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特工传奇之重明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巧借电台
    说干就干,马晓光第二天悄悄找到了张元新,弄了一匹马还有一身蒙古族衣服。

    喇嘛身份超然,但是太引人瞩目,本着马长官一向低调的原则,还是普通一点的好。

    马长官一袭蒙古袍,牵着一匹蒙古马,在定远营慢慢地转悠着,德王的电台很容易就被发现了,首先就是他们毫不隐蔽的天线。

    天线高高地架着,想不被发现都难。

    马晓光装作歇息,躲在德王电台的小院旁边盯了一会儿,就发现这些人发报完全是无所顾忌,有些不很重要的电报甚至用的明码。

    看来这个工作倒是可以长期找人帮忙盯着,体力活而已,问题是自己那边这次因为考虑到当地没电,还有保密的原因,没有携带电台。

    另外就是要尽快搞到电台,和金陵或者其他站点把信息建立起来,要不这样孤军奋战,马老板就算全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子?

    找到了德王的电台,为了避免暴露也就没有继续盯着了。

    回到延福寺,四人坐下商议了一下,接下来还是让胖子继续装大喇嘛,就呆在延福寺,没事可以去王府走动走动,反正现在王爷和王妃都清楚了,大家多走动一下,联络一下感情嘛。

    罗掌柜留下和胖子配合,大喇嘛身边可不能一个护法的都没有啊,那也太不像样了。

    经过路上突击培训的鬼手兄则化妆蹲守,侦查电台的情况,虽然隔得远,听不真切,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躺平,这不是马长官的作风。

    马长官骑着他那匹瘦马,出了城往城东方向查探去了,他是想查探一下老陵滩的霓虹人的简易飞机场。

    骑着马走了一个多小时,便到了老陵滩。

    说是机场,其实就是塞外大平原上一块稍微整饬了一下的大平地,什么雷达、塔台、调度室……都是不存在的。

    也就平地上远端,竖起了几根信标,风向仪等物事,作为地面引导飞机起降的一些辅助设施,除此之外,没有更多的东西。

    机场上临时搭了几个帐篷,作为地勤人员休息和一些设备存放的场所,另外还停了一辆卡车。

    这时代的飞机都是活塞式螺旋桨飞机,速度较慢对起降的条件要求不高,所以才能轻松地在这种场地上起降。

    马晓光没有刻意地隐蔽,这样反而有些欲盖弥彰,就在简易机场远处,找了一个不很显眼的所在,伏在那里,或者说倒在那里,就像一个悠闲的牧民。

    从随身的包袱里摸出了纸笔,还有一只蒙着防炫布的蔡司望远镜。

    草原上,天高云淡,远远望去,很有些天苍苍,野茫茫的感觉,可惜马长官文采不够,要不肯定是会赋诗一首的。

    没有欣赏太久的草原风光,就听到了天际远处出现了一个黑点,接着是一阵嗡嗡声传来,由远及近。

    很快一架银白色的中岛九七式运输机,便降落在了简易机场。

    马晓光举起了望远镜,从望远镜里看到飞机上下来了八个人,为首一人身着黑色皮风衣,一脸的面目可憎,最恶心的就是那标志性的仁丹胡子。

    “麻蛋,这些鬼子,太特么张狂了,连妆都不化一下!”马长官一边记录,一边吐槽道。

    这种难度的盯梢和跟踪对于在金陵和沪市来说,简直一点难度没有,复兴社稍微训练的小特务都能胜任。

    但是在阿拉善草原这里就不一样了,霓虹人完全把这里当作了自家地盘,看样子,他们不是把在这里工作,当作出任务,更多像是一场草原上的春游。

    一伙人嘻嘻哈哈地上了卡车,不多时司机打着了发动机,汽车嘟噜着慢慢远去,去的正是定远营方向……

    马晓光待到卡车走远,消失在视线之外,方才收拾好设备,收拾好心情,骑上马慢慢地回到了延福寺。

    刚到僧寮,还没见到大喇嘛和罗掌柜,却见到了张元新和鬼手兄。

    “有新情况,霓虹人在阿拉善的特务机关正式成立了,机关长是恒田六郎。”张元新沉声说道。

    “看到了,他们刚刚下飞机。”马长官沉声答道,他的心情自是不那么好。

    “以后,日谍会每天一班飞机……”鬼手兄有些惴惴地禀报道。

    这事情,由不得他不惴惴地,实在太特么猖狂了,这是我们华夏的土地,虽说是少数民族同胞自治,但是跟你霓虹国人有什么关系?

    麻蛋,一没报备,二没登记,护照这些提都别提,完全把这西北战略要地当作公共厕所!

    如此这般,国军焉有不败之理?

    看着马长官脸色铁青,鬼手兄和张元新对视一眼,最后还是张元新鼓足勇气问道:“长官,这是否需要采取非常行动?行班定远之事?”

    “麻蛋,我倒是想!时间还不成熟。”马晓光咬着后槽牙说道。

    “那接下来?”张元新和鬼手兄不约而同地问道。

    “鬼手兄准备好设备,该拍照拍照,该记录先记录……元新兄请转告王爷,还请暂时忍耐,和鬼子先周旋,另外就是能否想办法搞到电台?”马晓光沉声问道。

    “王爷那里无须担心,只要国家不放弃阿拉善,我等自然会流尽最后一滴血!电台的事容我想想,最迟后天,就有办法!”张元新答道。

    鬼手兄也是干脆地答应。

    第二天,一早德勒大喇嘛就接到了王爷的请求,要在王府办一场大法事祈福,祈福的主旨是祈求风调雨顺,天佑阿拉善,各方神仙大家和平共处……

    大家对视一眼,知道戏肉来了,当下商议好各自分头行动。

    罗掌柜、鬼手兄和胖子自然是要去做法事的,当下左右护法连忙去联络寺里准备依仗。

    胖子则在那里还有些闷闷不乐。

    “怎么?和王爷、王妃相处得不愉快?”马老板笑着问道。

    “那倒不是,少爷,你是知道我的,上阵杀敌,抓日谍我是不会含糊的,这天天念经,我怕是扛不住啊!”胖子诉苦道。

    “这哪儿跟哪儿?好在王爷他们不难相处,要不还真是把你架在火上烤了,现在的经反而好念,你明天主要盯住那些鬼子和汉奸!这也是重要任务。”马老板庄容说道。

    “真这么重要?”

    “那当然!没有这场法事,我还真的有点没辙!”马晓光郑重道。

    有了上官指示,胖子当下心情大定,居然找来经书,做起功课来……

    翌日,便是黄道吉日,阿拉善王府的祈福大法会一大早便隆重的开始了。

    法会盛况自不必说,总之王府是把能够邀请的有关各方都是如数邀请到场,基本一个不拉。

    到场的既有宁省党部书记周柏煌和秘书长叶珅,还有霓虹国“祥太隆”商号一干人等,连新来的恒田六郎都来了,当然德王那边电台的王天成和徐厚天也在受邀之列。

    看着四周一拨拨的牛鬼蛇神,德勒大喇嘛是很想让左右护法把手中的降魔杵化作机关枪,或者是手榴弹也行,一阵突突把这群混蛋全都解决掉!

    当然这只能是想想而已,自己现在主要的任务还是念经,做好法事,法事主要的流程自然由延福寺的僧人们操办,大喇嘛也就是坐在那里保持法相庄严即可。

    不过大喇嘛看到那些妖魔,心里着实不快,干脆闭眼念经,眼不见心不烦。

    这样一来,倒显得更加的高深莫测!

    这边王府“丁零当啷”锣鼓喧天,定远营其他地方自然安静了不少。

    马晓光还是牧民打扮,悄悄地来到了德王电台的小院外面。

    仔细确定了四下无人,马晓光敏捷地翻过了围墙。

    到了小院里面,很快地摸到了电台的位置,马晓光先认真地记下了旋钮的初始位置,之后又检查了蓄电池电量。

    万幸,蓄电池电力充足,还能支持发几封电报有余。

    很快地调整好频率,找出密码本,开始呼号……

    在金陵和沪市,这些工作都是吴秋怡(MISS柳)或者小陆他们操作,马晓光是从来没有碰过的。

    不过好在笑面虎的特训,这项技能马晓光还不算生疏,加上来的路上也有这方面预案,也就刚开始的呼号的时候有些生涩,发了几个电码之后,便熟练起来。

    很快一封电报便发完一遍,为了稳妥,马晓光又发了第二遍,而且给出了确认呼号,以确保金城站的人能够收到密电。

    没办法距离太远了,保险起见只有先发到金城站,确保能够顺利接收。

    终于发完了电报,马晓光有一种如释重负地感觉,感觉比打了一架还累。

    的确,这封电报发出去可是解决了大问题,马晓光这下终于能够体会王爷孤军奋战的难处了。

    收拾好现场,把发报机开关都拨回开始的位置,确定一切如旧,又断开了发报机的电源。

    马晓光悄悄地翻过院墙离开了小院。

    双脚刚刚落地,马晓光就感觉身后似乎有人,当下也不动声色,自顾自地往前走去,突然一下转过一处荒僻院子。

    听着脚步声由远及近,对方急火火地冲过来之时,后背大大地空当露了出来。

    这种机会焉能放过,马晓光化掌为刀一下砍中了对方的后颈。