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科幻灵异 > 星际捉妖师 > 第五十六章:万妖城之骊龙宝珠(42)
    不尽木?

    四只闻言看向安澜,安澜想了想,将储物戒中的东西抛了出来,甩在能言龟面前,吓得那能言龟在水球中都往后退了好几步。

    安澜看着这截凭空出现的木头:“我没有收它,它自己跑进来的。”之前那道红光几人都看见了,确实是它自己跑进储物戒的。

    这就奇了怪了,这一截木头还能长腿自己跑不成?

    不尽木中的火焰不息不灭,厉害非常,触之即燃,众人都挨不得碰不得,只有火炎不怕,上前一步就要将那不尽木拾起,却见那不尽木真像长了腿似的,在火炎碰到它的前一刻,突然向前一跃,下方伸出了两只小脚,一蹦一跳地来到安澜脚边。

    腰还半弯着的火炎扭头看向那一截木头,又看向安澜:“怎么回事?”

    “你还是先起来吧,”安澜不由笑道,随后看向脚边的不尽木,犹疑地问它,“你想跟着我?”

    她话一落,那木头就倏地直立起来,上半截向下折了折,就像个小孩在点头。

    这一幕惊讶了众人,安澜顿时来了兴趣,干脆半蹲下来看着它,若有所思:“想不到,你这木头竟然成精了。”

    一般来说,大树成精很正常,但大树中的一截木头成精,却实属罕见。

    火炎这时不甘心道:“嘿,看起来我跟它才是一家吧,它怎么不找我,反而找你呢?”

    甲莎莎忍不住呛了他一句:“只是看起来罢了,看起来这木头更喜欢安澜呢,这就是魅力,懂不懂?”

    火炎睨了她一眼,笑了笑说:“我看这截木头是公的吧,异性相吸,所以才会喜欢安澜,不过嘛,既然异性相吸,它怎么不选你呢?看来魅力这两个字,在你身上不存在。”

    ……

    两人顿时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地斗起嘴来,谁都不让谁,安澜他们都已经习惯了,遂都不去理会,反正他们自己也有分寸。

    就在两人你来我往间,天明建议,这截不尽木既然自己愿意,让安澜带着它一起走,以后说不定会有用。

    然而,还不等安澜有所反应,那龟妖就不行了,当下便道:“不行,有它没我,有我没它!”

    随后眼珠子转了转,又对安澜说:“嘿嘿,你想带上它也行,可是你带上它就必须放我走,我可不想跟一团火呆在一个空间。”

    能言龟一直生活在长右山的深潭中,对火极为惧怕,安澜心里自然明白。

    而地图显示,他们再过一片森林就会到达最终的目的地骊龙渊,这能言龟的用处已经不大,但就此放它离去她又不甘心,总觉得少了口气似的,于是想了想,道:“你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放你走。”

    能言龟闻言,眼神瞬间一亮,问:“当真?”

    “当真,”安澜点头,而后话音一转,又道,“不过,你这次若再敢耍什么花招,我就用这里的山火将你烤成肉饼!”

    话落,脚边的不尽木窜到能言龟的身边,跳跃了一圈,似乎很欢快,不过却吓得那老龟在水中都瑟瑟发抖。

    安澜招了招手,那不尽木便乖巧地回到她身边,学安澜交叉着一双小短手在胸前,威胁般地看着能言龟,就差再抖抖腿了。

    能言龟见这可恶的死木头这般狗腿模样,心中骂娘嘴上却忍不住求饶:“你先把它收进去行不行?你收了我保证什么都说。”

    安澜却斩钉截铁道:“不行!”不仅如此,她还带着不尽木更近了两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皮羽女的事情上耍的花招,我不跟你计较,你就当我是傻子不成?”

    能言龟闻言,顿时哑然,原本浮夸的五官难得四平八稳起来,它厌厌地说:“原来你都知道了,那你怎么……”

    见它难得欲言又止,安澜道:“你想问我怎么不揭穿你?”

    见对方点头,安澜才意味深长地说:“长右山那晚,你这老龟想必不是第一次犯案,我看你那熟练程度,经验丰富啊。”

    这时甲莎莎问:“安澜,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其实哪里只有她越听越糊涂,大家都没搞明白。安澜给了大家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继续说:“我猜,你跟那两姐妹有一段不能说的秘密吧。”

    甲莎莎闻言顿时了然,八卦之心开始熊熊燃烧,说:“什么?你跟那两只乌鸦还有一腿?!”

    能言龟闻言,碎了她一口道:“什么叫有一腿?!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这就是承认了。甲莎莎顿时来了兴趣,问安澜:“到底怎么回事啊?安澜你是怎么发现的?”

    安澜笑了笑。

    本来她之前也被这老龟瞒了过去,但是那日,两个皮羽女魂飞魄散的时候,这老龟偷偷在她的储物戒中抹泪,哭得那叫个伤心欲绝,又怕被安澜发现,还一直憋着气,到最后直打嗝。

    想这储物戒本就是安澜的东西,戒中的任何动静又如何能逃过她的感知,当下她便猜到了十之八九的实情。

    回想这能言龟之前一路上都好好的,偏偏到了皮羽女的地界就吵着闹着要休息,皮羽女一死,它又偷偷抹泪,再想到这老龟风流成性,说不定以前跟这两只乌鸦有些渊源。

    当时安澜见它哭得那副模样,没料到这只风流老龟竟然还是个多情种,便没有戳穿它。所以,才有了如今这一出。

    这一路行来,这能言龟其实也在观察安澜等人,心里明白他们不是万恶之人,不然它早被收拾掉了。再加上之前与安澜几次交锋,竟让它有了不打不相识的感觉。如今事情被摆在明面上了,它心里也着实郁闷,干脆对着五人大大地哭诉了一番。

    能言龟说的时候,颇为不自在地看了一眼安澜。原来它和那两个皮羽女勾搭上的手段,与那夜在长右山下对付安澜的手段如出一辙。

    只不过,它当时与那小白认识的时候,黛青还没修炼成妖。

    也就是说,跟这老龟有实际关系的,是那只名唤小白的白乌鸦。

    据说,那时候小白还不是之后心狠手辣的小白,龟妖也不是如今巧舌如簧的龟妖,只不过当时的龟妖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纯洁如白莲花的小白是只白乌鸦,而小白也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玉树临风的帅哥是一只绿壳乌龟。

    有趣的是,两人皆有自己的一段说辞。

    众人听到这里,纷纷来了兴趣。

    安澜听了个开头,会心一笑,心中暗自感慨,原来这不过是,两个爱情骗子相互欺骗的故事。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故事梗概,却还是任由能言龟继续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