以前常来家里帮母亲取药,人正直又有孝心,怎么净碰上这些泼皮亲戚。

    孩子是好孩子,只是命有些苦。

    韦公是大夫,当然不会听信谣言认为是周勤克害双亲身亡。

    恶语伤人六月寒,良言一句暖三冬。

    这流言啊,有时真的是比那毒药还毒啊!

    韦公耐着性子将周家一家老小看了一遍,然后挥袖而去,直言周家以后别来找他看病了,他不医心术不正之人。

    嚯,得罪大夫相当于得罪阎王爷啊!

    周家一家人的心被架在火上烧,丢在油锅里炸,真是想要开口辩解,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再说周勤这边。

    他从村里的大山翻过来先回了家,防止徐丹已经回家两人错过了,见家里没人,心乱如麻,一时不知要往水潭那边去还是往哪里去。

    幸好知道她没碰上周家人才能勉强定下心来,一时想到芝麻和汤圆都不见踪影,应该是跟在她身边才对。

    忙将大拇指和食指打个圈,放进嘴巴里用尽全身的力气吹起口哨来。

    “哔哔哔”一声又一声,清脆尖利,在大山里回荡着。

    趴在地上守护者徐丹的芝麻,竖起了耳朵,猛然朝家的方向跑去确认。

    毕竟这两天出了这么多事,它可得警觉一点。

    等靠近了家门,芝麻终于确认的确是周勤的声音,忙激动狂吠回应起来。

    主人啊主人,你可回来了!

    “芝麻!”周勤听到声音传来的方向便朝水田边的方向狂奔而出。

    芝麻中途看见周勤跑过来,赶紧掉头带他往徐丹的方向跑去。

    周勤远远看见徐丹完好无损的靠坐在竹棚里,顿时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他忙大喊:“丹娘,丹娘,我回来了,我回来了。”

    周勤冲到徐丹面前,一把抱住了她,一颗心终于落地,七魂三魄也归位了。

    单从外表这样看,头发凌乱,满脸泪痕的周勤倒更像是遭了难的那个人。

    徐丹声音有些无力,弱弱问道:“周大哥……是你吗?”

    “丹娘是我,对不起,我来晚了,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

    周勤捧着她的脸仔细看,有些苍白,额头有还些隐隐的汗珠。

    “我有点头晕。”

    她昨天没睡好,精神又高度紧张,在这吹着山风睡着了,人有些昏沉。

    “不怕的,丹娘不怕,我带你回去,我们去看大夫。”

    “嗯,好。”

    周勤抱上徐丹往家的方向赶,本想直接去看大夫,徐丹却说口渴,肚子饿。

    其实芝麻赶跑周家人回来后有抓到两只野鸡,徐丹第一次杀鸡,总是很紧张,弄得不太好,不会处理内脏,生生拔了毛便生火烤来吃了。

    只是处理野鸡之时,徐丹反胃吐了几次,倒把自己弄得更没胃口了,但为了腹中胎儿,她硬着头皮逼自己吃了。

    水就没办法了,野外的生水她不敢喝,水囊周勤带出门了,在大夏天,一天下来只喝了两杯水。

    周勤只好回家倒水给她喝,家中没有吃的,倒想起马车上还有些秀娘送的点心,急忙找来小心喂给她吃。

    等徐丹有些东西下肚了便觉得好受了些,周勤不敢耽搁,立马带她去看大夫。

    镇上太远,周勤决定去大韦村找韦公,他抱着徐丹在榕树村村口附近碰上了阿文一群人。

    阿文一听这情况,让方管事他们先在庄子上等着,自己要和周勤一起去。

    张妈妈不放心跟了去,雀儿也情不自禁的跟在后头。

    碰巧韦公刚从周家看诊回来,不然他们还有得等呢。

    韦公刚听了周勤的事,心中正感叹,对徐丹的情况也越发仔细起来。

    韦公细心探了脉,首先确定了徐丹怀孕的事实,然后根据情况开了安神药和安胎药。

    韦公过分的仔细让在场的几人心里都七上八下的,差点没被吓死。

    他交代周勤,若是晚点徐丹情况好转,人精神了,没有发热的情况,就不要服用安神汤。

    安胎药开了三副,吃完也不用再开了。

    毕竟,是药三分毒。

    徐丹底子还行,怀相也可以,不用太过担心。

    几人听了连连道谢,付了诊费和药费便回家了。

    别看徐丹面上冷静,其实心里也害怕自己动了胎气。她只是逼自己冷静下来,以免因自己情绪失控让情况更糟糕。

    此时得了准话,她心中的大石头也落地了。

    刚刚她就看见张妈妈和雀儿了,周勤抱着她走得飞快,她想打个招呼都没机会。

    如今她也该好好问一问雀儿了,毕竟自己一头热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